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这两个人怎么还不去结婚啊

前方海域有鲨鱼出没请不要犯二:

-最近大家都很躁动,我也犯个病抒发一下自己


-初始目标是写个PWP的


-那有人要说了,PWP哪有你这么多铺垫


-因为我错过了第一句就把他俩搞上床的时机


-我写打架写嗨了到6k才把他俩搞上床我也很绝望,后悔没有听取睡老师的教诲


-七夕快乐,建议结婚








其实整件事情的发生并不能完全怪芬格尔。


芬格尔反倒觉得,这根本就是楚子航自己的问题。


“我只对灌醉路明非这件事情负责,那个赌约真的是他自己非要说的,我发誓我没有引导他,我也不知道他醉成那样回去之后还能发帖子昭告天下啊!”


芬格尔试探性地往后缩了缩脖子,意图离刀尖远一点。


“楚少侠,我们有话好好说。路明非的帖子发出去不到半个小时盖了500楼,等我发现再去删帖也来不及了,反而让人觉得欲盖弥彰。你来威胁我也不能怎么样,不如想个实际点的办法解决问题啊。”


楚子航权衡了几秒,收了刀转身就走。芬格尔惊魂未定地揉揉脖子,估摸着楚子航走的方向是奔着校长办公室去的。


谈恋爱真辛苦啊,芬格尔感叹。


距离楚子航和路明非确定关系已经过去了一年,卡塞尔明处暗处哭天抢地的撒花庆祝的也渐渐消停了下来,眼见路明非也毕业将近,大家都一脸慈爱地等着新闻部爆出二人的结婚申请。


然而世事难料。




《来自学生会主席路明非的公告》


1L-Ricardo·M·Lu    2013-05-15    00:21


今年自由一日的获胜奖励,我个人作为学生会主席增加一条,击杀我的人可获得【我的初夜】。




2L-Ricardo·M·Lu    2013-05-15    00:22


不论男女。




……




1301L-Ricardo·M·Lu    2013-05-15    08:12


不好意思,我昨晚喝多了,大家能当做无事发生吗……




……




1310L-Ricardo·M·Lu    2013-05-15    08:14


引用:689L-(管理员)芬格尔    2013-05-15    01:23


关于路主席的初夜为什么还存在这件事,大家应该去问@村雨 啊!


回复:689L-(管理员)芬格尔


你完了,你等着。




……




1321L-(管理员)芬格尔    2013-05-15    08:17


引用:1310L-Ricardo·M·Lu    2013-05-15    08:14


你完了,你等着。


回复:1310L-Ricardo·M·Lu


祝你好运。




……




1340L-村雨    2013-05-15    08:17





……




1395L-Ricardo·M·Lu    2013-05-15    08:29


引用:1340L-村雨    2013-05-15    08:17



回复:1340L-村雨


师兄你听我解释!!!






今日是守夜人讨论区的狂欢。


如此盛况上次出现还是路主席出柜那晚。如今主角还是那两人,然而形势却俨然向修罗场的方向发展了。


真是世事难料。




安珀馆里,路明非处变不惊的人设崩到了几十里外的芝加哥。伊莎贝尔看着恨不得在办公桌底下凄凉地过完下半生的主席,决定把假酒害人四个大字当做人生信条铭记在心。


“主席,校长给全体学生发了通知,您还是看一眼吧。”


“你念吧……”桌子下面传来路明非半死不活的声音。


伊莎贝尔看着邮件内容难得感到了一丝尴尬。


“咳咳,致卡塞尔全体在校学生,下周五就是一年一度的自由一日了,规则大体上还和往年一样,我会给大家最大限度的发挥空间。唯一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执行部今年也会加入,参加人数不多,只有一个人。希望今年大家也能尽情享受活动。你忠诚的,希尔伯特·让·昂热。”


她小心翼翼地念完,室内便陷入了可怕的寂静。


良久,路明非说:“没事了,你出去忙你的吧……”


