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你要来人间一趟

淮鹤:


我曾经也爱过人的 ,男人女人,年少年老,他们匆匆来过又走,这很无聊。


然而有这么个男孩儿,他体弱又胆怯,但他对我说,你要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这太阳不是真的天上的太阳啦,你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啊。
他双手圈在眼前,不是不可爱。可爱也不是英文里的cute,而是值得爱。


我一直记得他。
记得而已。


— —


龙在中国神话里似乎也是神明一流,不老不死,有一点尴尬的权力——住在海底却决定天上是否有积雨云。


楚子航不住海底,北京车水马龙汽笛声声,他挑了偏僻地方四合院安身立命:很像某些现代社会落伍分子。


实际上成为什么不是自己选的,如果能选,我宁愿成为非洲草原一匹狮子,日夜追逐羚羊,把它的角当桂冠。


说话时骚包西方龙手指抵在下巴上,环顾四周后说你这儿金器不少啊送我点儿呗?


...你不是想成为非洲狮美洲豹吗。


恺撒呵了一声,我就是说说,难道真打回娘胎再造?再造出来也是头龙。


他啪一声伸展开身后金光灿灿翅膀——西方神话体系里的龙翅膀,得意而挑衅地冲楚子航挑了挑下巴,意思是虽然你有四个爪子但你没翅膀,我打架输了但我也很blingbling的。


楚子航没理他,你喜欢就带走吧,他露出一种百岁无忧的安然:我那还有很多。


...啊无缘无故想揍你。扮作金发年轻人的西方龙怀里搂着锅盆项链(为什么楚子航家会有那么粗的金链子),转身出门前突然转身,眼里流过冷光:作为某种意义上的同类我自认为蛮了解你,不要和其它种族,尤其是人过度接触,我认为你是懂的。


绝对不要把姑娘带回家,西方龙顿了顿,男孩也不要。


楚子航低头看手指,手指长而苍白,他垂下眼睛。




路明非住进四合院是个意外。


冬天雨雪交加黑夜如烂泥,楚子航从便利店门口捡回来他。就像人捡回一只皮毛肮脏的小狗,龙捡回一个衣服湿透的少年。


少年人声音微弱又疲惫,书包被抢走了,钱,身份证,录取通知书。


次日准大一新生坐在桌前哧溜喝粥,不是我说啊这治安太差了万一哪天我就贞洁难保了呢。他吃完饭小心翼翼放下碗,谢谢你啊。


...C大是吗,楚子航伸手翻页报纸(啊他居然还在看报纸),我是你师兄。


哦哦...谢谢你啊,师兄。


路明非不知道这师兄起码是五十年前老学长,那时候楚子航还对诸如“青春”“友情”“热烈的爱”这种词残留兴趣。一代代人都不同啊,他这样从京师大学堂上到燕京大学,再到蓝翔技工新东方。烟花烧完,终于倦怠了。


楚子航嗯一声,抬眼以目光描摹对面人稚幼脸面,在你解决问题搬进学校宿舍前,不介意的话可以住我这。


百科上说龙性贪婪自私,他只想再要点陪伴。


...啊好好好,那麻烦师兄了。路明非挠头笑,搁以前我要是个妹子现在就得对你说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了嘿嘿嘿。


我若是女子,可能就对你以身相许了。


许久以前似乎也有人这么说过吧?柳花纷飞的十里亭,白马系在柱下,鎏金马鞍红发绳。那时候他扮作少侠,束长发带长剑,谨慎喝下酒说哪里哪里客气客气。似乎有个富家小少爷殷殷斟酒,只是面目已模糊了...


他漫长的岁月里记得住谁?


