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无常 (上)

九阳修髓丹:

食用说明


※配对:新上任黑无常 楚子航/死了十几年的白无常 路明非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著


※文笔渣,傻白可能甜


※食用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右上


※私设非常非常非常多,阴曹地府相关全靠百度百科和瞎编




————————————






又是一年中元节,717号白无常路明非早早就换好了工作服,戴上写着“一见生财”的高帽子,守在鬼门关前,只等鬼门一开,就和搭档黑无常一起把辖区内滞留阴间还未投胎的鬼魂带到阳间溜一圈,鬼魂中有家有后代的还能回家看看,享用享用家人子孙的供奉。


眼看着鬼门还有不到半个时辰就要开了,路明非的搭档老唐却连个鬼影都不见。路明非对着乌泱乌泱的鬼魂急得直打转,他自己可管不住这么多鬼,要是漏了一两只在阳间,害了生人性命,这罪过可就大了。


路明非急得火烧眉毛,掏出纸扎手机正打算给老唐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就见手机屏幕里忽的冒出来一个舌头伸的老长的吊死鬼。吊死鬼把舌头往嘴里塞了塞,含糊不清一句三顿的开始说话:“无…常大…人…十殿…转轮…王有…请……”


路明非咂摸了半天这神奇的断句,才明白过来是转轮王找他有事,一时有些犯难:“那我手下这么多鬼等会儿谁带出去遛弯啊?”


“没事有…有代…班…的无…常……”


路明非听着吊死鬼说话心里直急,几乎想去把他的舌头再拽出来捋直了。好不容易把这句磕磕绊绊的话听完,又远远的看到确实有同事往自己这边走,路明非冲同事挥挥手就小跑了起来:“有代班的就行,那我现在就去见转轮王。”


“哦……”吊死鬼慢吞吞的应了一声,就钻进屏幕不见了。


“真是的,”路明非小声吐槽:“地府里传话的鬼就没嘴皮子利索点的吗……”


刚刚消失的吊死鬼不知从哪又跑了出来:“我都…听…到…了哦…无…常大人……”


“……ball ball你快走吧!“




转轮王的大殿设在幽冥沃石外,奈何桥边,路明非从鬼门关一路跑着过来几乎横跨了整个地府,所幸他也死了好些年了,光靠脚走了这么远的路也不会觉着累。


说起来十殿阎王还算是路明非的直系上司,这些年人间大善之人大恶之人都不多,路明非碰到的更是少,因此他每每勾来魂灵都直接交到转轮王手里,而不用去一殿见凶神恶煞的秦广王。〔1〕


转轮王姓薛,面白少须,身形颀长,活脱脱一个书生模样,与前九殿阎王相比温和的多。路明非在地府呆了十几年,也算是跟他混熟了,进了大殿也不拘束,歪歪斜斜行了个礼,张嘴就问:“薛阎王你找我什么事来着?对了,我要举报老唐今天玩忽职守,鬼门马上就要开了他都还没来上班……”


原本在看卷宗的转轮王听到这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手里的笏板,打断道:“对对对,我就是要给你说老唐的事,他不干了。”


路明非一脸懵逼:“蛤???”


“确切地说,他回美国给撒旦效劳去了。”转轮王耐心解释。


“不是……”路明非有点语无伦次:“老唐的口音虽然有点奇怪,但他怎么看都是中国人啊!”


“美籍华人,毕竟户口在撒旦那边。再说了,他本来就是西方地狱派过来交换学习的,我没告诉过你吗?”转轮王看看路明非还在迷茫的样子,摇摇头,自问自答道:“看来没有。”


路明非努力消化了一下刚刚听到的消息,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所以说……老唐是离职了。那么以后……”他的声音猛地拔高,差点破音:“以后黑白无常两个鬼的活都让我自己干?!”


“怎么可能!”转轮王对着怂的跟个鹌鹑似的路明非瞪眼睛:“就算你愿意我还不放心呢,我要是哪天想把酆都城里的鬼全放出去,才会让你自己去做无常的工作。”


“喂喂,”路明非一听不是让自己做两份工,瞬间就又有了底气:“薛阎王你是在怀疑我的专业水平吗?我好歹也在谢必安〔2〕手下学了几年……”


转轮王懒得理他,自顾自的继续说:“最近新面试过了一个刚死的鬼差,别的部门也没他的位置,正好分给你做搭档。”


“真的啊?”路明非一听要有新搭档,立马东张西望起来:“哪儿呢?他来了没啊?”


