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龙族3.5 玛菲亚之夜】-第一幕 归来的三人小组

路明非坐在卡塞尔学院大礼堂的第一排,透过敞亮的玻璃看窗外的树木。现在是芝加哥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所以即便有校长和各部门的教授热情洋溢的演讲作为阻隔,无止无休的蝉鸣声还是传到了路明非的耳朵里。

 

       路明非还在仕兰中学的时候,听陈雯雯朗读过一篇文章,陈雯雯就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站在文学社的讲台上。那时刚入秋,几篇落叶被吹进教室里,微风吹动陈雯雯扎着白色蝴蝶结发带的头发,夕阳透过树荫照在陈雯雯的脸上,路明非坐在教室的后排,就觉得好美好美,结果整篇文章就只听进去了一句,大致意思是:当一个人开始不经意间想起自己的过往时,他就不得不承认岁月已逝人易老了。

 

       所以当路明非看着窗外的绿意,脑中却突然浮现远在太平洋西岸岛国上的落樱时,他感到莫名地失落。本就不太喜欢这种集会的他,更没有心思听校长和教授们到底说了什么。如果可以的话,路明非希望自己还是那个喜欢坐在天台上的18岁少年,而不是做所谓的屠龙英雄。

 

       其实路明非才是这场集会的主角,准确地说,这是为他,恺撒,还有楚子航专门举办的表彰会。学院高度肯定了三人小组在日本分部的表现,将GPA4.0和校长奖学金作为奖励,也希望借他们的事迹来激励更多的优秀学员。

 

       芬格尔和零作为学院派向日本分部的临时专员,也获得了相应的奖励。苏格尔上台领奖时,校长热情地拍打着他的肩膀,“哦伙计,我真为你感到高兴,由于你在此次日本之行之中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你将从卡塞尔学院毕业!”

 

       苏格尔接过奖章和鲜花,挠了挠头,“亲爱的校长,听到你这么说我也很高兴,可是校长,你确定不是龙王派来黑我的吗?”

 

       听众席一阵哄笑。

 

       当然,除了路明非,他现在正站在周公家的门口,就等抬手敲一下了。

 

       然而路明非这一手,生生被狮心会主席楚子航截住。要不是楚子航推了一下昏昏欲睡的路明非,估计我们的S级又要上卡塞尔学院新闻部的娱乐板块头条了,比如《沉睡的S级,表彰会上不可不说的秘密》,比如《解密真·屠龙英雄》,再比如《论口水的长度与呼噜声是否存在线性关系》。

 

      “接下来有请我们唯一的S级上台讲话,大家掌声有请!”主持人重复了一遍串词。

 

       路明非噌地一下站起来,茫然地看着主持人,心中滚过千万只草泥马。心说卧槽!讲什么?为什么是我?狮心会主席和学生会主席就在我身旁啊,你们的钛合金龙眼没有看见吗?他俩是专业的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演讲起来滔滔不绝如黄河入海根本不用带草稿的,比我这凑数的强多了啊!没事儿别折腾我行吗,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啊啊啊啊!

 

       恺撒看出了路明非的震惊,用手肘戳路明非,小声道,“我跟楚子航刚才已经上去说过了,但是看你一脸尿怂估计刚才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校长临时让我们谈执行任务的心得,就差你没上了。”

 

       “老大救我。”路明非哀嚎。

 

       “没人能救你。去吧,想一想你可是从日本分部归来的男人!”恺撒推了一把路明非,“别忘了带着学生会的荣耀走下台啊!”恺撒严肃地说,他目送路明非走上讲台,就像打仗前,总司令大手一挥说,“同志们不要惧怕前方的危险啊,革命的道路是光荣的!要带着军人的荣耀回来啊!”然后战士们就光荣地战死在了沙场。

 

       路明非开启了发条模式,走路都可以嘎吱嘎吱响了,他觉得如果是自己,别说沙场了,在赶赴沙场的路上就得死个好几回,就在刚才上楼梯的时候,他差点被楼梯上的毯子绊倒。

 

       其实演讲比赛之类的,路明非也是期待过的,也曾为之好好准备。但是各种机缘巧合,他的第一次演讲葬送在了仕兰中学副校长低沉的咳嗽声中,仅仅留下了一句开场白,短得跟腰带似的演讲被同学们笑称为世界上最性感的演讲。

