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龙族3.5 玛菲亚之夜】-第二幕 迟到的国际邮件

 路明非也不知道怎么了,选了从礼堂到宿舍最远的一条路,徒步绕了卡塞尔学院大半圈。本来出礼堂是还是下午的,现在都到傍晚了,干脆打电话给餐厅让他们把晚餐送到寝室来吧,路明非想,芬格尔一定会用银质餐具敲着桌子求蹭饭的,其实一旦接受了总是被蹭饭这种设定,觉得也蛮不错嘛。

 

       不错个鬼啊!路明非捂脸。这抖M的节奏怎么说都很奇怪吧!

 

       但是打开寝室门后,寝室里并没有看见芬格尔的身影,倒是桌子上多了一张纸条和一个包裹。路明非拿起纸条看,芬格尔的狗爬东倒西歪地横在纸片上:

 

我亲爱的师弟,

       今天晚上和新闻部的兄弟出去吃饭,他们说要给我办个欢送会,晚上就不回来了。不要太想我,洗白白在床上等我吧。

 

       路明非扶额,有种想把这这条撕成碎片的冲动。但路明非还是极有定力地忍住了,他默默念着“南无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接着往下看。

 

       我们经过学校大门的时,有快递小伙守在门口在问有没有叫Sakura·路的人,因为地址只填了学校没有具体到寝室也没留号码,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找到那个人。我想了想,全学院里会起这个名字的人应该只有你了。于是我就特意再跑了一趟寝室,你看我是不是很够意思啊,平时的宵夜我可不是白吃你的。

                                                      

                                                                                                                         你最亲爱的师兄

 

       PS.现在的物流行业都这么发达了吗,卡塞尔学院他们都找得到啊。

       PPS.快递小哥真敬业啊,一个一个人问这架势,比你那会儿当牛郎敬业多了。

 

       路明非再次扶额,心说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当牛郎那会儿你也有份啊,是谁主动投怀送抱找上门来,还没正式工作就毫无节操地干掉了四碗拉面,四份天妇罗,双份味增汤还有一瓶威士忌啊!

 

       路明非决定不跟这二货计较,仅仅是把纸条撕成粉也就平静下来了。

 

       他心想,自己实在没有印象在哪里买过东西要邮寄的啊,而且就算是有人要寄东西给他也不知道地址的吧。叔叔婶婶吗?算了,婶婶这会子可能还在生自己的气呢,叔叔就算是有心也无力啊。

 

       路明非心里纳闷,拿起包裹看邮件的寄出地,心里“咯嗒”了一下。

 

       他看见邮件的寄出地是,日本浅草寺。

 

       浅草寺.......浅草寺......

 

       路明非的手开始发抖,他近乎野蛮地拆开邮件的包装,一个看起来很高级的铝合金筒露了出来,路明非证实了心中的猜想。他觉得这样东西很刺眼,然后,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掉下来了。

    

    

 

       楚子航刚从浴室出来,毛巾搭在脖子上。他重新阅读了一遍发给他妈妈的邮件,内容是学院今天举办了表彰大会,他的GPA是满分,所以获得了校长奖学金;以及他三餐都吃了什么。楚子航点击了一下确认发送,然后看了一下时间,已经过了12点钟。

 

       学院里现在很安静,楚子航看着窗前的青铜风铃随着微风摇曳,有点走神。他本来准备洗个澡就睡的,但想了想,还是关了电脑,出了门。

 

       当楚子航走进餐厅的时候,路明非正在和一只烤鸭,一份慕尼黑烤肠,两个黑森林蛋糕,

       一盘意大利面和一份法式浓汤对战。偌大的巴洛克式餐厅,只有路明非一人战得无止无休,忘乎所以。

       楚子航摇摇头。这阵势,倒是熟悉得很。

 

       一般情况下,也不是没有人留在餐厅里吃到这个时候的,只不过现在是6月份,马上就要进行期末考核了,黑暗的考试周马上就要到来,所以大多数人还是更偏向于把时间花在图书馆里。

 

       楚子航没有跟路明非打招呼,他端着两个杯子走到路明非身边坐下,将其中一杯推给路明非。

      “这什么,白开水加冰吗?”路明非看了一下眼前带着冰霜的玻璃杯,拿起来喝了两口。

       “等!”楚子航本来想说等一下,但他也没有想到路明非的动作会那么快,一下子就灌下去两口。

       “咳咳......”路明非感觉到辛辣的味道从他的口腔一下子蔓延到鼻腔,他没有心理准备,被酒的后劲呛得直咳嗽。“师兄,我们来谈谈人生,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谋杀我......你没告诉我杯子里装的是酒啊!”