“头一回见有人见个同事都这么兴奋……”转轮王扶额:“行了行了,赶紧出来吧,601号黑无常——楚子航。”


话音刚落,朱红色梁柱的背后绕出来一个穿着黑无常制服的年轻人。


“你这话说的跟要用什么大召唤术一样……”路明非本来还在嘲讽转轮王的语气,结果一看到年轻人的脸就愣住了:“这、这……”


转轮王看着他口吃有些好笑:“怎么?这个哥哥你见过的?”


“见过的见过的……呸呸呸,没见过!”路明非白了转轮王一眼,又对新搭档讪笑一下:“我就是看这位姓楚的小哥长得很面善,又这么唔……俊秀。说实话,薛阎王你不会是把哪个阳间的明星给勾下来了吧……”


转轮王回了路明非一个白眼,把手里的白玉笏板对着桌子敲了敲:“行了,你也别在这跟我贫嘴,快带着601号黑无常去熟悉一下业务,从现在起他就算是正式上岗了。要是还想在我这磨蹭也行,”说着他扬扬手边放着的卷宗:“来把最近死人的资料都给登记了,再送到一殿去。”


路明非看着那一摞摞厚厚的线装本连忙摆摆手:“不了不了,你这要是电脑办公的话我还能帮忙录录名单。毛笔字手写……还是算了……”


“你以为就你想要电脑吗?你以为我想天天抄字吗?!上面不给经费我能怎么办?啊?!”转轮王被戳到了痛处,把卷宗往桌子上摔得啪啪作响:“说到底还不是因为那些凡人这些年都不信神了,别说什么贡品香火,纸钱都不怎么烧!”


路明非见他发火了,缩了缩脖子,拽起新搭档的手就往殿外跑,跑出老远都还能听到转轮王的怒吼声:“下次再提这事我就让你去酆都城做鬼口普查!”




路明非拉着刚刚上任的黑无常一口气跑到忘川河边才停下来,“呼……幸亏跑出来了,要是再多待半刻,肯定就得被薛阎王定在那儿听他絮絮叨叨抱怨一个时辰了……”


“你很有经验?”从见面起就一言不发的楚子航突然开口,他的声音低沉却不混浊,透着沧桑却又带了点年轻人特有的清澈。


短短五个字,路明非却听得有些晃神,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回他:“哦哦哦……还好吧,就是刚来地府的时候总是被老鬼们捉弄,惹恼了薛阎王再让我去找他。后来吃亏吃多了,我也就看出规律来了……”


“诶诶,楚子航。”说着说着,路明非一拍脑门:“我是不是还没问过你是怎么当上的黑无常?”


楚子航抿抿嘴:“你先说你是怎么当上白无常的。”


“怎么搞的跟小女生交换秘密一样……”路明非耷拉着眉毛嘀嘀咕咕的说。抬眼瞥到楚子航谜之期待和认真的眼神却马上就又不自觉的摆正神色,用一种说书的腔调说道:“那可就说来话长了——想我十几年前初到地府,被鬼差押到一殿阎王秦广王面前——说到这秦广王,可谓是长的豹眼狮鼻,一脸长须,横眉竖目,真真是使人望之生畏。秦广王端坐殿上看了我几眼,又打开生死薄一翻:嚯!”


楚子航听着他这一惊一乍的叙述,眉毛几乎打成了死结:“怎么了?生死薄上没你的名字?”


“那倒不是,”路明非急急摇头:“只是生死薄上记载的我的生平和我记忆里的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路明非的错觉,他总觉得楚子航说这句话时声音有些哑。


“啊……可以说是哪里都不一样?因为我其实应该算是失忆了吧……就是……”路明非拿手胡乱比划了几下,像是有些苦恼该怎么解释:“那种、那种,我知道自己叫路明非,也知道自己是个现代人,知道自己该怎么生活,就是不知道之前活着的那几十年都干了些什么,过了些什么样的日子……你能听懂吗?”


