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一天

楚路大逃猜专用号:

*作者寄语:路总生日快乐


*来自皮下的寄语:这篇太好看了,看得我捧着手机在bed上滚来滚去(???)


*字数:5047




 


 


1




路明非将钥匙插入锁孔,锁体有些卡,转动的时候得花点力气,三小时的飞机旅程让人很容易疲惫,而赶回来的路上还下了雨,他全身都被裹在了潮气里。




进入房间的时候他脚步放的轻,床头灯打开的时候暖色搁在了楚子航的睫毛上,影子拉成了一道弧状,他少见得睡得不是很端正,被子全被他侧身抱在了怀里。




路明非的手掌覆上了楚子航裸露在外的手臂,冰冰凉凉的,他看了一眼空调设置的温度,啧了一声后将那一团被子从楚子航怀里抽出一部分搭在了对方的背部。




凌晨只有时钟的滴答声和空调运作的声响,路明非半蹲着身子,尽量使自己湿漉漉的衣服不会擦到床单,他小心地将头靠近了楚子航,闻到了椰香,怪甜腻的——那是他和楚子航随手买的洗发水的味道,用了之后两人被房间里甜丝丝的香味怔得打了好多喷嚏。




他看了一会儿楚子航,凑近到对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楚子航睁开眼的时候只有浴室的灯光透过磨砂玻璃在地板上逡巡,他听见了吹风机的声音,轰隆隆地超过了空调的音量,他起身,走到门前的同时吹风机也停了下来。




楚子航按住门把将那道光完整地放了出来,目光由近至远从地上的白瓷砖延展到了那人的脚踝,楚子航皱着眉,上前环住了他的腰身。




“你没穿拖鞋。”




路明非侧过头,拍了拍楚子航的手示意他放开:“这不是给你个机会抱我到床上呢嘛,实打实的130斤,宝贝儿要不要试试?”




“试。”楚子航回的斩钉截铁,又加了一句,“媳妇儿。”




儿化音加的炉火纯青,楚子航脸皮也是日益厚重,说啥都能脸不红心不跳,反倒是路明非抖了一下有点被肉麻到的感觉。




最后是真的被抱到了床上,以一种少儿不宜的边干边走的形式。




凹陷的枕头都漫上了情欲过后腻人的椰子香味,同奶油一般黏黏糊糊地泡发在两人距离为负的空间里。




楚子航贴着路明非的背部握住了他的手,手心靠着手背的时候他摸索到了一丝的肿胀,他低下头,含住了身下人的耳廓:“你输液了?”




“支气管炎,任务完后就去挂水了。”路明非“嘶”了一声,转过头怒视着按着手背针孔处的楚子航。




“睡觉。”




路明非愣愣地看着楚子航撤开了身子,他坐了起来:“哥们,你对象血气方刚又是当打之年,而且咱们这又久旱逢甘霖的……就一回啊?”




“嗯,一回。”楚子航拉住被子盖在了路明非头上,干脆地将对方裹得严严实实,低头时唇角从路明非的鼻尖擦过:“生病了还想几回?”




“病完了……”路明非抗议。




楚子航无视了他,胳膊揽着这一团就躺倒了下去,路明非被他按在怀里姿势同先前他抱被子时一模一样。




路明非闷得紧,脑袋顶着楚子航硬邦邦的胸肌,心说你又不盖被子了。




然后他费力地掀开被子将楚子航艰难地裹了进去,两人的温度交缠在了一起,伴着逐渐绵长的呼吸。




窗帘缝里透出了微光。


 


 


2




“日上三竿啊。”路明非满嘴泡沫刷着牙,看着时钟的指针已经停到了十一的位置。




他和楚子航两个大男人杵在洗手台前,墙上的镜子反射出他们都显得拥挤,胳膊肘碰胳膊肘的,路明非干咳了一声,吐掉了口中的泡沫,端起水杯的漱口的间隙看见楚子航在旁边给他拿着毛巾,颇有楚宫女的风范。




楚宫女抬手将路明非嘴角遗留的牙膏渍给抹掉,将毛巾递给了他,意有所指:“日上三竿也可以是个动词。”




路明非被吓到了:“你有三根竿吗?”