 

      “你也没问我。”即便如此还是面无表情的楚子航把手帕递给路明非,路明非刚刚“说的白开水加冰”是他刚刚到餐厅的吧台哪里调的酒,Gin & Tonic,味道辛辣,平时他也自己调着喝。“我路过这里,看只有你一人,就想来找你喝两杯。”

    

       路明非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但还是什么都没说,他拿起杯子跟楚子航碰了一下。

 

       两个人都很安静,只能听见餐厅里的挂钟“哒哒”的响声。

 

       路明非没有怎么理会楚子航,他抓起餐具,准备跟食物们再战一回合。但就当他的刀叉要碰到那份烤肠时,盘子却被楚子航端开了。

 

     “已经吃饱了的话就不用再吃了,你老这样容易得胰腺炎。”

 

     “胰腺炎?”

 

     “胰腺炎是胰酶消化胰腺及其周围组织所引起的急性炎症,主要表现为胰腺呈水肿、出血及坏死。暴饮暴食使得胰液分泌旺盛,而胰管引流不畅,造成胰液在胰胆管系统的压力增高,致使高浓度的蛋白酶排泄障碍,最后导致胰腺泡破裂而发病。①”楚子航面无表情地说,就像是电脑的既定程序一般精准,“得这个病的人,死亡率很高。”

 

       路明非抽抽嘴角,觉得这场景也是熟悉得很。

 

    “师兄你是不是觉得我从日本回来状态不对所以来看看我怎么样?”路明非放下刀叉。

 

    “嗯。”楚子航喝了一口酒。“但是还没想好怎么开口问你。”

 

    “师兄你放心,身为废柴就是要有’今天世界抛弃我明天我依旧没心没肺过下去’的觉悟。我只是有时候纳闷了......为什么我一来到这个学校身边的怪事就接二连三发生。”路明非猛灌了一口酒,“师这是什么酒,过瘾!”

 

     “Gin & Tonic,不是所有人都爱喝。”楚子航说。

 

     “好酒!”路明非又猛灌一口。楚子航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

 

       路明非摇着杯子,看酒在杯子里打转,眼神开始迷离,“师兄,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每一次屠龙都被我赶上了......我都替龙感到无语,碰到我这么个废柴在的团队,他们一个个竟然都阵亡了,嘿嘿......可是,我明明不喜欢,不我是说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喜欢......那个黑道公主。但是她死了,心里还是真的觉得好难过,想去做点什么,可是根本就不知道要做什么。就好比你买了车加满了油定了一个目的地要去旅行,你兴致勃勃地上车构想着路途上美好的风景,你会遇到不一样的人与事,可你一拍脑袋发现自己驾照都没考。白搭!”

 

     “我了解。”楚子航淡淡地说。

 

     “你不了解!”路明非大吼,“师兄你要做什么,你只需要拔出你的刀就可以了。因为师兄你生来就是这样一种人,凡逆我者,非诛必灭!而像我这种.......像我这种废柴,做什么都不如别人好,就想悠悠哉哉地跟一个好兄弟拿着负债几万的信用卡吃吃宵夜,混混日子......可有天一旦想要改变,是要拿命去拼的啊......”

 

       楚子航没有说话。

 

      “我今天,收到了来自日本的邮件......是从日本浅草寺寄出的。那个时候,我拿着你和老大挣的钱带着黑道公主四处逛。在浅草寺碰到一个画师,给我们画了一幅画说要送我们,我不好拒绝他的好意,就填了学校的地址。本来以为这地方不好找,应该是寄丢了......这样也好,省的我天天都使劲儿去忘掉她。可是今天我收到了,这幅画就放在一个铝合金筒里,我偏偏还手贱去打开它看。真的觉得没有力气了,这样活着好累......师兄你不累吗?师兄你平时不说话,对什么事情都反应冷淡,可你的心里挺喜欢小龙女的吧......”

 

      “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无论发生什么,在那件事完结之前,我是不会罢休的。”楚子航的声音很平静,“我答应一个人,永远不会忘记他。”

 

       “真好啊师兄,我真羡慕你,长得帅又多金只要你愿意大把妹子过来倒贴,而且......你有能力做你一定要做的事情。”路明非倒了倒自己的杯子,里面的酒已经喝光了,于是他把楚子航的杯子拿起来,一口饮尽。“可我呢,却还是畏畏缩缩......我答应过她要保护她的!可是,我答应了,却没有做到......”

