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Blame It On The Stars 3

山江雾湖:


  
  
  楚子航毕业刚回国没多久,生活重心都还放在处理琐事上。
  先是家里瞒着他申请了一堆适龄向导,通过申请的向导很多,但想拒绝也必须要先走个见一面的程序。楚子航也能慢慢地见了再一个一个拒绝掉。白天上班,晚上约向导吃饭,然后接受他们或委屈或不在意的回应。一个星期过去名单上还有四分之三,楚子航每次打开文件的时候看到桌面上那串名单都会下意识地有些烦躁。
  只是没想到今天会在公司楼下碰到路明非,上周一面之缘的高中同学。他窝在楚子航平时的位置上玩手机,表情恹恹的,穿的t恤,也不像是来上班。
  ——如果能直接跟他确认一下拒绝掉配对的事情,就能少浪费一个晚上。
  楚子航一开始留意路明非的动机就这么单纯。
  路明非看上去就不像那种急吼吼地结婚的样子,结合一下高中时代楚子航听到的传闻,他现在应该过得不太好。不过被判定进入晚婚税阶段的向导也没有几个过得好的。
  路明非的精神体一直趴在椅背上睡觉,睡一会闭着眼睛用舌头舔鼻子,即使是休息也很不安稳的样子。虽然小熊猫被人拍到最多的姿势就是趴在树枝上睡觉,但这只小熊猫看起来睡得特别的累。主人也和精神体一样这么疲惫吗。
  等那个浑身痞气的男人走到路明非那边坐下的时候,楚子航才发现路明非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男人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哨兵身份,他体型巨大的精神体也这么大摇大摆跟着他走进来,一直到坐下才消失。
  两个和这里格格不入的人。楚子航得出了结论。
  哨兵大概是某个有钱人的保镖,看起来过得并不富裕但架子不小,身上跋扈的气息应该和他的雇主一样多余。而路明非懒洋洋神情就像个高中生,无事可做来咖啡厅吹空调打发暑假漫长的白天。
  楚子航突然心里一动,他好像见过路明非晒太阳的样子。以前老师们都喜欢叫优等生去办公室给自己帮忙,楚子航这种人帅话少的也格外受老师们的青睐。楚子航欧几回忆了一下,有时候办公室的角落里好像是会有个学生模样的人在低着头写作业,那个轮廓和路明非现在低着头的样子……有点像。楚子航觉得自己好像能抓住什么,但那一丝快要清晰起来的思绪飞快地溜走了。
  而那边满脸不高兴的哨兵突然摔了盘子,他说的话所有人都听到了。
  “我要举报你有不婚倾向!”举报、不婚,是两个非常严重的词了。
  路明非还是没抬头,他的精神体跳下来冲着男人龇牙咧嘴地低吼着,再怎么无所畏惧,面对哨兵全开的精神力,它看起来也只是个普通的小熊猫。
  楚子航看不下去了。
  
  哨兵的发作被骤然打断,正想放出自己的精神体威慑其他人不要管闲事。可这个突然插进来的男人让他没法放出自己的精神体了。一种无形的压力笼罩下来,哨兵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A级的哨兵已经是顶尖的一小部分人了,可这个人怎么回事,……S级的哨兵都是国家机器驱驰在各种秘密任务里,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他从没想过就算是A级哨兵之间的差距也会这么大。而哨兵连直视男人都不太能做得到。
  “这是我申请的向导,你还没有资格这么对他。”楚子航冷冰冰地说。
  哨兵咬牙切齿地,骨子里暴虐的天性作祟:“那……你也可以试试,到我觉得是这种没人要的东西先被送去强制配对,因为我觉得连这种东西也不会看不上的你,能有资格这么对我。”
  哨兵按亮手机屏幕,赫然就是投诉界面。只要按下去路明非就完了。
  “!!!”路明非卧槽一声,赶紧去掏自己的手机。
  但手机被拿出来的一瞬间,自己先亮了,是一条通知:“楚子航已经同意与您在哨向关系上更进一步,请您尽快做出选择并回复。我们将会采用指纹验证的方式来保证回复的可靠性。”
  路明非连自己通过申请的事都忘了。
  楚子航好人做到底,动作居然还这么快??
  路明非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的手就被楚子航的手握在手心操作着回了邮件,确认指纹,完成配对。
  哨兵哼了一声,并不在意他们搞的这些动作。因为他的投诉已经先一步发了出去。
  “你们两个现在想想怎么求我比较好了。”他说,“毕竟只有我还能最后撤回这一条投诉。”
  楚子航根本不吃低级游戏的这一套:“我的向导是S级,在同意配对这件事上具有绝对的优先权,A级哨兵里像你这样的败类,连投诉都要先排队。”
  哨兵的手机果然响了起来,是邮件的提示音。
  “您的投诉无效。该向导具有明确的配对意向且已经成功。”
  
  
  
  


  直到路明非坐上楚子航的车都还觉得跟难以置信,全程一脸我册那真是fuck了,心情很复杂。
  “师兄, 你不是说你不想结婚的吗?”路明非压低了音量在他耳边问。
  路明非说话时的热气搔在楚子航的脖子上,痒痒的。楚子航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很明显的意思是你怎么会这么想。
  路明非心想这我还不知道就枉做一回向导了,楚子航明明……但他们以前确实没什么交集。楚子航离他很远很远,估计楚子航有印象的交集也就是那个在办公室写作业的学弟了,这还是以前自己告诉他的。
  路明非说:“呃……你还记得高二那年的国旗下讲话,不是什么什么主题周嘛,我听说你是因为本来写了丁克的好处,被老师打回去写了对丁克的批判吗?“
  路明非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就算你结婚,应该也不是想跟我结吧。”
  楚子航沉默了一会:“其实我不记得高中的事情了。讲话的次数挺多的。”
  ……那你很棒哦。听了两年伟大学长演讲的路明非一时间竟然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只好干巴巴地说:“那倒也是。”
  “我确实不想结婚,和一心只想着结婚的向导相处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但是和你结应该比别人好。至少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路明非:“???”
  
  tbc.

评论
热度 ( 374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