伊莎贝尔关上主席办公室的门,靠在走廊的墙上开始回顾起自己的工作生涯,她本来有自信能够协助主席完成在任期间的所有事务,喜迎主席毕业,但现在她意识到自己可能遭遇了难以逾越的困境。


学生会主席的承诺是收不回来了,最实际的解决办法就是路明非在自由一日取得最终的胜利,这样条件不成立承诺自然会作废。


主席希望那个承诺作废,这点伊莎贝尔本来很肯定。可是现在主席的男朋友下场了,她不敢肯定了。


主席的男朋友毕业前是这个学校里最强的人之一,和他们的前主席不相上下,前任狮心会会长,现任执行部王牌。


这样的男人,哪怕孤身一人,又岂是他们随随便便就能应付的?


当然,重点在于,她现在是不是应该组织今年参与自由一日的学生会战力进行紧急商讨,制定方案,甚至联系隔壁死对头狮心会的人合作先干掉主席的男朋友,尽管那是他们的前会长。


楚子航是出了名的杀人不眨眼和护妻狂魔,既然已经毕业离校,对以前社团的感情再怎么说也大不过自家媳妇儿,到时候他们两个社团加起来被一个人吊打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可万一主席就是想借此机会把这个奖励给他男朋友呢?


伊莎贝尔歪歪脑袋觉得自己又绕回了问题伊始。


最后她决定还是放弃揣测路明非的意图,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毕竟就算没有今天这出,主席的初夜早晚也一定是楚子航的。她做好分内的事情虽然不能顺谁的意,至少谁都不吃亏。




1489L-Ricardo·M·Lu    2013-05-15    10:11


我完了。




路明非神情恍惚地回到了他和楚子航一起租的别墅,屋里没人,他躺在沙发上又开始发呆。


楚子航是今天早上飞芝加哥的航班,再扣除去执行部做任务报告和归还装备部炼金设备的时间,这会儿怎么说也应该到家了。


人呢?生气了?赌气不回家实在是不像楚子航会做的选择。


他盯着屋顶的吊灯,不知怎么就想起上次灯泡坏了还是楚子航爬梯子换的。当时他站在下面帮楚子航扶着梯子看他换灯泡,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是他心里其实暖得一塌糊涂。


他那个时候想,可能“家”也就是这样了。


路明非清楚自己的本性,他虽然是个疯子,但他更多的时候还是那个怂货,遇事的第一反应永远是能躲就躲。但就像楚子航一直以来对他的事情总比旁人要多管两下一样,他面对楚子航时总是积极得不像他自己。


尤其是楚子航消失又回来之后,只要人不在他眼前,他就隐隐觉得焦虑。所以哪怕楚子航现在回来跟他冷战他都能安心一些。


他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下拨通了电话。


“师兄。”


“嗯,怎么了?”


“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要晚一些了,晚上一起吃饭吧。”


“行啊行啊,出去吃还是在家?”


“我跟执行部这边的食堂打过招呼了,定了一些菜,你六点的时候过来就行,和以前位置一样。”


“好好好。”


“嗯,还有别的事吗?”


路明非敏锐地感觉对方话里的语气有点不一样,但是因为他前面答得太顺嘴,还没等他琢磨透彻话就先出去了。


“没事了没事了。”


“……”


“那晚上见咯,师兄拜拜。”




楚子航盯着被挂断的手机,莫名有点想笑。


施耐德看着桌子对面自己曾经的学生拿着手机意犹未尽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觉得透着一股傻乎乎的气息,和刚刚进门时那个冷静霸气的精英判若两人。


“路明非的电话?”


