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龙族3.5 玛菲亚之夜】-第三幕 突如其来的特训

  路明非是被手机的闹钟吵醒的,路明非宿醉醒来,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自己的一窝头发。

     “亲爱的李嘉图,诺玛祝您早安。”柔和沉稳的女性声音通过手机的扬声器传出。

     “你好诺玛......”路明非发着哈欠说,“有什么事情吗?”

     “校长邀请你和楚子航于今天14:30去办公室喝下午茶,鉴于你的睡眠深度,诺玛强制入侵了你手机的闹钟功能,以确保你能及时起床。现在是本部时间11:00,请及时用餐,准时赴约。”

     “嗯?没有老大吗?”

    “恺撒接到了毕业前的特别任务【圣骸之灵】,任务代码I00618A,现在已经赶赴中国,调查中国昆仑山一带的龙类遗迹,下午茶时间延迟到任务结束。”

     “知道了。”路明非点头,“对了诺玛,空调也是你强制打开的吗,谢谢啊挺舒服的。”路明非笑了一下,昨天晚上忘开空调了,这大热天的不开空调得热出一身汗来。

     “诺玛并没有此项命令执行的记录,是否需要订阅自动开启空调功能?”

     “哦,不用了。”路明非纳闷,想着是谁帮着开的空调。等等,不对,现在不是担心空调的时候,他好像忽略了什么更重要的事情。他记得他昨天晚上去餐厅大吃了一顿,喝了点酒,好吧可能不止一点。然后看见了师兄,再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自己怎么回来的?空调怎么开的?卧槽,衣服都换了!路明非撩开被子,低头看了一眼。卧槽卧槽!裤子都换了!!芬格尔吗?回来没看见我所以去找我了?那他现在人呢?不会吧,什么时候这么人妻了?

       路明非表示不信。

       手机“叮”地响了一下,是短信提示音,路明非看了一眼,芬格尔的:

       我亲爱的师弟......快来救我!!!那帮小蹄子把我灌醉了就把我扔酒店了,但是尼玛连条裤子都没给我留下,不,连条毛巾都没给我留下啊!我把地址发给你,速来!带好衣服和早餐,尤其是早餐啊!!

       路明非捂脸,心说废柴师兄就算你要毕业了你也是条狗啊,都什么时候了你一地道的德国人还用“小蹄子”这么有中国风味的词啊!

       路明非动动手指,点了一下发送:

       来不了,勿念。

       反正以废柴师兄的下限,他是不会介意牺牲一点色相与脸皮去联系酒店客服的。路明非把手机丢一边,继续在床上躺着思考一下人生。

       既然不是芬狗,那这发生的一切只有一个解释了——师兄干的!

       路明非想明白了,只觉得一道闪电劈在身上,整个人都外焦里嫩的。

       呵呵呵,学院的姑娘们你们嫉妒吗,我可是数过楚子航睫毛,坐过楚子航膝盖,现在还被楚子航背回来的人哦,姑娘们你们嫉妒吗你们嫉妒吗?

       路明非叹了一口气,心说楚少爷真是对奴家青睐有加,奴家无以为报。楚少爷愿意让奴家以身相许吗?

       才怪啊!路明非一头黑线,拉起被子蒙住了整个头。


       路明非一进校长办公室就被这逼人的气势给吓到了,校长坐在真皮座椅上,面前宽大的办公桌上放着精致的糕点,祁门红茶的香味溢出梅森瓷......然后这一圈的教授和讲师围坐在办公室里是怎么回事!

     “啊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路明非快速转身准备往回走。怎么回事?从没见过这么豪华的下午茶阵容啊!以前喝下午茶,一般都是校长在,最多有副校长一起。但这回不仅有这二位,执行部、装备部、校工部、信息部、风纪委员会的负责人都在场啊!

