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献给你的花束(中)

世上有光:

迟到了很久的七夕FLAG。


文力已废,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很傻逼甜很OOC了






04


很小的时候KFC还只有两种汉堡,辣的和不辣的,一个汉堡十块钱,那会儿所有的孩子都把KFC当成山珍海味一样的东西,谁吃了个汉堡都能炫耀个半天。


路明非曾攒足了十块跑去买了一个回来,雄赳赳地坐在公园石凳上以睥睨天下的姿态打开了汉堡的盒子,珍而又重地将汉堡上一片下一片地分好,里面的鸡肉和生菜叶都严谨地分成两半,递给楚子航的时候路明非还是一脸咬牙不舍的表情。


“听好了,吃下这个汉堡,你就进入了上流社会。”


楚子航眨巴着眼,没懂这是个什么逻辑。


汉堡的味道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路明非还是买的香辣的,楚子航吃的眼泪都被呛了出来,沙拉的味道也怪怪的,楚子航的味觉在强烈抗议着这种快餐食品,


但他硬挺着没说出来,因为路明非是一脸又陶醉又严肃的仪式感在进食着这高热量的食物,而这种和他分享食物的认知让楚子航有点莫名的高兴。


吃汉堡能不能进入上流社会他不知道,但是吃汉堡让他有种被纳入路明非生活的感觉。


后来他妈改嫁给了他“爸爸”,“爸爸”带他去吃过一家名字他都分不清是哪国字母的店,还穿着正装——系着小蝴蝶结领带的,餐具精致而繁琐,端上来的菜肴卖相和味道也很好,他还不够高,够着桌子吃得有点费力,是不是就会发出碗同刀叉的碰撞声,他一个晚餐时间都在小心翼翼回避这种声音,因为这个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很安静,聊交谈都是小声的……这大概就是上流社会。


那个时候他突然很难过,非常地想再和路明非坐在嘈杂的公园里吃一回不那么好吃的汉堡。


 


“傻了吧你,干啥发呆不吃啊。”路明非正嚼着牛肉,腮帮子鼓起了一大块,声音含糊不清。


“我难得请你吃一次那么高级的,你咋还不赏点脸呢?”路明非心痛地盯着楚子涵面前的牛排,“你知道这一块多金贵吗?我半个月工资刷没了哎。”


“我……”楚子航顿了一下,看着手中的刀叉鬼使神差地开始说瞎话,“我动作幅度没法太大,会扯到伤口。”


路明非瞪大了眼:“扯淡啊你,你绷带都拆了!”


“但还是有点痛。”


“……”


路明非没理他,继续往嘴里塞着肉,过了一会他磨磨蹭蹭地抬起头:“真的会痛啊?”


不会,但是他有点想那伤口痛。


楚子航点头。


“话说在前头啊,其实我是不信你的。”路明非伸长手臂端过楚子航的盘子念叨。


他切的动作很粗犷,一看就是没什么耐心干这事,牛肉被切得里乱七八糟,楚子航还看见路明非切出了六角形的……最后重回他面前的牛排还挺有抽象艺术摆盘的效果。


楚子航垂着眼,那种莫名的高兴又开始在血液里四下游走了。


“下次请我吃汉堡好不好?”


“有毒吗你?穷到连汉堡都吃不起了啊。”


“嗯,太穷了。”


路明非迫切地想把楚子航叉出去。


 


05


路明非穿着花衬衫和大裤衩,头顶还驾着太阳镜,他连胡渣都没刮,弓着腰捧着手机缩在座位里,乍一眼一看还蛮像从夏威夷刚度假回来的大爷。


 


[败狗师兄:兄弟你太不厚道了!你怎么就休假了!我今年一个假期都没被批准!]


[诚挚为您服务的小樱花:那是因为兄弟你效率低下,组织叫你去卧底你却卧倒在人家老大的情妇底下……哥们你这假期会批准才有鬼。]


[败狗师兄:我靠你不要污蔑我的清白,是她先扑倒我的!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诚挚为您服务的小樱花:不聊了飞机要起飞了,小的我就不打扰您卧♂底了。]


 


路明非按下关机键的时候芬格尔的又一条信息刚好弹在屏幕上:[败狗师兄:那小的也不打扰您和那狼崽子双♂宿♀双♂飞了。]


夏威夷大爷觉得自己的血管都要爆出来了。


他哼了一声,有点心虚地瞟向旁边,楚子航正认真地翻着书,半点没有看到那句话的迹象。


路明非松了一口气。


回家的旅程有点久,路明非翻了一会儿杂志,内容都是文绉绉的诗,催眠效果倒是极强的,半梦半醒的时候他听见了空姐小声地询问需不需要毯子,他眼皮还没来得及抬起来跟空姐套近乎,楚子航就率先地表达了谢意。


这年头,想跟好看的小姐姐聊个天都难。


毯子覆在身上的时候他感觉到有只手不着痕迹地伸了进来,手掌被捏了一下后又撤了回去,路明非挺想告诉自己那是空姐软绵绵的小手,但那指腹上的薄茧存在感实在过强了。


傻逼啊,真他妈是个傻逼。


 


他昏沉了差不多两小时,醒过来的时候机舱内一片漆黑,唯一的光源是他旁边那个奥特曼一样的混血种,楚子航正侧着身子看他,瞳孔在接触到“路明非醒了”这一信息后放大了点。


他俩无言地对视了一会儿,路明非抽搐着面皮,抬起手盖住了那双眼睛。


“求你了闭眼吧,你你你你……你太……。”


太露骨了点。


路明非闭上嘴巴没有说下去。


 


“遇见喜欢的人,就像浩劫余生,漂流过沧海,终见陆地。”*


 


楚子航一直在用这种“浩劫余生”的眼神看他,仿佛路明非是块能发财的风水宝地。


可是哥们,醒醒,他路明非最多就一块不毛之地,您渡劫之后看到不毛之地只会绝望地旱死。


 


 


下飞机后楚子航一把抓住了想开溜的不毛之地,眼神直勾勾:“你今天不去看我妈吗?”