 

       路明非说着就慢慢地趴下了,他打了个饱嗝,嘴里哼哼唧唧的也听不清楚到底说了什么。楚子航推了推路明非,路明非没有醒来,只是把脸转向另一边用胳膊枕着下巴。

 

       楚子航很清楚路明非绝不会轻易把这样的话说给别人听,即便他说他自己是个废柴。路明非会这样坦诚的对他也绝不仅仅因为在日本他们有过命的交情,会这样只能说明一点,路明非醉了。楚子航本来并没有打算把路明非灌醉,虽然自己那杯也被他喝了是个意外,他只是想着,也许有人陪着说两句话喝两杯酒心里会好过些。

 

       下午的时候,楚子航看见路明非茫然地站在礼堂的前门,鬼使神差的就跟着他绕了卡塞尔学院大半圈。等路明非走到寝室里,他就在寝室门外面等着,想进去但又想不到该说些什么。但也不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他听到了路明非的哭声,一开始是极力压抑到后来放声大哭。楚子航背靠着门低着头。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他是不是应该敲门?如果路明非不开门就用君焰把锁熔了。

 

       但最后他什么也没做,就离开了。

 

       现在,路明非睡得死一般沉寂,楚子航无奈架起他的肩膀准备送他回寝室,正纳闷着为什么两杯酒就把他灌倒了,无意间碰到一个瓶子——一瓶威士忌只剩下了小半瓶,原来他过来时路明非已经喝醉了,连瓶子在地上都没有注意。

 

      “酒鬼。”楚子航说。他抽出一只手,去拿路明非落在桌子上的手机。

 

       手机本来背面朝上,楚子航拿到手上才发现他的正面一直亮着。手机的界面停显示了一个古铜色的轮盘界面,铜盘中的圆形血槽只只剩下最后四分之一。楚子航皱了皱眉头,屏幕亮着可以用路明非设置了常亮来解释,那么铜盘呢,一款App 吗?他从未见过有人使用过相似的App,即便是存在这样的App,他为什么要下载这个看起来没有什么功能的App?

   

    “嗯......”路明非靠在楚子航的肩膀上,喃喃自语。

    “路明非,你醒了吗?”楚子航问。

    “嗯......”

    “既然醒了就自己回去。”楚子航松开手。

    “嗯......”路明非嘴上答应着,手却蹭上楚子航的肩膀,牢牢地圈住。

    “......”

       这样都不醒,果然是头猪啊。

 

       楚子航曾经计算过,从宿舍到餐厅来回需要18分钟的路程,以往他愿意将这18分钟花在图书馆里,所以他更倾向于晚餐后从餐厅带个三明治回去。可他今天竟然背着一个喝得烂醉的男人走回去。见鬼!今天芬格尔不在学院吧,不然他看见了这一幕明天学院的新闻头条指不定写出什么东西来。

       楚子航刷了路明非的学生卡,门打开了,芬格尔还没有回来。一幅宫廷风的巨画映入眼帘,绘梨衣和路明非站在一起。画中的女孩穿着宫廷套裙,脸上有一丝紧张,但更多的是开心。这个女孩很少说话,却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对这个世界说“我喜欢这个人”。

 

       一瞬间,楚子航回想起路明非的话,他说屠龙的好事都被他碰上了,语气里满是嘲讽。楚子航也觉得很奇怪,自从学院这位S级学员到来,他竟也开始想是否存在一些如果,如果日本之行只是单纯的交换学习,如果世界上不存在混血种,如果绘梨衣只是单纯的名门之后,如果去年夏天遇到的那个女孩不是龙类。

 

       “路明非,你听好了,如果一个人没有目标与希望,那他永远都不会有改变。你的一生中一定要有一件事情让你一瞬间觉得自己拼了命也要去做到,这样你才不会后悔。而且......即便你没有驾照,你也可以放心地把方向盘交给我,这车,我替你开。”

 

       路明非舔舔嘴唇,翻了个身,把被子卷在自己身上,脸上一脸满足,就像是在梦里又干掉了一盘银雪鱼卷和两个猪肘子。

 

                                                               -TBC-    

                                           

 

注:①摘自百度百科。

 

后记:

关于这一幕的内容:

    这一幕其实是为了同南大写过的一个情节作对比的。南大写过路明非知道恺撒与诺诺要结婚,路明非也是去餐厅吃东西,楚子航去找他,但是最后离开了,留了100块让侍者别叫醒他,而这一次是亲自背他回去了啊~~主要是因为,人家想写出楚路间经过日本之行发生的微妙的转变 ⁄(⁄ ⁄•⁄ω⁄•⁄ ⁄)⁄.


评论 ( 14 )
热度 ( 13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