“嗯。”


继续这个话题实在艰难,施耐德决定停止尬聊,他从旁边拿出一个体型庞大的箱子。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说服校长的,不过既然他同意我这边也就没什么问题了,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你加入了还能让那群自以为精英的小鬼们认清现实。”施耐德打开箱子让楚子航确认,“你要的单兵作战系统,你今天早上向装备部提交的申请,他们好像很兴奋的样子,刚才没找到你就直接送到我这让我签字了。门旁边的那个小箱子是弹药,全部都是处理过的弗里嘉子弹。”


楚子航检查了一遍,发现没什么他不顺手的武器,跟施耐德道过谢后正打算起身离开,却被施耐德喊住了。


“路明非也快毕业了。”


“嗯。”楚子航不明所以。


“差不多了就抓点儿紧吧。”


楚子航拎着两大箱军火走出执行部的时候还有点接受不能,施耐德教授一向少言寡语视事业为重中之重,人情世故方面楚子航甚至觉得他都比他老师好点,这种如老家亲戚才会说的话怎么会从他老师口中吐出来。


当然他是不会让他老师失望的。


不管是教育小孩儿还是“抓点儿紧”。


当晚共进晚餐期间什么都没发生,话题平淡如水,一如每次任务归来两人约会时那样。楚子航不打算和路明非就那个帖子在多说什么,事已至此,解决问题才是他要考虑的。


不过这不妨碍他欣赏路明非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认识路明非这么久,生死之交过命之情,至今交往时间也早就满了一年,他知道自己最看不得对方委屈,却是最近才发现他会因为路明非一些细微的反应而感到愉悦。


就像他在电话里故意问那个问题一样,他只是想看看路明非的反应,事实证明他确实是十分享受这一过程的。


于是路明非就经历了备受折磨难以忘怀的一段日子。


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承诺,他亲手筑造的万恶之源仍然被人工置顶,甚至在芬格尔的恶趣味下飘了红,回复近万,相关帖子雨后春笋欣欣向荣。新闻部想开盘口赌路主席的初夜会花落谁家,后来经过一番商讨觉得应该没人会投楚子航以外的人,就把题目改成了前狮心会会长能否在自由一日击杀路主席赢得迟早会属于他的奖励。


截止自由一日前一天,楚子航能击杀路明非的盘口是210赔1。


诺诺替小弟押了500块,怂恿恺撒也押路明非。


“我觉得楚子航下不了手的。”诺诺一脸认真地分析,“而且我小弟现在这么强,谁能说他一定打不过楚子航呢?”


恺撒不以为然:“难道路明非不能故意输给楚子航吗?他又没有必要跟他的家属拼死拼活。”


诺诺想反驳,却又觉得恺撒说得挺有道理。但她还是觉得她应该做一个帮亲不帮理的娘家人:“不行,我要给我小弟撑腰。”


她刷新留言,看到“狄克推多”给路明非押了5000块。


她笑盈盈地看着恺撒,恺撒撇撇嘴说:“他是我的继任者,学生会的人,再说了,我怎么可能押楚子航赢。”


截止封盘,楚子航能击杀路明非的盘口停留在120比1。


路明非看着这个结果叹了一口气,他忧愁的不是这个惨烈的赔率,而是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承诺,唯独楚子航做到了当初他酒醒后真诚恳求大家的话——


——无事发生。


但楚子航没有隐瞒他的准备工作,他每天和路明非一起吃饭的时候身边总会带着些资料,锻炼的时间也比平时长了不少。这种大局尽在我掌握的姿态让路明非心惊胆战。


就这样持续到了自由一日。




当学生会众人看到他们主席威风凛凛地现身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把几天前那个失态的主席抛到了脑后。


路主席还是那个呼风唤雨的路主席!


伊莎贝尔看到路明非出现松了一口气。这几天她一直在制定行动计划,狮心会那边也沟通好了,大家在“先干掉最棘手的敌人”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战斗一打响,大部分火力都会冲着楚子航去。


而伊莎贝尔本人则并不会和楚子航硬拼。她仔细调查了此次参与自由一日的精英战力,在能力和意图上可能对路明非产生威胁的人她都进行了评估筛选,甚至包括学生会的人,她将这些名单以及每个人对应的资料和详细的作战计划报告交给了路明非过目。


她的计划简单来说就是集火楚子航,她绕后去干掉那些有威胁的人,最终目的是保证无人接近路明非,或者最坏的情况也只有楚子航能走到路明非面前,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路明非随机应变了。路主席的态度倒也积极,这让伊莎贝尔放心不少。