“没,但一根竿用三次还是可以的。”楚子航谦虚道。




“……你就用了一次!”路明非气笑,手挥舞着戳到了楚子航下巴上青色的胡渣,他拿手挠了两下,顺势按住了楚子航手中拿着的刮胡刀。




“别刮了,师兄你的胡渣挺有手感的,”路明非想了想,“像猫抓板?”




路明非灵光一闪,撅着臀冲着楚子航喵了一声。




猫抓板目光凌厉,他的手搭在了路明非的后颈,带着水珠的指尖捻着对方柔软的发尾,迅速地将脸压了上去。




他尝到了牙膏的薄荷味,和路明非含糊在喉咙里的轻喘。




楚子航后移了一点,但依然是唇贴着唇,他问道:“口感怎么样?”




“……扎死人了你还是刮掉吧。”路明非愤恨地揉了揉被刮到痛的脸皮。




三竿的日光仿若被风吹进了浴室窄小的窗户,楚子航的侧脸映着光,可以看见脸上细碎的汗毛都染上了浅金。




路明非撞了一下楚子航:“待会出门?”




“去哪?”




“超市,要买菜了,洗发水和沐浴了也没剩什么了。”




“好。”




“那中饭怎么办?订外卖还是下馆子?”




楚子航将下巴上的剩余的剃须膏泡沫洗掉,答道:“出去吃吧,今天你生日。”




“我都二十六了,”路明非叹了一口气,“据说二十五岁以后就是中年了,没想到我那么快就要面对中年危机。”




楚子航通过镜子看着他,镜子里中映照出来刚睡醒的路明非看上去又废又颓唐,而楚子航的眼里好似盛着方才的几寸日光。




他开口道:“中年的第一个生日快乐。”


 


出门前路明非的胃空得都快打结了,抗议的代表“饿”的肚子叫的响亮有急促,跟首rap似的激情昂扬。




楚子航从冰箱里拿了个鸡蛋,蛋壳敲在碗沿上恰好蹦出了双黄,橙红色的蛋黄被倒进了平底锅煎得滋滋作响。两个荷包蛋连在了一起,楚子航放了跟香肠进去,最后盛在碗里的是个排列组合成“100”的图案,造型之幼稚仿佛让路明非重新回到了小学考试的时候,婶婶都会给他和路鸣泽整两个鸡蛋一根油条,跟楚子航这个敷衍程度一模一样。




楚子航坐在他对面憋出了一句:“祝你活到一百岁。”




路明非心想你这可是咒我啊,看看昂热那老妖怪,不活到一百三都对不起混血种的这个称号。




“那就……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接下去楚子航估计要把“笑口常开、天伦永享”都说出来了,路明非赶紧夹起一个荷包蛋就塞在楚子航嘴里。




倒也没想过能活到几岁。




路明非扒拉着碗里的另一个蛋黄,将那根火腿肠弯成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明天还给我做这个荷包蛋吧。”




“好。”


 


 


3




楚子航将车开出地下车库的时候路明非已经扔完了垃圾站在一楼台阶上等着,他将脚翘在栏杆上晃荡来晃荡去,手提着衣摆在不停地扇风,时不时地会露出腰间的皮肤。




今年的高温来得迅速,接近四十度的空气仿佛有实体一般压在人体表面,厚重得让人喘不过气。




路明非小跑着过来拉开了车门,系安全带的时候楚子航撩起了他的衣服,路明非一愣,眼睛朝四周望了一圈:“不是吧师兄,你要车震啊?现在?”




楚子航捏了一下他的腰,拇指和食指合拢将那一小块皮肤捻了一会儿,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印子,他送开了手:“不震,就摸一把。”




“……哦。”路明非端坐着想我都蠢蠢欲动了结果你跟我说这个?