 

       路明非摇摇头,想赶紧忘记这悲催的历史,奈何任由路明非怎样删除再删除,这段记忆就像流氓软件绑定的插件一样,迟迟不肯消失。

       路明非磨磨蹭蹭地上了舞台,舞台正中央摆着麦克风,清了清嗓子,“咳咳,那个......”他看着主席台下黑压压的一片脑袋,其中一颗银色的尤其瞩目,昂热校长正慈爱而殷切地看着他,就像是妈妈盼着过30的闺女出嫁一般。

       “我......”麻蛋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啊!路明非心想总不能跟大家说,执行任务没啥技巧,去找个小魔鬼交换灵魂,挂一开,齐活儿!

 

       或者......还有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像高三那年一样逃避就好了,多轻松啊,跟大家说“啊对不起我去个厕所”不就可以了吗。大不了就是被大家当成笑话,反正自己也是说惯了白烂话的,这样做也更符合小衰仔的角色定位嘛。

 

       可是,就是不甘心呐。这样软弱的自己,这样不被人在乎的自己。难道自己,就不能改变什么吗?!

 

      “可以哦,哥哥你一句话,什么事情都帮你搞定。”路鸣泽穿着一件夏威夷风情的花衬衫,搭配一条宽松的沙滩裤,踩着软木拖鞋出现在路明非的眼前。

 

       “你怎么来了。”路明非疑惑。

 

       “哥哥你是我最大的客户嘛,只要客户有麻烦,我们做魔鬼的还不是得鞍前马后地伺候着。这不是看哥哥你这边情况比较紧急吗,我就连忙从夏威夷的沙滩上赶过来了。”小魔鬼坐在舞台的边缘,轻轻晃动着小腿。

 

       “我不会再使用最后四分之一了,你走吧。”路明非轻声说。

 

       “诶,哥哥你真是无情啊,就不愿意让我早些完成任务,也好我早日升职加薪走上人生的巅峰啊。人家一知道你有麻烦,放下大把的美女就过来了。你倒好,这么急着赶我走,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我很伤心的啊......魔鬼也是有魔格的好吗。”路鸣泽一脸愁苦,“但是我想到你会这么说啦,毕竟哥哥不是那种只为自己的人呐。”

 

        路鸣泽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次帮你就算是上次红井的售后服务怎么样,只要哥哥说好,马上就有世界级别的演讲稿生成,而且别人绝对无法看见。我是真不想看哥哥为难,你看,你都出汗了。”小魔鬼从裤口袋里抽出一条深蓝灰撞色的手帕,踮起脚擦掉了路明非额头上的汗水。

 

       “去沙滩还带着这个?”路明非问。

 

       “这是为哥哥准备的,想着要是哥哥不愿意交换灵魂,我就在一旁唱好汉歌,助个兴,看哥哥跟龙王对掐,还能递个水擦个汗什么的。”路鸣泽眨了眨眼睛,就真的像一个普通的孩子。“哥哥你总是活在恺撒和楚子航的阴影下,他们两个人太耀眼所以遮蔽了你的锋芒了。可是不是哥哥的光不够强大,是哥哥在刻意影藏哦。恺撒和楚子航的演讲又算得了什么,我们的兄弟组合一定秒杀全场啊!”

 

       路明非低下头,沉默了。日本之行之后,他越来越怀疑身边发生的一切都是路鸣泽设下的圈套,而自己就是他设计之中的那只永远逃不出羊圈的羊羔。路鸣泽始终与自己保持着一种默契,无关生死的事情他总愿意帮自己一把。如果不是之前跟魔鬼定下了交换灵魂的契约,路明非真的挺喜欢这样一个弟弟的。他永远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也永远不会放下自己一个人。但是,自从东京那个愿意与自己分享世界的小怪兽一样的女孩死去,他就不愿意再借助别人的力量了,这样在自己正真遇到麻烦的时候,才有能力去做点什么。

 

       他再也不想听到有人对他说:“对不起,你来迟了。”

 

      “这一次,我想靠自己,你回去吧,以后最好也不要再见面了。”路明非其实是很感激路鸣泽过来救场的,但他还是把话说得冷冰冰的。

 

       “哥哥,你变啦......”路鸣泽没有看路明非的眼睛,他把手帕塞回口袋里,“那好吧,祝你成功,我的哥哥。可是哥哥,无论你再怎么挣扎都没有用,绝望才是最大的魔鬼!不论是去天堂还是地狱,那个始终陪着你的人只能是我啊!”

