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溯游》短篇

李弥也Miyeah_:

高考前最后一篇,没头没尾
文综轰炸下产物


《溯游》


  楚子航走下楼的时候差点一脚踩空。


  有点……奇怪的感觉,好像什么事要发生。他若有所思地停了一下,对身旁的苏茜说:“你先回去吧,我也累了。”


  这话是真的。他从北极圈回来就没休息过。一整个旅程就是去会了一个老疯子,除了最后的极光好看一点之外无聊至极。他从YAMMAL号上下来就直接回了学校,一点也没有停留。


  苏茜抱着一沓资料点点头走了,他走下旋转楼梯,对大厅里的狮心会成员点头致意,走出了安铂馆大门。


  然后停下了脚步。


  路明非一动不动站在几级阶梯下面看着他。


  楚子航着实有点疑惑。


  他们虽然关系是很好,但也不至于出一次任务回来就特意跑来狮心会迎接,毕竟两个人都很忙。


  但路明非静静地站在那里,楚子航毫不怀疑他就是来找他的。出了什么事?其实这么久以来路明非的成长他是看得见的,不应该有什么事情让他这样手足无措地跑过来……是的,手足无措。虽然还是穿着高定戴着金表行头一尘不染,楚子航本能地感觉他身上有点熟悉的味道,是很久不见了的那种缩在他身后的时候,身上的味道。


  正思索的时候路明非动了,他几步跨上了台阶,然后一头撞进楚子航怀里。楚子航尽管身手不凡,到底也是舟车劳顿,被这一百多斤撞的后退一步,不明所以地搂住他。


  楚子航:“……”


  大厅里的狮心会众人:“……”


  跟着路明非跑过来的学生会众人:“……”


  路过学生:“……”


  苏茜:“……”


  淡定掏手机拍照。拍完甩甩头发走人,深藏功与名。


  “你……”楚子航艰难开口。


  他倒不是太尴尬,只是路明非抱得实在太紧了,跟死侍有一拼……该称赞他力气大么?


   路明非埋在他胸口,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句话。


  “楚子航。”


  楚子航一愣。


  路明非通常叫他“师兄”“面瘫师兄”“牛


逼师兄”之类的,几乎从来没有直呼他名字过。他忽然意识到可能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楚子航。”


  “……我在。”


  楚子航感到怀里的人长舒了口气,禁锢他的手也松开,似乎全身的力量都消散了,几乎站不稳。他伸手捞起瘫软的路明非,皱眉看着失去意识的男孩。


  那两个字仿佛一句咒语,解除了一切加之与他的重担。


  


  路明非有点不想睁眼。


  他知道他在哪。灯已经熄了,床上躺着楚子航,而他在万千少女梦寐以睡的狮心会会长床下……打地铺。


  现在他也算是个人物了,所以就更不想去回想这崩坏的一天。


  路明非你已经二十多岁了,你还是威风八面的学生会主席,你尤其是一个大老爷们儿你tm……


  居然有脸在学校医院里所有人面前求师兄把你带回家。


  如果路明非没记错,师兄冷淡的脸似乎垮了一下……但最后还是同意了。


  还好他同意了。不然路明非肯定会更没下限地求他。


  路明非睁开眼,适应了一下黑暗,然后悄悄坐起身。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交易完所有的生命他也没死,小魔鬼也没出现,他就像做了一场梦……醒过来就听说楚子航回学校了,每个人都没觉得有异样,只有路明非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所以他几乎是逃跑一样来找他,身后不明所以的学生会成员就像令他恐惧的死侍,他不停地跑不停的跑不停的跑不停的跑,就像褪下了所有光环变回了畏惧一切的怂包,这世界太可怕,只有跑到师兄身边才安全。


  好在他找到他了。


  路明非趴在楚子航的床沿,露出两只贼溜溜的眼睛盯着楚子航的侧脸。


  师兄也不拉紧窗帘,月光正好助长路明非偷窥的气焰。路明非紧紧地盯着他,日思夜想的人就躺在那里,他却觉得觉得那么不真实,好像他随时会消失。


  就像偷偷藏好了骨头的狗,只有不停的确认骨头还在那里,它才能心安。


  路明非一边思索把面瘫师兄比作一只骨头是否过分了点,却熟练地接受了自己的设定。


  这是楚子航忽然轻轻叹息一声,拍了拍床面:“上来吧。”


  路明非震惊之余难得地感觉到了一丝……羞愧。


  妈的这叫什么事儿啊,大半夜趴人床边盯着人家睡觉,这要换了路明非自己在床上估计连屁都吓出来了。在他找地缝的当口床上那位爷当他是脚麻了动不了,甚至伸出一只手。


  好嘛现在连上个床都要人家帮忙了。有这样的废物主席,学生会也很想骂娘吧?


  路明非从善如流地就这那惊人的手劲儿翻身做主人……呸,上床,呸也不对……


  与师兄面对面躺好,他忽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他心想嚯这妹妹我曾见过的,就在……在北京,那个数睫毛的晚上。


  路明非睁开眼,忽然发现时间仿佛出现了交点,眼前的一幕与记忆惊人地重合,连睡衣都是同一件,男人的脸也还是受尽上帝宠爱,睫毛也……不好意思数量长度变没变路明非还真不知道。但他知道他的记忆没出错,那人好好地躺在他身边。


  不对……好像是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了,那天师兄毕竟没握着他的手。


  他的手?