他和楚子航在一起五年,刚开始那会连个牵手都能来个火山爆发般的心如擂鼓,接个吻路明非都能想象行星撞地球的震撼,而现在就是两个超速飙车还心如止水的老司机。




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是在仕兰,那会儿仕兰请他们两个作为优秀校友参加校庆,校庆完了楚子航还被老师拉着讲话,而路明非只能无聊地在一楼楼道口享受穿堂风。




那天也是大雨,路明非蹲在台阶上的时候想起高中的某天自己没带伞,最后是缩着脖子淋着雨回去的,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回忆完毕后他起身时脚发麻,不自觉地向前冲了几步,整个人跌跌撞撞地差点就出了屋檐,最后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却又被人抓住了胳膊望回扯了个趔趄。




“路明非,没带伞不要往外面走。”




楚子航抓得用力,路明非想扯回胳膊也没能成功,他有点傻眼,问道:“你干嘛?”




不远处学生和家长们都陆陆续续地走出了大礼堂,往这里走来,届时看到两位优秀校友在拉拉扯扯势必会有不怎么好的影响。




楚子航撑起伞,黑色的伞面斜遮住了两人大半的身姿,隔绝了外圈熙熙攘攘的人群,内圈里楚子航按着路明非的胳膊,轻咬住了他的嘴唇。




那会路明非的内心无异于宇宙诞生的那场爆炸。




很久之前就应该拉住你的。




什么?




很久之前。楚子航重复道。


 




车开往市中心的途中路明非发现无名指的那枚戒指有点松动了,他捏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感慨着终于瘦了点,然后开始敲诈楚子航,说戒指不合身啦咱们换一个土豪点的吧,他想要鸽子蛋那样的。




楚子航点点头表示很赞同,然后把他运去了一家面馆。




路明非深谙言情小说的套路,一般来说喝酒喝出枚戒指或者吃蛋糕吃出枚戒指已经算是用烂的梗,没想到楚子航这么标新立异居然想在面汤里下功夫吗?




只是……路明非为难地看了看这碗酱油味浓郁的豚骨面,表示你要是真藏了个鸽子蛋在这碗面汤里,我绝对不要带,豚骨味的鸽子蛋死都不能上了他尊贵的无名指。




吃到最后他真看见了鸽子蛋,是真鸽子蛋,能吃的那种,圆滚滚地浮在汤里,执行部第一的杀胚努力摆出言情小说套路里深情款款的表情,那表情放杀胚脸上直抽搐:“惊喜吗?”




他面无表情地一口将那鸽子蛋吞掉。


 




4




“我想买薯片,奥利奥也挺想吃的。”




“不健康。”




“今天我生日。”




“……买少一点。”




路明非在逛超市上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他一包包地往购物车里扔零食,看到海苔后陡然记起苏小妍好像挺喜欢吃这个牌子的,他举起拿包海苔:“哎,这是不是阿姨喜欢吃的啊,我记得她好像说过。”




楚子航纠正道:“叫妈。”




“……真成习惯了很难改口的啊,而且怪难为情的,”路明非嘟囔着,又举起了一袋薯片,“阿姨是不是还喜欢吃这个牌子的薯片?也买点吧回头给她带过去。”




路明非等了半天没有回应,转头看见楚子航举着手机递了过来。




他不明所以地接过,还没等他搞清楚状况一个欢快的女声就传了出来,还是开了免提的,特别响亮。




“明非啊,子航说你有事要问我啊,什么事快说来听听。”




路明非差点把手机砸在地上。




他瞪了楚子航一眼,将免提关掉后深吸了一口气,一秒后语气特别甜蜜。




“妈,那个,我和师兄在超市,你有没有要买的东西啊?……啊对,我正好在零食这边,好你等等啊我拿一下……还有哪个味道的?……”




“好好好这个星期就回来……明天?明天……”路明非抬起头,对着楚子航做着“明天回去看阿姨吗”的口型,楚子航点了点头,嘴唇微动,俨然又是“叫妈”。




路明非朝着他吐了舌头,一边应着苏小妍:“好的阿姨……不是,我错了,是妈,妈,我叫的这么情真意切您还不满意吗?……好的好的,嗯……不要么么哒!拜拜。”




楚子航拎着几瓶红酒放进了购物车:“后天给叔叔送去?”