楚子航愣了愣,再回过神来路明非已经去洗碗了。


我不能白吃白住吧...师兄你要是不介意,这几天衣服我洗?饭我也可以做的。


路明非笑得有些傻。
不是富养出来的孩子,不过心肠不坏。龙垂头看报纸,说当然乐意。


他救过很多人,旱季一场及时雨或者几个晚上的留宿。有人讷讷说谢有人掏出钱,有人说小哥要不要和我睡一晚,有人说你是有什么企图算了我不去。


渐渐没什么期望。他是高高在上的神,烟火味道有些呛人。



恺撒走了不久路明非赶了回来,塑料兜里一把芹菜一块肉,师兄啊我回来了,今天吃芹菜炒肉行吗芹菜很新鲜的...噫怎么有些摆饰没了。


我收起来了。楚子航看他站在客厅晃着脑袋,头发乱糟糟衬衫皱巴巴,反而是可爱的,一时有些想笑。


芹菜炒肉不错,你做的很好吃。去做吧。


说完他突然嫌弃自己,垂下头反省时不时冒出的亲近感情。


少年人系好围裙打开抽油烟机,锅铲碰撞声里遥遥递出他的声音,师兄我手续差不多办好啦,今天或者明天就可以走了。


楚子航低头看报纸,拿起苹果咔嚓一口,哦,知道了。
他嚼着苹果,并不觉得落寞。
只是苹果不甜,他不是很高兴。



三四十年前楚子涵还有个爱人,性别男,爱好男,黑发黄眼珠,很为当时的进步青年不容。就是那时候他们跑到近郊买了小院子。


日子过得不错,可惜小爱人短命。


龙时不时会犯种喜欢亲近人的病,耳鬓厮磨举案齐眉,他从秦汉一路过来,男人女人都爱过,鲜少几人发现他不老不死后还和他安心过日子。


楚子航很讨厌他们惊惧不安眼神。于是渐渐戒除毛病,日子百年百年的过,封建制到社会主义,动荡不安里终于他又有个人陪伴着走。


爱人叫尼德霍格•路,中德混血,他们相处很好。真的很好。


也许是因为生理上心脏不好,所以黑发男孩意外地精神强健,他对楚子航永远年轻的脸并不惊惧,只是说我们住的远点吧。


然后日子过去。他终于心脏衰竭了,满院都是秋天里的落叶,阳光温和不刺眼,晒着暖洋洋。爱人枕着楚子航的腿说,子航你信不信转世轮回的说法啊?


他诚实回答自己没去过地府,不过应该是真的。


年轻人于是微微笑起来。那好啊,如果有转世,我一定健健康康来见你。你不许走啊。


不过呢...他眯起一双灿金眼睛,手圈在眼前。你要多出去走走,“来人间一趟,见见太阳”,是这么说的?


我希望你好好的...不要厌世。
虽然我不懂你到底怎么想的。
是不是挺傻?


龙伸手盖住对方眼睛,好了,不要说了,休息吧。


有些难过。



他现在也有些难过。


路明非摆菜上桌,似乎觉察到楚子航的低沉,于是只是闷头扒饭。


终于男孩准备走了。


楚子航客套地起身送他出门,眼神看起来已经冷淡许多——好像路明非将近一个月的投喂并没有对他们的感情作出贡献一样。


路明非走到门口,再见哈师兄。
那再见。


男孩有些犹豫。


我以后还会来看你的,路明非终于开口,觉得他们俩的关系说这些还是有些肉麻。


还有师兄你也多出去走走啊。海子老人家说过吗,你要来人间一趟你要见见太阳。毕竟不见太阳都要长霉了我看师兄你也不太会做饭万一饿死在家不是要上uc头条震惊某市男子竟然独自在家做出这种事...


总之你保重!


你姓路,道路的路?楚子航沉默一会儿,突然问。


对啊是啊我之前就说啊。


...好。我知道了。


楚子航伸手,摸摸少年人头发——一样是黑,蓬松而且很难梳整齐。


那你去吧。他轻声说,一时微笑,愿你顺遂平安。


愿你顺遂平安,道路都宽广,故事都峥嵘。


树叶晃悠悠掉下来,一样有阳光落在上面。



—稀里糊涂的结束了—


谈心时间:


-...有一种命题作文的既视感
-下雨了。其实是吃刀片比较舒服(去
-部分设定借鉴自尼罗《无心法师》(笑话你这破烂玩意儿还有设定)
-“你要来人间一趟,我在这儿等你,等着和你一起看太阳”

评论
热度 ( 323 )
  1. 淮鹤 转载了此文字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