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Blame It On The Stars 2

山江雾湖:

一个哨向设定,哨兵楚×向导路,精神体是狮子和小熊猫>< 




>>>


  


  Blame It On The Stars 2


  


  


  [小樱花]正在玩《守望先锋》。


  不少正在游戏的主播在界面左下方都弹出了一条好友消息,晚上八点正是直播的黄金时段,另一个主播上线再正常不过。


  路明非一脸疲惫地打开了直播推流,扔掉刚拉出来的拉环,猛灌了一大口可乐。不过登录一瞬间暗下来的屏幕还是映出了他耷拉下来的眉眼。路明非趁着推流完成的一瞬间笑了笑,还好自己直播的时候从来不开摄像头,要不然他这个衰样大概会吓到粉掉光。


  “大家晚上好晚上好。我先练个枪,你们听会歌。”路明非随便放了个歌单当bgm,点开自定义游戏的设置界面。人机游戏,直接选了六个困难安娜,地图还是练枪圣地漓江塔,时长半个钟头的突击模式。


  漓江塔的原型是未来的上海,三张小局地图囊括了中国风味很浓的园林、庭院、夜市和高科技元素,出生点是个飞船,视野开阔且门口就有几个血包,一般国内玩家练枪都会选择这张。而守望先锋的人机困难模式下,电脑方都是自动瞄准加爆头,普通玩家就算单挑也比较难赢。


  安娜的人物模型比较特殊,驮着背而且头部很小,很难爆头,同时又是非常强力的辅助英雄,和c位正面刚都不是很虚,算是长枪c位的重点练习对象了。路明非今天是真的有点累,选了个麦克雷,也没设置“仅爆头有效”,直接站在家门口,也不瞄头,就打身体,啪啪啪啪的。偶尔才有几个爆头的“叮叮叮”音效响起来,有几枪还空了。


  想要保持高水平的竞技状态的话每天至少一两个小时枯燥的练枪是必须的,但按理说一般人很少直播练枪,毕竟是要跟观众互动的。


  直播的时候该跟观众互动的。


  路明非不跟观众聊天,弹幕已经自己嗨了起来。


  “x市鸽王今天居然又直播了!鸽子怕是要灭绝惹。”


  “主播今天斗地主吗?”


  “小樱花为什么练枪的时候不说话啊。”


  “赌五毛今天主播上不了五百强。”


  ‘您的好友花鸽’赠送了一个‘那个啥’给小樱花。”这是送了顶级礼物在全平台直播间播放的通知弹幕。


  路明非被特效震了一下:“谢谢花哥的那个啥。土豪破费了啊。希望其他的观众们也尽量免费看直播,不要破费了嘛。”


  他这句话一说送礼物的更多了,提醒一条接一条。路明非也没什么心情练枪,索性随便换了个76开始站桩输出,专心谢礼物。


  “谢谢大家的礼物。谢谢……”平台推送的字体很粗,一个送礼物的新id首字看上去黑乎乎的,路明非稍微认了一下,“橘……右京的‘那个啥’。”


  今天开张生意不错,观众人数也很稳定,路明非的心情多多少少好了点。


  “其实我今天不是很想斗地主,我们等排位的时候玩会连连看吧。”路明非点开了竞技,宗师等级的玩家要匹配到一局游戏一般要几分钟,他有点不情愿地解释道,“昨天斗地主老是打到一半就跑了,被一起的农民大哥举报得已经封号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弹幕笑成一片,还有几个无偿给主播提供斗地主账号的。被路明非谢过之后说这就不代打了,一打封号不敢代打。弹幕又嘻嘻哈哈笑成一片,连看路明非玩连连看也不会觉得无聊。


  守望先锋这个游戏的天梯环境说好不好,说坏不坏。路明非之前没怎么用心打的时候觉得五百强轻轻松松,现在想认真一把打进前十,游戏体验就完全不同了。五百强不是职业选手就是主播,剩下的基本全是路人王,各个不是省油的灯。要和他们打个不相上下很简单,要carry他们的时候路明非第一次觉得游戏开始变难了。


  一晚上下来打上了两百分,之后就开始有输有赢,上不了几分。路明非几乎是瘫在椅子上下的播,用手机打开微博还有小粉丝给他发私信嘘寒问暖,说小樱花这个星期总觉得你特别累,不要太晚睡觉搞坏了身体呀。


  路明非直接扑到床上。一直卷着被子打盹的精神体受不了泰山压顶,用爪子扒拉着衣襟想爬出去,反而被路明非一把抓住,整个脑袋埋到小熊猫毛绒绒的肚皮里,根本摆脱不了惨遭被吸的命运。


