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 蠢蠢欲动 03

叹息山川:

-


-


-


-


-


路明非半夜三点醒过一次。芬格尔就是有本事这个点儿还醒着,给路明非灌了一点没加奶油的蘑菇鸡汤,这还是他特意借某个中国学生的私货电饭煲煮的。毕竟大师兄求学生涯格外漫长,年龄较大,生活经验尤其丰富,培养出高超的电饭煲厨艺,和他忽悠人一样,都是一套一套的,一不小心就把人套进去了。




路明非醒了不到十分钟又睡了,芬格尔懒得叫楚子航,结果天还没亮的七点,楚子航就准时上门。




一进门他就看见路明非还在芬格尔的床上,芬格尔拉了张椅子坐在一旁。两人气氛冷淡地打过招呼后,楚子航问:“你一夜没睡?”




“反正我白天睡。”




楚子航说:“他一直没有醒过吗?”




芬格尔懒懒道:“醒了一次。但他累,懒得见你。”




楚子航算了算,路明非一睡已经快十小时,于是决定把他叫醒。路明非病中起床气发作,但发作起来显得软绵绵的,只是不断让自己往被子里缩,眼不见为净。




楚子航没想到路明非有这么熊的一面,随即严肃地说:“路明非,起来吃东西。”




路明非的回应就是双手一握被子边儿往上一抻,把自己的头盖了进去,随即双手也一缩,深藏功与名。




屋里有暖气,不愁冷着路明非。楚子航大马金刀地一掀被子,将路明非整个人拔起来,垫好枕头让他靠着。




路明非终于忍不住翻了一个精力充沛的白眼。




楚子航先让路明非量一次体温,然后打发他去洗漱。楚子航和芬格尔两人干瞪眼儿,气氛又开始尴尬。卫生间忽然发出一声脆响,楚子航心中一跳,反应极其迅速,却被路明非一声喊止住了:“芬狗你给我过来!”楚子航坐回椅子里,默默关注着卫生间的动向。




路明非:“你为什么又把两个杯子放一起,位置明明就不够。然后我手一滑它就碎了。”




芬格尔:“这是你手的问题啊,为什么说我。命苦不能怪政府,点儿背不能怨社会。”




路明非:“碎的是我的,我刷个屁牙,你以为我是掬泉的圣女!而且我记得我的杯子是在里面的,说!你是不是偷偷摸摸换了!”




芬格尔:“没有啊师弟,你听我解释。”




路明非:“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芬格尔:“那你说怎么办吧,要不咱俩用一个杯子得了。”




路明非:“呸,我才不要跟你间接接吻。”




芬格尔:“我用的时候手柄在左边,你用的时候转到右边,这不就结了。”




楚子航站起来,敲了敲卫生间门,中断低级的辩论。他用脚扫开瓷杯碎片,对路明非说:“你的头晕不晕?”




“啊?有点吧。”路明非摸不清这面瘫的套路,懵着回答。




“因为你说话太吵了。”楚子航说着就拉起他,“我的宿舍有全新的洗漱用具,跟我过去。”




路明非还没从被嫌弃吵的打击里反应过来,已经被拖走了——楚子航还很细心地带他避过碎片。他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划过一丝丝叹息。




你让最盲目,最快乐,最无秩序的人清醒,忧伤,福至心灵。




路明非对楚子航做过的最亲密的事,就是过去躺在一张床上就着月光数睫毛,就是现在用两只手握住他的手。




楚子航拉紧那双冰凉的手,将自己的长风衣披到他身上。








名义上恺撒和楚子航是舍友,但除了一开学把所有生活用品搬过来塞满一半宿舍来气楚子航之外,恺撒再也没有出现过。




路明非不知情,在门口好奇地探头探脑着。他在网上欺骗了老大的感情...现在还得寸进尺来踩他地板,用他马桶...




楚子航觉得路明非一病真的变笨了,连门都不会进了。趁着路明非去洗漱,他调好室温,摆好餐具。楚子航厨艺十级,自然不是芬格尔的电饭煲技术能媲美的。路明非挑起那双砍过死侍的手剁出的葱花,觉得世界简直神奇。




他一看就知道这是师兄手笔,因为里面有皮蛋,而只有中国人相信皮蛋是人吃了不会中毒的。楚子航在他最没胃口的时候逼着他吃下一碗,于是他觉得这味道可以没齿难忘。




“师兄,你出任务怎么那么快就回来啦?”




楚子航见他食量很小,吃了一点点就想打嗝,让他先到床上躺着,说:“任务比较容易,学院希望我带狮心会去增加实战经验。”




“哦。雨林里是不是很热?哎呀如果有混血种蚊子那不是很烦人,防不胜防。”路明非平躺着,揉着肚子,半垂着眼说。




“比较湿热,没有混血种蚊子。”




路明非说:“既然不是保密的,你给我说说有趣的事呗。”路明非心想贵为所谓S级,他可没参加过“比较容易”的任务,都是出一次少一大段血条,现在不听,以后没命听。




“嗯。”楚子航稍微措辞了一会儿,“任务等级B,地点距巴西马瑙斯370公里,当地专员发现疑似龙类生活残骸,设有守护系言灵,有攻击性。”路明非面无表情,希望他停止背报告。




“师兄你可不可以真诚一点,这样很不有趣的。”




楚子航再接再厉地措辞了一会儿,面色可疑地说:“部落里性观念比较原始,女性只用兽皮围住下半身,对胸部...比较随意。随队有个葡萄牙语的男学生,被部落的姑娘相中了,被拉去跳舞,一群女孩紧紧围着他。事后他跑到男朋友身边,怎么都不愿意松手。”




“哈哈哈哈哈。”路明非闭上眼笑得肩膀颤抖,“不是说情侣不能一起出任务吗?”




“他们就是对着雨林出柜了。”




“哈哈哈。师兄你没有被看上吗?”路明非问。




“没有。”楚子航诚实地说,“我帮他们猎了一头成年豪猪,我是被男人接待的。”




路明非迷迷糊糊地说:“哦,那你比较厉害。”耳边最后的声音是楚子航的“别回去了,在这里睡”。



评论
热度 ( 434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