  路明非:“……”


  他面瘫师兄没有松开手。路明非脑子里塞着杂七杂八,也没有时间理会自己的手到底是放在床上还是裤裆上。于是两人的手还是虚握着,部分皮肤贴在一起,路明非本身一紧张就爱出冷汗,现在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勤奋地哗哗往外洒水……又滑又湿,路明非有点想擦擦。


  想了想还是没动,万一吵醒师兄就不好了。


  路明非怔了一下,露出个自嘲的笑来。他心想屁嘞,你明知道师兄根本没睡,你就只是……只是不想离开而已。


  路明非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他呆呆地开口:“师兄你肯定觉得我很奇怪。”


  楚子航果然没睡。闻言他睁开眼与路明非对视,眼中只有平静没有睡意朦胧。


  路明非被他盯地发毛:“就,你,你不想问问我怎么了吗。”


  楚子航还是看着他:“你想说,会主动告诉我。不想说,问也没用。”


  路明非闭上眼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果然那个八婆又善解人意的师兄又回来了,熟悉的语气,熟悉的眉眼,熟悉的味道,熟悉得路明非想哭。


  虽然是很没出息,但晚上看过电影的人都知道,黑暗里人们是不容易控制自己情绪的,易冲动也易流泪。路明非忽然有种想把一切都告诉他的冲动,一切艰难险阻,连同一切的委屈,一股脑倒给他,好像说完了楚子航就接管了,路明非就能轻松下来。但他知道师兄肯定要当他发疯了,设身处地换成路明非,他也不会信。但这就好比小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总想回家倾诉给妈妈,虽然妈妈听完了只是揉揉他的头并不会怎样,小孩子也会觉得很安心。路明非小时候妈妈不在身边,长到这么大也没有几个能让他安心的人,但楚子航算一个。这也是他不愿失去他的原因之一吧,失去了这样一个人要用多少年才能再找到一个呢?说不定就再也找不到了。


  “我……做了一个梦。”路明非神情恍惚,喃喃地道:“……我梦见你消失了,连同你存在过的所有痕迹。老大,诺诺,芬格尔,连你亲妈都不记得你了,只有我记得你。没有人相信我,都觉得我犯了神经病。我就不停地找,不停地找,不停不停不停不停不停不停地找……没有找到。”


  说着说着他好像被巨大的恐怖攫住,似乎陷入了什么绝望的泥沼,神情呆滞地又重复了一遍:“没有,找到。”


  “然后。”楚子航淡淡地出声。


  “然,然后,”路明非好像刚从回忆里抽身,整个人还呆呆的:“就,梦醒了,你回来了。”


  说完又闭上了眼睛松了口气,仿佛遗言说完可以安心去死了。


  楚子航没说话,只是松开了他的手,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路明非心想好了师兄听完睡前故事要睡觉了,话说回来这故事果真是无聊又扯淡。他强迫自己不去感受那只被抛弃的,没了热源的手。


  楚子航忽然压了过来。


  路明非大惊失色:“师师兄兄兄我我我你……”


  楚子航把刚拿出来的被子抖开盖在路明非身上,抽空低头看了他一眼:“不会只是一个梦那么简单。”


  路明非还处于惊吓中,他心想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他没办法解释小魔鬼的存在啊,如果要连这位兄台也一起给你科普了,那咱俩可真是要一夜共剪西窗烛,却话奸商小魔鬼了。他一紧张脑子里边就飞快地闪过马赛克一样的弹幕,把思维都盖住了,根本没办法思考,只能愣愣地看着楚子航给他掖好被角,愣愣地看着楚子航跟他面对面躺好,愣愣地看着楚子航摸到他汗津津凉冰冰的爪子,愣愣地感觉到他与自己认真地、紧紧地,十指相扣。


  路明非心想说着说着小手又拉上了。完蛋这回真要说不清,本来他还想着等明天出门面对狮心会会长和学生会主席blabla不可描述的时候还能挺胸抬头问心无愧,看这走向他好像是要打脸。


  但不可否认的是,一把小小的烟花在他心里炸开,死寂晦暗的世界里,忽然亮起一束色彩斑斓的光。


  男人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在这里。不要怕,明非。”


  路明非主席咚咚咚乱蹦了一天的心脏忽然就那么听话地平静下来,安稳地乖乖躺好。值了,被人当精神病也好,穿束缚衣打镇静剂也好,全她妈值了,只要那人一句平平淡淡的“明非”,什么焦虑什么畏惧都滚蛋,一切坏情绪全都退散,安逸和倦懒又回到他身上。他忽然发现自从成了牛逼哄哄的学生会主席,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好像天塌下来师兄也会在他待的地方挖个洞,他随时可以把自己团吧团吧睡成一只蠢猪。在师兄身边他永远都是是怂包小熊猫,只要在师兄身边就安心,一切稳妥。


  原来自己曾经拼命模仿想要成为楚子航那样强大而可靠的人,到头来却发现其实他路明非才是最离不开楚子航的人。


  他也可以变得强大,但他不能,不能没有楚子航。


                                                  ——李弥也真的不吃菜花

评论 ( 1 )
热度 ( 266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