     “你没走错。”紧随其后而来的楚子航抓住路明非的后颈,像拎猫一样把路明非拎进办公室。

       校长穿着考究的西装,双手撑着下巴,“明非,我想你会喜欢这样度过美好的下午的。”银白色头发的优雅老头,拿起梅森瓷茶杯喝了一口红茶,对坐在左侧的风纪委员长曼施坦因说:“真是怀念这红茶皇后馥郁的茶香啊。”

       路明非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但他现在已经无路可逃只得和楚子航一起鞠躬算是同各位教授讲师问好。

     “你们坐下吧。”校长微笑道,指着办公桌右边的两个空位。

       楚子航面无表情地坐下,路明非望了一眼正在对着他挤眉毛的古德里安教授,苦笑了一下坐下了。

       午后的阳光透过天窗落叶的间隙射向屋内,整个房间里氤氲着温暖的气息,如果忽略这些一副严肃脸的教授们,路明非觉得他的头痛会好一些,昨天喝太多了,到现在他都不是特别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麻痹大脑的原因,他觉得今天到场的这些教授虽然还是板着脸,但看起来都好像比以往和善。

     “长期以来,我都坚持将路明非这个优秀学员的血统定为S级,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通过较长期的观察,我们的S级显然没有发挥出他应有的水平,所以这个评级也备受质疑。”校长看了一眼路明非,路明非正在吃点心瓷盘最顶层的水果塔,他突然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他,他有点心虚,嘿嘿地笑了一下,心说校长你不要当着大家的面黑我啊,这就好比你有一个孩子走在路上摔了一跤,你没有去扶反而主动跟身边的人说,嘿嘿嘿你看我的儿子摔了一跤多好玩儿啊。“但是今天,我请大家来到这里,不仅是对学院派去日本分部的学员们表示鼓励,更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关于S级学员路明非的强化方案。”

       强化方案?路明非心里一惊,吓得茶都差点洒出来。路明非环顾四周确认自己没有听错,这里既是S级,又叫路明非的人,只有他一个了吧?

     “明非,我坚持对你血统为S的评级是有根据的,上回你凭借惊人的意志力到达红井,很好地证明了你的潜力。在此之前我同副校长和诸位教授都曾讨论过这一情况,我们认为你的血统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你缺少体能强化,就好比性能优良的电脑上只安装了一些垃圾软件。”校长抬了一下手,示意秘书把东西拿上来,“所以,我们所有人经过这几天的精心准备,为你量身打造了一套强化方案。”

       路明非看校长秘书拿出了一本牛皮书,封面上印有半朽的世界树的图腾,路明非吞了吞口水,“校长,你是说这本这么厚的书......是我的强化方案?”

       校长让秘书把书递给路明非,“是的,准确地来说,这是强化方案的提纲,具体的强化内容会分派到各个部门。”

       什么?提纲!?这堪比新华字典的玩意儿只是提纲!?

       夭寿啦......路明非内心在流泪。校长看见您着殷切期盼的目光就好像听见了你在说:只要玩不死,就往死里玩啊!不带这样儿的啊!

       路明非低头闷声翻着强化方案,他看了几眼体能强化篇觉得自己就可以晕过去。

       体能训练第一阶基本体能篇

       250次引体向上 

       500次硬拉135磅 

       500次俯卧撑 

       500次跳箱 (使用24英寸高的木箱)

       500次Floor Wiper,135磅 

       500次壶铃挺举,36磅

       250次引体向上 

 

       路明非的手开始哆嗦,校......校长,别以为我书读得少我就不知道,这不就是斯巴达300勇士体能训练方法10倍的训练量吗!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就乘以10这样好吗?是不是太粗糙了点?这样下去我会被玩儿死的啊!!

       路明非趁翻页的空档,贼贼地偏着脑袋,斜眼瞟向楚子航,朝他挤眉弄眼:师兄,快想办法,说点什么。

       然而楚子航并没有理会他。

     “啊,对了明非,楚子航将担任你这回强化训练的指导学员与监督,做好觉悟吧!”校长看了一眼楚子航,“昨天我们达成了协商,他愿意全程帮助你训练。”

       路明非做悲戚状,顿时陷入了绝望,心说我我我我要跟我的律师谈一谈......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方案上的字,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声渐渐回归正常,他听见自己用很冷静的话一字一字说:“好,我接受。”

       还是想要尝试一下,路明非想,他不想一有什么事情就要求助于魔鬼的力量。如果那时自己足够强大,在红井时就不会束手无策,也不会抱着那个女孩的遗骸那么无助地痛哭了......