  一口吸完,人熊相顾无言,都很憔悴。


  路明非这周过得挺煎熬的,不仅给所有本市他觉得有可能接受他申请的哨兵发了邮件,还打听了一下本地的几家电竞俱乐部有没有招收职业选手的打算。直播也从以前的不定时随缘直播,变成现在的固定时段上线。游戏也是每天国服打完打亚服,大号打完打小号。


  职业选手直播卖饼月入百万,这句话是个梗,但晚婚税这个无底洞……万一真月入百万了呢是吧。路明非只能这么想,碰碰运气,万一真的单车变摩托就好了。


  最近有几天晚上没直播,路明非都是去见接受他申请的哨兵了。这些A级哨兵虽然看起来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拉进了那么一点,但大多也非富即贵,找个真正普通点,还得对路明非有兴趣的简直难上加难。两方都同意申请之后,下一步必须的程序是见面。见面时可以决定进一步发展还是拒绝掉申请的对象。但是像进入晚婚税阶段的向导,还得注意不被见面的哨兵投诉有强烈的不婚倾向,否则会被“根据情况判定为”需要强制配对。


  路明非勉强见了几个,但这些哨兵脸上露出的表情无非就是觉得路明非挂羊头卖狗肉,S级向导不过尔尔,要不是为了看个新鲜都不想浪费时间见一面。路明非就算是活成路边的野草也被踩得上了火,想起那天在办公室遇见的楚子航就更加……烦上加烦。


  接待他的男人没说什么,但是楚子航当时要把所有和他见面的哨兵拒绝掉的打算应该是属实了。要不然男人的表情不会那么古怪。路明非也不打算再自取其辱地去约楚子航见面,本来是准备今天下午见完了最后一个,他就认命的赚钱开始为明年的晚婚税努力了。


  


  “怎么在这种地方吃饭啊?”


  这是路明非见到最后一个哨兵的时候听到的第一句话。


  这是CBD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说不上很有情调或者很贵。路明非上午来这边的一家俱乐部试训,下午就约了哨兵。


  交完晚婚税路明非就没什么钱了,从俱乐部出来就一直坐在这里,喝了一肚子最便宜的绿茶。附近再贵的地方不是没有,但他请不起了。也不好对哨兵大爷有什么怨言,只好尽力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笑容。


  哨兵看路明非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还以为S级向导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没继续说了。坐下就开始翻菜单,老实不客气地叫了最贵的饮料和甜品。


  “我来这路上一直堵车,午饭还没吃呢。点个小甜品你不介意吧?”哨兵笑嘻嘻地问他。


  这位兄台怕不是来蹭个饭就走的。路明非懒洋洋地靠着咖啡厅软软的垫子,看着俱乐部负责人给他发的消息:“抱歉啊,我们还是想要个哨兵或者普通人的选手。不是说向导不好,但是我们小俱乐部管理起来太麻烦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哎呀!介意什么呢,有谁会路边在意一棵不起眼的介不介意被路过的人踩了一脚还是两脚呢?大家都忙得很,何必这么客气。


  路明非的表情放空了一会,感觉有点没意思。他抹了一把脸,想省点钱早点回家直播了:“不介意不介意,我已经结过账了,有急事,先走一步。你慢慢吃。”


  哨兵还有点不乐意:“屁股还没坐热呢,你就要走了?一个向导架子这么大?”


  路明非又坐回去:“那我再等会?等您吃完怎么样?我的事是没有您吃东西重要。”这是最后一个哨兵,反正看起来就不像要跟他配对的样子,找个收他的职业俱乐部也很希望渺茫,明年的晚婚税大概也是交不起了。不管怎么样都是要接受强制配对的,随便吧。路明非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哨兵听出他话里带刺,迫不及待地发作了:“哎你怎么说话呢?一个S级向导混成这幅样子还挺得意的是吧,我家里都说了像你这种没人要的向导就更不能要了。我本来还不信,一看还真的是,什么货色也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


  路明非头都没抬起来,直接让他滚。


  哨兵直接把刚吃完的甜品盘子摔了,站起来指着路明非:“你再用这种态度对我说一句话,我马上就跟系统投诉你有非常强烈的不婚倾向!”


  一片哗然,所有来楼下吃个工作餐的顾客很少能看到这种狗血场面了,不少手机的后置摄像头悄悄对准了这一对气氛爆炸的哨兵向导。


  但有个人插进来打掉了哨兵的手,说的话语气冰到掉碴:“我建议你现在不要用这种方式和他说话。”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31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