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羽化

水银山脉:


/旧坑回锅




6月23日     中雨    


八点一刻,比楚子航固定的回家时间推迟四十分钟。
窗帘严丝合缝的拉上,客厅的壁灯亮着,柔和的一豆晕黄。他在玄关搁湿漉漉的雨伞,换拖鞋,顺手扯下粘在鞋柜上的便利贴,淡黄色不花哨的方形,黑色中性笔的寥寥数语:


[师兄,厨房有晚餐,冰箱有邻居送的鲜牛奶。]


末尾是个画的扁扁的 :),主人的画工并不好。


楚子航看了一会那个滑稽的笑脸,小心的把便利贴折叠成块,路过客厅时塞进玻璃柜的存钱罐里。他没有去厨房而是径直来到走廊,敲了敲自己卧室对面禁闭的门。


"明非?"没有回应,他提高音量呼喊,因为急切,那一瞬间少年甚至想背弃良好的教养震断锁舌破门而入。但是下一秒师弟闷闷的鼻音及时阻止了惨剧发生。


"师兄你回来了啊……比昨天晚啊我留了纸条师兄你看到了没中午剩下的排骨汤还有一些,现在的电视剧越来越无聊了编剧改剧本都没有带上大脑吗……"絮絮叨叨的吐槽声和拖拉的脚步声渐近,锁齿扭动,弹簧伸缩,路明非套一件松垮垮长袖白t恤趿一双毛茸茸的拖鞋站在黑黝黝的房间里,半长不短的发梢黏在脖颈上,楚子航嗅到空调制造的干热暖气里很淡的香味。


类似花蜜,热带水果,饱满湿润鲜明欲滴的甜香,虽然淡,还是有不容忽视的黏腻质感。


楚子航走进,伸手去揉师弟湿哒哒的头发时关上门。路明非把双层窗帘拉的很严实,除了电脑主机的电源灯还在忽闪,暖烘烘的房间暗得像地下冬眠动物的巢穴,密不透风的黑暗像暖风一样有实质的吞噬了他们。楚子航贴近矮自己一头的师弟,指尖下划,在裸露的后颈反复抚摸,指腹磨蹭少年人细致的皮肤,黑暗里,灵巧的手代替了视觉,确认面前人是否完好无损,温热的肌理,脉动的血管,他边进行这个检查边把另一只手搭上路明非的肩头,力道轻得如果对方想要拒绝可以毫无困难的躲闪。


"觉得冷?"最后他只是这样询问。


"冷"路明非知道师兄在问询自己在闷热雨天打开空调的举动,"但是穿东衣太难受了所以我只好躲在房里吹风。"


"鲜牛奶是怎么回事。"


"好心阿姨送来的,上次我们不是帮她拎东西吗。"


"你已经在孵羽期了,下次不要给其他人开门。"


路明非回答的全无疑虑,很听话的答应了师兄对"其他人"的处理:"我知道了师兄。"


楚子航在黑暗里默默的笑了,他们就这样面对面,指尖相触式的依偎很久,久到他们都觉得不太合适了。师弟被师兄催促去床上休息,在楚子航打算出门前缩在空调被里的人摸索着拉住他的手腕。


"师兄今天回来的好晚,暑假培训班怎么办。"


"我已经请假了,在家照顾你。"


"哎……培训费想想好肉痛,这下子浪费了。"


"陪你,不浪费。"


这次路明非罕见的没有羞腆地讲冷笑话转移话题,他睁大眼睛,虽然他知道黑暗里师兄多半看不到自己很诚恳的表情:"所以师兄你不要着急啊……"他用力捏了捏手腕,好像这样可以传导能量,"会好起来的。"


楚子航克制了一下,还是吻了吻师弟汗水干透后冰冷的额头。


"好。"


窗帘外,城市淹没在雨水里。




6月24日     小雨      


楚子航强迫自己吃下了重新回锅的蛋炒饭。


他想起了路明非以前讲过的一个段子,蛋炒饭炒得最好的往往是宅男。当时他并不知道笑点何在,但还是很配合的点头,然后去上网查找相关解释。
他们的相处模式类似于取暖的刺猬,要小心的收起尖刺,障碍重重还是要紧贴彼此。他尤其喜欢路明非微笑时的脸,称不上明亮动人,但足够打动他,不吝啬付出包容和耐心,比如电视频道,食谱,作息,洗衣篮的袜子和越界的关心。


如果不是缺乏教导和粗心,路明非应该知道这些包容不能够以"同类前辈对晚辈的关照"来解释。龙族混血种间感情淡薄,血亲联系也甚少,混血种遵循安全疏离的交往规则,像他们这样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混血种寥寥可数,对领地的独占欲会让他们暴躁,相互残杀。更不用说这样的爱护。
但是楚子航不解释,他很高兴路明非对混血种世界的种种陈规一知半解,这样不会给这个自卑的少年太多压力,误会为普通前辈的保护欲也好,这些沉默的温柔不求回报,也不应成为枷锁。


但是路明非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回报,在楚子航一言不发拥抱时不去刨根问底,总会为他留下一盏灯和热好的晚餐。那些越界的亲昵,也许那个人心照不宣地试探也许曲解坦然地接受。


刺猬们最后都保持着微不可查的距离,留一线间隙。


以前也有过索性捅破那层形同无语的沙纸的冲动,但是现在,他只在乎一件事。


楚子航把碗筷放进水池清洗,然后擦干手指。他要确保自己按时进食,体力充沛,虽然那些滋生的忧虑恐惧像荆条刮刺着他的胃部。只有这样他才能好好的陪伴那个人,渡过每个混血种都要经历的,危险的孵羽期。

评论
热度 ( 128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