不过她唯一瞒了路明非一件事,同样的名单她也给了楚子航一份。


“重点目标。只有我一个人的话还是有几率出现漏网之鱼,学长自己衡量吧。”


楚子航心领神会,提出请伊莎贝尔吃饭以示感谢之情。


伊莎贝尔婉拒:“我的职责所在。”




枪声响彻卡塞尔平静的校园,一场针对楚子航的追逐战开始了。


红色和黑色作战服的学生齐心协力对楚子航进行围追堵截,但楚子航长期的实践经验也不是虚的,很早以前开始他就习惯了单人作战,再加上自由一日不能使用言灵,避开单纯物理攻击对他来说已经是简单模式了。


追赶他的那些学生很快就发觉不对劲,楚子航看似被动防守,可他们的人数一直在减少。


这根本就是进攻的姿态!


意识到这一点的人都觉得后背发凉,这是何等可怕的人,他让他的猎物自以为占据上风实际上却是在自投罗网。


楚子航感觉追赶他的人速度降了下来,转而开始包围他,于是干脆利落地转身,沿着他来时的方向一路飞奔,很快他就和先锋部队打了照面。


对面的小孩儿被他吓得不轻,一时间乱了阵脚。楚子航的眼神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首先解决了出现在名单上的四个人,剩下的还没来得及给附近的队友发出警报就被楚子航悉数击杀。


他分别拿起一个红色和一个黑色的对讲机,找好掩体,启动无人机的操作系统,与此同时开始给红黑两队传递不同的情报信息,引导着他们前往他想要他们去的地方,也分裂了脆弱不堪的合作。


满载弹药的无人机升空,所到之处明枪暗箭又为混乱的场面增添了一把火。学生会和狮心会的合作彻底宣告破裂,当无人机终于被某个学生一枪打下高空时,楚子航早就获得了他想要的情报,收拾好东西离开包围圈,目标直指路明非所在的英灵殿。


伊莎贝尔收到反馈时毫不意外,她指挥剩下的战力向安珀馆收拢,放弃目标楚子航,全力应对狮心会的攻击。之后她将指挥权交给另一位部长,自己则关闭了无线电,继续完成她在整个战场上的刺杀行动。


——“你优先解决学生会里的目标,我负责狮心会。”


她记起她之前跟楚子航说的话,心想自己也真是为了主席放弃立场了,居然比起自家人更信任敌人。


说敌人也有点难听了,暂时的敌人吧。


她游走在战场的阴暗处,将名单上的人一个个划掉。直到最后一个狮心会的重点目标中弹倒地后,她轻舒了一口气。


“主席。”


路明非并不是躲在一旁什么都没干,而是在防范有人袭击他的同时掌控着全局动向,因为他的支援,伊莎贝尔才能如此快速地解决目标。


“我没事,师兄已经解决了除你之外学生会的所有人了。”


伊莎贝尔愕然,她以为她的速度已经够快了,没想到楚子航居然能赶上她。


“你不用惊讶,你是有选择的刺杀,他是无差别攻击。狮心会剩下的人我去解决,你小心我师兄。”


路明非话音刚落,一颗子弹就擦着她脚边的地面飞速略过。她掐断了和路明非的联络,翻身疾驰将自己隐藏起来。


路明非这边只来得及听到子弹声,随即线路就断了。


他为他的助理默默祈祷了几秒,并决定如果之后伊莎贝尔来找他告状说楚子航下手狠毒,他就罚楚子航跪键盘。


路明非冲出英灵殿一路战力碾压。幸存的狮心会成员刚逃离楚子航让人窒息的威压,还没等松一口气就眼瞧着路主席手持沙漠之鹰从天而降,然后就被一波带走了。


校园里的宁静没有持续多久,楚子航的声音划破对讲机的杂音清晰无比地传来。


“路明非,学生会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路明非十分冷静:“师兄,是只有我们了。”


“说说你的选择吧。”


“我不会放弃战斗的,跟那个奖励没关系,自由一日是在校学生从校长手里赢来的,我不能让你一个已经毕业的非在校生赢得胜利。”


“那你想听听我的选择吗?”