 

       路鸣泽很干脆地离开了,定格的时空恢复了运转。

 

       路明非吸了一口气,其实台下的大多数人,都无所谓他这个所谓的S讲什么,他们关注的,只有恺撒和楚子航,甚至可能有的人也会不服校长将自己评为S级在下面等着看笑呢,但是,就算是小怪兽,也不会希望自己喜欢的男孩是个怂蛋吧。

 

 

      “亲爱的校领导和同学们,大家好,我是二年级的路明非,大家都知道,与我一同去往日本分部的恺撒和楚子航两位前辈,无论在战术、体能、还是实战经验方面都比我厉害百倍,所以我不再赘述以上方面。我想要跟大家说一说不一样的主题——感谢。林语堂先生曾说,’一篇精彩的演讲,应当像少女穿的迷你裙,越短越好’。”

 

       路明非的开场白同高三那年的演讲比赛一样。既然决定了不再退缩,就要从被打趴下去的地方站起来!

 

       路明非自己也不知道,在说话的一瞬间自己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皇帝般的威严,台下的听众就像是等候发令的士兵,而他就是指点河山的君王。

       芬格尔听到林语堂的句子本来很想笑,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他感受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压迫感。他看着路明非,抽了抽嘴角,“这小子,不会吧......”

 

       接下来的两分钟,我们的S级学员路明非用言简意赅的话语,从“感谢”这个主题出发,一路引出团队合作在执行任务中的重要性,接着多角度剖析龙类史观与人性的兼容,最后展望屠龙道路的光明未来,全过程流畅无比,一气呵成!

 

       当路明非说出“我的讲话就到这里”时,大家都安静了,他们愣住了,心里想着“嘿这个废柴S级怎么从日本回来以后变了一个人似的”,然后路明非走下台,全场掌声轰鸣!当然,也包括下巴和眼珠子落地的声音。

 

       路明非面无表情地坐下,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浑身冰凉。路明非心想,卧槽!我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他记得他只是突然回想起《游戏人生》的男主角每次装逼时气场全开的样子,外加运用高考满分作文模板,就稀里哗啦地讲了一串。哎嘿现在大家这么隆重的鼓掌有点儿小意外啊!他还没缓过神来,后排的诺诺就拽他的衬衫领子:“喂,表现得不错嘛,看你扭扭捏捏地上台,以为你要挂,还准备再把你牵下来呢。”

 

      “咳咳......师姐你拽太紧了。”路明非挣扎。心说老大还在这里啊,我倒是不介意你现在怎么样我,可完了回去老大折腾我咋办啊。想到恺撒一脸冷酷用沙漠之鹰黑压压的枪口指着自己的场景,路明非就一阵恶寒。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诺诺松开手,在位子上坐好,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集会结束的时候,校长叫住准备起身离开的路明非,说改天来办公室喝茶,让诺玛通知你们三个一起。恺撒按了按路明非的肩膀,说干得不错这才是我们学生会的风范。然后大家该泡图书馆的泡图书馆,该泡妹子的泡妹子。感觉世界上又只剩下下路明非一个人。

 

       路明非站在大礼堂的前门口,一时间不知道该往那个方向走,他想了想还是先回了寝室,实在没事情做还可以打盘星际消磨时间嘛。

 

       从日本回来这几天,路明非都心不在焉的,所以没注意到其实礼堂里还有一个人。

 

        楚子航没有直接离开,而是靠在后门,像是在等什么人。


                                                                          -TBC-





       这一次更的文其实很早以前就写好了,但我码文龟速,所以现在才发出来(掩面逃走.gif)如果先看到第一章的小伙伴可以去我空间里补个序=v=

("✪ω✪")   看我真诚的双眼。




评论
热度 ( 18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