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一个印调(有试阅)

前方海域有鲨鱼出没请不要犯二:

这个月应该会出个楚路的个人本,就先来暗搓搓地搞个印调看看……


目前决定收录的是两个以前的短篇,加上填完的两个坑


《此岸的我》全文


《困兽之斗》全文


《战争三十题》 1-15题 


《迷迭街疑案》部分试阅 (见下)


字数估计8w左右,装帧会做工艺之类的,价格还未定,应该会比以前稍微高一些,等正式宣的时候会告知大家的,先开通贩,会参十一月的CP。


印调链接在→这里,谢谢大家支持www






《迷迭街疑案》试阅




茴香街九号里的那位青年是这条街上最新的住户了,他整日戴着墨镜,很少和人交流,据他的邻居说他出入时间也很不规律,经常带着些奇奇怪怪用途不明的东西,不知道是做什么工作的。


后来渐渐有了传言,他是个私家侦探,还专门接一些不寻常的案子。


艾萨克听人说起这件事时心里一动。有个问题困扰他很久了,虽然不知道这个侦探是不是真的能处理,不过试试总是没有损失的。




楚先生:


我是住在迷迭街的艾萨克·斯科特,听说您对一些超出常识的事情很感兴趣,刚好我一直在寻找有能力的人帮我调查一件事情,方便的话我能和您约个时间见面吗?背面是我的邮箱地址,等待您的答复。


——艾萨克




艾萨克坐在咖啡厅的椅子里有些局促。


楚子航没有料到约他见面的会是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孩子。毕竟那封信的口吻还是很成熟的。


“谢谢楚先生愿意见我。”


“没什么。”


“您应该不会对客户的年龄有所限制吧?如果是佣金的话请您不要担心,我可以先付您定金的。”


楚子航觉得这个小男孩儿还挺有趣的,说话的语气也没那么冷淡了:“年龄自然不是问题,侦探的事情本来就是我副业,如果你的问题真的让我很感兴趣,钱都无所谓。”


艾萨克感激地看着他:“那别的我也不多说了,直接说我的问题吧。”


“请讲。”


“因为我年龄小,所以我周围的人都对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不当回事。我感觉楚先生不是这样的人,希望您能仔细听我说完。”


“我的邻居,康斯坦丁,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他住在迷迭街四号的房子里,独居而且从来不会带人回家,我妈妈见他是一个人,经常会多做一些甜点小食之类的送给他,所以他和我家还算熟悉,即使这样我们也从来没有去过他家里。后来,我发现他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艾萨克皱起了眉头。


“我觉得他不是一个人——我的意思是,我见到的康斯坦丁,不是同一个人。”


“经常和我打招呼的那个,性格很温柔,笑容也很让人舒服,但有时候,特别是我感觉最强烈的那次,是我放学回来,看到他抱着超市最大号的袋子回家,我问他需不需要帮忙,他回头冲我笑,说不用了。那个笑容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


楚子航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于是艾萨克接着说:“我问过我妈妈,她觉得康斯坦丁一切正常。但是我很担心他,我希望您能帮我查清楚他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或是心理方面的问题。”


楚子航说:“情况我了解了,不过调查前有些事情我想你应该想明白。你为什么想要来找我呢?如果只是单纯的心理问题,能胜任调查这件事的私家侦探有很多。”


艾萨克被他问住了,楚子航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你听说了我专门调查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所以才来找我的,因为你的直觉告诉你这件事情绝对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普通。那么接下来,不论我以什么手段查出了什么事情,希望你都能配合我相信我。”


艾萨克看着楚子航摘下了墨镜,一双灿金的眼睛里倒映出了他傻傻的表情。


看着艾萨克消失在了街角,楚子航站在店门口抽了一根烟。


说起来他叫艾萨克想清楚,反而他自己还有些困惑。艾萨克不过是稍微有点魔法天赋的普通人,所以才会比旁人对灵异事件敏感些,他碰到过不少这种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施个小法术封住他的感官再让他忘记这件事情。毕竟非人也是要在这个世界生活的,他硬要去插上一脚也很不礼貌,顶多去那里提醒一下对方要注意隐蔽。


但这次他的感觉不同,可能真的会发现什么。


天空阴沉沉的,空气凝滞,烟雾缓缓地散开向上。他曾经碰到过的一个吉普赛女巫,那个老婆婆说他很有烟雾占卜的天赋,硬要收他为徒,被他婉拒后还是热心地教他了基础,多加练习的话虽然无法描述细节,预测大体形势也会非常准。后来他开始吸烟,一方面为了缓解高压工作带来的疲劳,一方面他虽然半信半疑,偶尔还是会试试手。


他仔细观察着烟雾的趋势。


“的确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啊……谨慎应对……有好有坏。”


他摁熄了烟,裹紧了风衣,决定明天去迷迭街四号看看。


算日子今天是满月,但是云层厚重,今夜无月无星。楚子航走在回住处的路上,茴香街第三个路灯前的九号。快走到屋子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掏钥匙的手从兜里拿了出来。


他半拉下墨镜,灿金的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那个蹲在路灯旁的身影。


从身形看是个少年,穿着白T恤,头发黑中带着褐色。他正盯着手中骂骂咧咧挣扎的小东西,整个人被昏暗的灯光染上一层暖黄。


楚子航眨眨眼却看得清楚,那少年身下没有影子。


这种在他家乡被称作鬼。


放到这里来说,应该叫幽灵吧。


少年似是感觉到了逐渐犀利的目光,扭过头来看到楚子航一双眼睛在黑暗里发着诡异的金光,愣了一下,非常感叹地说:


“你眼睛倒是挺好看的,就是有点吓人。”


楚子航盯着少年的脸,将到嘴边的那个名字硬生生吞了回去,他向来能将自己的情绪掩藏得很好,这一次也成功了。他轻轻叹了口气,直接摘下墨镜,说:“你不怕我的眼睛?”非人生物对他的眼睛是非常忌讳的,毕竟“黄金瞳”也算是极品瞳术了。


少年站了起来,挠挠头:“没感觉。”


虽然已近深夜,但楚子航考虑了一下周围邻居想伸出脑袋看看今天有没有星星结果却看到他在街边冲着路灯自言自语的可能性,便觉得这么站在这和一只幽灵搭讪不是很妥当,更何况这只幽灵对他来说意义非凡,他觉得有必要第一时间确认一些事情。


他转身走向自己的屋子,拿钥匙开门的同时左手在门上一抹,青色的微光一闪而过,他站在打开的门旁,一言不发地看着门外还在东张西望的幽灵,对方好像终于注意到了楚子航幽幽的视线,嘿嘿一笑,非常不自然地挥了挥手中的小东西,边走进来边说:“怪不得我之前进不来。”


楚子航沉默地打开客厅灯,他手中的小东西抗议地叽叽咕咕了几声,打断了幽灵跟头回进城一样左看右看的行为,将他递到楚子航跟前:“它是你家的?”


楚子航看着那个穿着伐木衣,头上的红帽子已经歪到一边的小人,小人正满眼希冀的看着他,他无奈地点点头:“他是我家的地精。诺姆,为什么要跑出来?”


小人很激动地又叽叽咕咕了一堆,少年很感兴趣地问:“他说的什么?”


楚子航淡淡瞥了他一眼,说:“他说你要从后院闯进来,他要种了你。”


幽灵丝毫没有私闯别人家行为被揭穿的羞愧,只是惊奇地看着小地精:“我可以用来种啊?种出来是什么?一棵树上全长着我这样的果子,风一吹还摇啊摇,熟透了再掉下来一个,摔得血浆崩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新品种的番茄,嘎嘣脆。”


楚子航脑海里竟然瞬间浮现出了那样一副诡异的画面,他将怪异的感觉强压下去,摇摇头说:“只是普通的植物,因为各种各样原因停留在人间的灵魂,如果能让地精把它们种成植物,经历植物的一生后就能离开了。至于种类是因人而异的。”


地精双眼放光地看着幽灵又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


楚子航无奈继续做翻译:“他说你灵力很强,种下去一定能长出好东西。”


幽灵啧啧了两下:“没想到我还有点价值啊。”


楚子航灿金的眼睛黯了黯,轻轻地说:“每个人都是有价值的,非人也一样。”


幽灵并没太在意他的话,自顾自地和语言不通的地精诺姆讨论起了植物版的自己,楚子航便起身去厨房泡了红茶,坐回沙发边看着那边明明在说两件事却一派热火朝天的两只,他喝了一口茶,感觉自己内心好像冷静一点了。


闻到茶香的地精为之一振撇下幽灵一溜儿烟从桌子那头跑过来眼巴巴地看着楚子航,楚子航指指厨房:“还有一杯。”地精尖叫了一声欢天喜地的冲向厨房。


“它怎么突然这样?”幽灵同情地看着地精的背影。


楚子航吹了吹袅袅升起的热气,见怪不怪地说:“它只是对茶有着谜一般的狂热。”


“感觉他好像发现了一个绝世大美妞在冲他说来嘛客官。”幽灵摸摸下巴认真地说。


“……”


幽灵唏嘘地转过头,左看看右看看,撇撇嘴说:“为什么我没有茶?”


楚子航微一挑眉,将手中的茶放在桌子上轻轻推过去,示意他请用。幽灵受用地一笑,也不计较楚子航喝过,伸手便要去拿,但是掌间空空如也,他的手毫无阻碍地穿过了杯子,白色的蒸汽轨道依旧,没受一点影响的透过他的手散失在空气中。


幽灵讪讪地收回手,挠了挠鬓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我忘了。”


那笑容有些刺眼。楚子航转开了头,目光触及壁炉时顿住,他起身走了过去。壁炉只是装饰用的,上面简单地摆了几样装饰物,他拿起一个相框,神情漠然地看着,指尖却因为微微用力而有些发白。


照片上有两个人,一个是他自己——那时他的眼睛还是普通的黑色,脸上的表情虽然冷冽但也比现在生动得多,身上的警服笔挺衬得他器宇轩昂。而另一个,反光的镜面模糊了那人的脸,但是嘴角的一丝笑容却和那幽灵惊人的像。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


他没有回头去看幽灵,声音有些闷闷地问:“你从中国来的?”


幽灵说:“嗯,应该吧,我不记得了。我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记得。”


“那你记得什么?”


“我叫路明非,别的嘛,暂时还没想起来。”


“那……”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为什么要来这?”


幽灵似乎是努力的思考了一会,半晌,他可能是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但总感觉好像除了这里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他顿了顿,又说,“嘿,说不定我原来认识你呢,你怎么称呼?”


楚子航把相框反扣在壁炉上,声音平静,但似乎隐隐有些期待:“楚子航。”


幽灵沉吟片刻,干脆地说:“不认识。”


楚子航回头,眼睛中锐利的金色被室内的暖光融化了些许,嘴角带着一点弧度。


“没关系,你现在认识了。”







评论
热度 ( 153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