     “很好,我就知道我们的S级会不负众望。”校长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文件,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将文件递给路明非。

       路明非看了一眼,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么即日起,文件生效。”校长将文件放进办公桌的抽屉里,随后开始跟各部门的教授交流训练细则。

       路明非就安静地坐着,看见对面的曼施坦因教授和施耐德教授互相瞪眼,他们好像是对训练方案的执行产生了分歧。古德里安教授马上塞了两个抹好果酱的Scone给他们,让他们吃点东西保持冷静。装备部的部长阿卡杜拉与副部长卡尔拿着一只钢笔在比划什么,信息部的人凑过去准备借笔用用。空气中的粉尘在斑驳的阳光下发出零星的光,部分书架上的书籍就暴露在阳光下,路明非看着,就觉得暖洋洋的,也像像架子上的书一样能一直懒洋洋地躺着,等着灰尘慢慢落在身上。路明非觉得这样也不错。

       可是路明非自己知道,不论躺在阳光下等着积灰是多么惬意舒适,他迟早会期待有人过来,帮他把灰尘扑干净。就像当初诺诺把他从电影院捞出来,师兄开着Panamera把他从餐厅里带出来。他到底,还是一个不甘心寂寞的人。

     “快走!”一声怒吼传来,是装备部那边的声音。

       路明非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楚子航就抓住他的手把他拽出了办公室,接着各部门教授一改之前的高冷风范,一个个鸡飞狗跳地跑出来。

       走在最后的古德里安教授泪流满面,“我要控诉,是谁干的!”,他一边咳嗽一边关上门,然后联系诺玛让她将房间的换气系统的功率调到最大。

       信息部负责人耸了耸肩,手里拽着一支钢笔的笔帽,“很遗憾伙计,我也不清楚借支钢笔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钢笔是谁的?”校长问,他在刚才的一瞬间动用了时间零,所以最先出来的他并没有受到影响。

       装备部阿卡杜拉部长摊手,“我说过叫他别碰那支笔的,这是装备部最近推出的便携式钢笔型催泪瓦斯,一打开笔帽就会自动喷出气体。”

     “哦,亲爱的伙计,我希望你下回不要将你们的研究成果带进我的办公室里。还好这次你带的不是便携式炼金炸药,不然我很担心你会让我屋里的书跟你的炸药一起陪葬。”校长捏了下阿卡杜拉的肩膀,有些无奈,“既然这样,今天的下午茶就这样结束吧,我想没个几分钟这催泪瓦斯的味道也没法清除干净。副校长我的好兄弟,我想你不会介意让我去你那里小坐一会儿的,不是吗?”

     “当然。”副校长扬了扬眉毛,“如果带上你的贵腐酒一起来的话。”

       路明非心中跑过千万只羊驼,听着这些教授们磨嘴皮子,只觉得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既暴力又风骚,果然老流氓们的世界他不懂的。

       他准备回寝室补一觉,吃饱喝足正是倦意上头的时候,下午炼金化学的课程就翘了吧,这个时候赶到教室也听不了多久课了,反正校长说他本学期GPA4.0是一定算数的。

     “明非,今天下午的课你不用去上了。”校长揽上副校长的肩膀回头说。

       路明非点点头,心说知我心者非校长莫属。

     “休整一下,晚上施耐德教授会安排导师为你开放个人专属课堂传授战斗经验,从现在起你的时刻表诺玛会提前告知你,你的时间都由我们精准规划。”校长回过头,低声说,“明非,不要试图翘课,刚才签的文件上有你提供的授权,一旦有翘课记录,学院有权限你将你的账户冻结。”

       什么,文件上什么时候写了这样的东西!路明非心中一惊。

     “第四段最后的小字部分。”楚子航说。

     “师兄你是说第四段最后的小字部分上写了这一条吗?”路明非更加吃惊,心说你知道我想什么?

     “嗯。”楚子航点头,“看你的表情大概就知道。”

       路明非低头,觉得校长真是老奸巨猾,算准了自己准备撑不下去训练就盾的打算。大叹自己真是太天真,没有仔细看文件,不仅在用生命训练,更是直接将宵夜赌了上去。在某种程度上,他跟芬格尔真的是很像的。小命可以丢,美食不能少。

     “等等,你知道文件上写了什么?”路明非疑惑,感觉到了不对劲。

     “瞄了一眼正好看见了。”楚子航淡淡说。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路明非一脸义愤填膺用那种鬼子进城了你竟然淡定地拉我出去喝酒而不是告诉我带上枪大干一场,哦好吧,是带上钱赶紧逃跑的眼神望着楚子航。

       楚子航低了一下头,然后就走了。

       路明非愣在原地,想今天真是不同寻常,先是醒来发现好好睡在宿舍里而不是倒在餐厅里,然后是校长的强化方案,再然后,他怎么觉得刚才面瘫师兄......好像笑了一下?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