看到楚子航颔首示意,路明非松了一口气继续说:“秦广王不知道该怎么判我,就把我丢到十殿薛阎王那里让他想办法。薛阎王翻了翻地府投胎的章程,说是什么没回想起来生前事的鬼不能投胎。”说到这里路明非有些愤懑:“反正投胎前还要喝孟婆汤,失忆不失忆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区别。要我说,这种规定真是无聊。”


楚子航似乎还沉浸在上一个话题中,没应和他的吐槽:“失忆了也好,不好的记忆留在心里只能徒增伤感,好的记忆会有别人替你记住。”


路明非皱皱鼻子,不太认同这种观点:“不管是悲伤的还是快乐的,只要是记忆,都会有存在的意义。而且,”他的声音放轻了些许:“两个人共同的快乐,却只有一个人记得,这样未免太孤独了吧——不管是对忘记的人还是记住的人来说。”


楚子航闻言垂目不语,若有所思。


路明非几乎是一说完这一通话就后悔了:刚来的新搭档,你嘴欠什么啊你?怼怼怼,就知道怼人,这下好了吧,人家直接被气得不说话了。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楚子航开口,路明非只能自己打个哈哈结束这令人尴尬的沉默:“反正后来就是薛阎王看我一直没法去投胎,脑子在一群孤魂野鬼里也算比较清楚,就给了一个白无常的职位让我当。”说完他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我的说完了,该说你的了。”


楚子航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是朝路明非招招手,示意他走近些。


这是玩的哪一出,入职经历还能是不能说的秘密不成?路明非一脸狐疑,犹豫着朝前走了两步。


楚子航看了看两人之间的空档,也上前了半步。路明非还没来得及思考这距离是不是过于近了,楚子航就俯身在他耳边缓缓说道:“我上头有人。”


“……”


路明非:突然发现空降的新搭档是走后门进来的关系户,我需要讨好他吗?在线等,急急急!


楚子航自曝完就转身准备要走,回头看看路明非还一脸纠结,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就叫了他一声:“路明非,带我去熟悉工作流程吧。”


“哦哦哦好!”路明非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快步走了几尺走到楚子航前头,默默腹诽道:也不知道薛阎王从哪挖来了这么一个热爱工作的关系户……




路明非领着楚子航溜溜哒哒沿着忘川走出去好几里,他想着言多必失,怕得罪了有后台的新同事,一路上就克制着自己不说废话。谁知路明非安静如鸡,楚子航也不开口,只埋头跟着他走。


诡异的静默弄得路明非浑身不自在,终于还是沉不住气先起了话头:“诶,你怎么也不问我要带你去哪儿?”


“嗯?”楚子航似是有些惊讶:“不是去熟悉鬼差的工作吗?”


“熟悉工作流程是去‘干什么’,”路明非强行解释:“去哪说的是地点,哪儿,‘where’!”


“哦,”楚子航从善如流的问:“你要带我去哪儿?”


“……”路明非被问住了,他还真就没想好要带楚子航去哪儿熟悉工作。七月十五的百鬼放风有人代班不用去,酆都城里的鬼这会儿肯定也都跑到别处玩去了,没什么好逛的……沉吟片刻,路明非一拍手掌:“有了!”


“我带你去崔判官那看看吧,”路明非一脸献宝的模样对楚子航说:“崔判官,崔珏。怎么样,马上就要去见课本上的人物了有没有很激动?”


“……课本上出现比较多的难道不应该是钟馗和魏征吗?”楚子航用没什么起伏的音调吐槽道:“崔珏应该只是在《西游记》和《聊斋志异》里出现过。”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路明非被点破了也不恼,只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不是那两位的业务都比较繁忙吗……而且崔判官离得比较近。”




TBC




〔1〕秦广王是十殿阎王里的第一殿,人死了以后先由他评判善恶,善人被接引超升,恶人下地狱受罚,善恶两半的人会被送到第十殿由转轮王处理(详见百度百科十殿阎王词条)


〔2〕谢必安是白无常的名字,在这篇文里私设成七八百号白无常的老大【bu



评论
热度 ( 118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