“……想。”


“我已经完成了我的计划,我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击杀你,你的承诺失效了。”


路明非等着下文,但是却等来一声枪响。


他扔掉对讲机向前跑去,又骂了自己一句傻逼跑回来捡起对讲机开启追踪模式。等他跑到地方的时候曼施坦因教授都带着医疗队出来骂街了。


看着安详地躺在地上的楚子航,路明非大脑一片空白,他发现那个人还维持着右手握枪对准左手掌心的动作,断线前的最后一句话像时光倒流一样又在他耳边重播了一遍。


他心中充斥着说不清是愤怒还是温暖的情绪,一个没忍住竟然哭了出来。


楚子航和伊莎贝尔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哭红了眼圈的路明非。楚子航赶忙扔掉枪,用自己没有血的那只手抬起路明非的脸,看到路明非一脸委屈的表情,他只得叹了一口气,将对方还没有干的泪痕抹去。


“你知道我最见不得你这样。”


“你以为这都是因为谁啊……”


“是,都怪我。”


伊莎贝尔揉着还有些不灵活的手腕,看到自家主席和他男朋友旁若无人地接起吻来,觉得自己除了喜迎主席毕业之外,还可以准备准备喜迎主席出嫁的事情了。




自由一日戏剧性的发展让人回味无穷,无数女生拜倒在楚子航不动声色的撩人技巧下,相比起来,路主席的初夜反而关注度没那么高了。


当夜,路明非躺在床上舒展身体,高度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之后倦意就汹涌而至,他却没有直接睡过去,而是强打起精神拉着楚子航跟他促膝长谈。


“你不是为了击杀我才参加自由一日的?”


“我是为了不让别人动你。”


路明非腾地红了脸:“楚子航你这是耍流氓,我以为你是为了那个奖励才来的,还纠结了好久要不要对你放水,结果你根本没兴趣是吗!”


“谁说我没兴趣?”


趁着路明非脑袋短路,楚子航再接再厉:“没办法的,就算知道是假的我也下不了手。”


路明非哑口无言,他知道楚子航只打直球,却不知道自己经过这么久的锻炼居然还会被直球打得眼冒金星。


楚子航见他不说话就开始反客为主:“那你为什么要下那样的赌注?”


“我喝醉了。”


“酒后吐真言?”


“我不知道,”路明非怂货本性暴露,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自己跳火坑,“要不我们明天再说吧,我今天太累了。”


“你很在意我们没有做到最后一步?”


路明非逃跑的动作一顿,面对楚子航时才有的莫名积极让他回了头,他鼓起勇气看向楚子航的眼睛,鬼使神差般地说:“如果我说是呢?”


那双眸子里闪烁着的神采让楚子航移不开眼,他听见路明非说:“我们同居一年,只要你在家我们都睡在一张床上,擦枪走火的次数也不少了,我从来没说过一个不字,但你总是不做到最后……”


那种愉悦的感觉又包围了楚子航,他甚至有些抑制不住想要勾起嘴角。


“就连我发了那种赌注到论坛上你都不生气,我在想你是不是不想要我——”


楚子航用一个吻结束了路明非的自白,舌尖划过对方的上颚时他感觉路明非抖了一下。


他没有继续深入下去,而是把路明非按进怀中,摸着他软软的头发,终于把这些天他内心浮现了几百次的那句话说了出来:


“你这样特别可爱。”


路明非被这句话冲击得理智全无,顾不得享受楚子航温柔的动作,脑子里只剩下“可爱”两个字来回盘旋。


“师兄,我现在的感觉大概和被你一枪崩了没有区别。”


“那相当于我击杀了你?”楚子航笑道,“我现在可以兑换我的奖励了吗?”




tbc


车没写完,等我白天再发(逃



评论
热度 ( 2569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