路明非想了想掏出了钱包,将百元大钞刷地一下拍在楚子航手心。


“买点水果给阿姨,跟她说睹物思人吧。”


他往前走了一段后又折了回去,看见楚子航还留在原地多了点愧疚感。


他又抽出了一张百元,果敢地叠加在楚子航手心:“航航,自己再去买点糖吃,哥哥我太累了要回去睡觉。”


“明天?”楚子航问道,美瞳效果加成后的眼睛很有言情小说那种含情脉脉情深款款的调调,要命的是那长睫毛都能刷个孟姜女哭长城的悲戚。


路明非拜倒在奥斯卡·楚的演技下。


“……明天我就去看阿姨。”


 


06


推开门的时候楚子航听见了“脑白金”的广告,他踏进卧室便看见路明非蜷在被子里横在床上,而电视机上很热闹的在播放着两个老人翩翩起舞。


他关掉了电视,遮光效果不怎么好的窗帘已经被阳光照成了半透明的状态,路明非露在外面的小腿已经被晒得暖烘烘。


楚子航弯下腰,手掌擦过对方乱成一团的头发,在快碰到皮肤的时候停住了动作。


还不可以。


路明非睡得熟,呼吸声很沉,没准过几年就成了大叔的打鼾声,眼睛下还一圈没精神的青色,下巴就算埋在被子里也能看到两天没刮的胡渣。


楚子航低头,贴近了他的耳朵,他的指甲掐着手心才尽量地维持住了一点距离。


“路明非,起床。”


 


“我要跟你谈谈啊,我给你钥匙不是让你来叫我早起的知道吗?我给你钥匙是因为你能来给我送饭啊什么的……什么时候你对叫起床都那么热心了?”


“你昨天说回来睡觉,结果晚上电视也没关,你看电视看到了几点?”楚子航叠好了被子,毫不留情地指责。


“我……这个,大人,也是有夜生活的。”


“只有屌丝才抱着电视机喊有夜生活。”


路明非闭嘴了,三下五除二地换好衣服站在门口:“走走走,赶紧去你家省的你再烦我。”


 


走到小区门口才发觉楚子航没开车——反而是带他坐了地铁,只是这工作日又是上班高峰期,地铁里人挤人的,一切社交距离在这里都算个屁。


路明非怀疑楚子航是故意的。


地铁里实在是挤得要命,路明非拖着楚子航的胳膊硬是挤到了角落,将对方按在车厢壁上的时候身后又是被熙攘的人群推了一把,路明非下意识地一手撑着车厢壁,以一种很微妙的护犊的姿态圈出了一小块空间。


两个人的膝盖骨现在都能硌着,路明非微微岔开了腿,好让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是那么逼仄。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车厢同车厢的连接处,在地铁行驶过程中这里是最晃晃悠悠的,拥挤的人群晃起来真不是那么好过,路明非憋着一口气,强行撑着后方圆滚滚的大妈扑在他背上的重量,他往楚子航的方向靠了一点,小心地挡住了侧方即将颠过来的熊孩子。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脑门上细小的汗珠,手掌绕过了他的腰侧施了点力,将他带往自己身上。


路明非一头扑进他的肩窝时整个人都震惊了,没反应过来怎么还会有这种骚操作。


“你……”


“别动。”


楚子航抱的紧,加之人又多路明非挣扎起来也是挺困难,他只能抵着楚子航的耳朵咬牙切齿:“你能耐了啊!”


对方轻笑了一声,还厚颜无耻地“嗯”了一下。


这厚脸皮的段位连路明非都望尘莫及了。


他被抱得一脖子冷汗,靠在楚子航肩上的时候他才有些实感地察觉到以前好看的小团子那么大只了……当然现在也很好看。


唯一的缺点就是眼瞎,还特别奥斯卡。


 


“你说说,你怎么就是眼神不好使呢?”路明非轻声说。


楚子航加重了环住他的力道。


“我不是那么好的人,我真是烂人一个……你记不记得我高中被几个小流氓堵了要钱?结果还是你把他们打趴下的,你那会再练剑道对吧?我当时干嘛来着了?好像在高呼高抬贵手?”


路明非说到这儿自己都笑了,他身子不是那么的紧绷了:“你还没打完我就抓起你跑路了……其实那会你可以打赢的,没准还能上个新闻什么的,小学生单挑市井流氓大获全胜,可是我都怕死了,想着万一你被那些人抡几拳打坏了脑子那可怎么办,你出事了我不得连带责任啊,所以直接带你跑了。”


“我和你认识那么多年一直都是个烂怂样,哪点能入您少爷的法眼,你该不会是有呃……恋叔癖?”


“不。”楚子航反驳道。


“那你没有恋叔癖是为啥……”


人群晃动中路明非始终避开了楚子航腹部受伤的位置,而楚子航后脑勺原本贴着的冰凉车厢壁已经被路明非的掌心所替代。


那一瞬间他想他可以为了那么多微小的纵容豁出命去。


他打断了路明非的话。


“你是一个很好的人。”




TBC




*源于《龙族IV 奥丁之渊》




 



评论 ( 1 )
热度 ( 360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