路明非懒得和他耍混了:“送送送,还有再买点水果去吧,婶婶最近减肥沉迷沙拉。”




经过洗发水货架的时候路明非又想随便拿一瓶扔进购物车,被楚子航拦住了,他拿过一瓶同家里那个一模一样的……还是那个少女风的椰香味洗发水放进了购物车。




“师兄你喜欢这个味道啊?”路明非很疑惑。




楚子航嗯了一声,往路明非的方向凑近了点,还能闻到渐淡的椰香。




“你用着挺好闻的。”




“呵,怎么滴,喜欢甜腻腻的路专员啊。”路明非捏尖了嗓门,声音妖里妖气地冒出一句:“官人……”




楚子航弯了弯嘴角,接手过购物车:“别演了,还要去买菜。”




甜腻腻的路专员捧了四五盒鸡蛋摇摇欲坠地过来,对着楚子航疑惑的目光拍了拍肚子:“最近就很想吃荷包蛋。”




等到楚官人悠哉地拎着鸽子蛋来的时候路明非推着购物车就往收银台狂奔:“你放下!不许过来!”


 




在收银台排队的时候看见了安全套,楚子航眼神示意着路明非,路明非赶忙摇了摇头靠过去贴着楚子航耳朵咬牙切齿:“家里好多都没用呢。”




楚子航又看了几眼:“有新款的。”




“我生日!”




“……”




楚子航沉默了半天,在他们的位置终于远离了那花花绿绿的柜台后,板着张正直脸说道:“那回家就把意大利炮射进战壕吧。”




“…………………………………………”




我对象,奔三的老男人了,竿儿邦硬,骚话还能变着花样来。


 


 


5




回到家后夕阳斜过了半边天,楚子航在厨房炖着鸡汤,鲜香味从厨房门缝中钻了出来溢满了餐厅。




路明非的肚子又开始唱rap了。




“蛋糕没有买。”楚子航走出了厨房,解开了围裙。




“蛋糕无所谓吧?多大的人了还吃蛋糕。”




“但是要许愿。”




路明非侧过身子想,真不愧是闷骚地深爱小熊维尼的男人,某种程度上对未成年文化有着很深的执着。




“家里没有蜡烛啊。”




“但是家里有火柴。”楚子航提议。




“我吹火柴吗?是在拍卖火柴的小男孩吗!”路明非无情地槽了过去。




“还有酒精灯。”楚子航补充道。




“……”




路明非想他还是不要问这个理科男家里为什么会有酒精灯这个问题。




“但是你不能吹灭酒精灯,酒精灯要用灯帽盖灭。”




真点上了酒精灯后楚子航谆谆教诲。




好了,现在连吹都不能吹了。




路明非手里拿着灯帽,心说这都在瞎搞什么,见过生日盖酒精灯许愿的吗?




黄昏中两个男人围着一只酒精灯,像是一种既神棍又学术的仪式。




能许什么愿呢,路明非想了想,去年他许的是世界和平,前年他的愿望是去看一场初音的演唱会……




今年干嘛呢,要一个朝比奈实玖瑠的抱枕吗?胸比较立体的那种。




火光跳动着印在了楚子航的眼睑上,他表情肃穆,仿佛他们即将召唤神龙。




那一刻路明非突然想到了清晨挤着两个人的浴室,镜子映出两人睡得乌七八糟的发型,薄荷味的牙膏渍从唇角转移到了楚子航的指腹。




他亲过来的时候除了胡渣的刺痛,还有两个人发丝上共同的椰香,甜腻地昭示着存在感。




他现在只想凑过去再闻一下。




路明非盖灭了酒精灯。


 




“你许了什么?”




“想要立体胸的朝比奈实玖瑠抱枕。”


 


 


Fin.




皮下在排版的时候全程内心尖叫嘴角带着蜜汁微笑打完一个又一个空格,就很想给这位太太写篇读后感了(wait)




【内心有一百个疯狂甩头的青蛙·gif】




是这位太太的真爱粉的话,一定能够猜出来是哪位太太写的




回想一下那种内心爆炸的感觉(????)




好的提示就这么多了我不能再say了

评论 ( 1 )
热度 ( 1499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