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走心(上)

世上有光:

 @听闻谪仙 点的霸道高冷闷骚总裁师兄潜规则新人小白兔明非……


虽然我觉得这小白兔迟早要白切黑,别打我


最近卡文卡得厉害,突然下午飞升了来了灵感飚出来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我又卡文了。




01


路明非是被阳光给晒醒的。


他脑袋一片晕眩,仿佛被豆浆机给搅过,勉力地抬起眼皮,正好明晃晃地对着落地窗,铺天盖地的光亮刺痛了眼睛,路明非啧了一声,手肘支撑在床垫上抬起了上半身,动作很是艰辛,因为他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被拆卸过了一般,挪动一寸都耗尽了力气。


路明非扶着脑袋,宿醉不是很好受,但不知为何尾椎那块地儿洋溢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疼痛,路明非懵了一会儿,心说自己不是便秘了吧。


这点疑惑在察觉到腰上被搭着的手的时候就烟消云散了,对方的手挺漂亮的,路明非还没进化到能凭手识人,但是那手腕上的那块百达翡丽的表他是认得的,表盘是日内瓦的星空,高端洋气上档次,这款表刚出的时候路明非扒拉着官网眼馋了好一会儿,最后拜倒在了七位数的高价下。


哦,特别是当这款表施施然地出现在他老总楚子航的手腕上时,路明非蹲在片场里吃着盒饭咬牙切齿地念叨着“万恶的资本家”。


资本家现在侧躺在他身边,清秀俊逸的眉眼是一派岁月静好的模样,薄被随着路明非起身的动作堪堪盖在了楚子航腰间,腹部线条向下隐没在了阴影中。


路明非很冷静,他冷静到甚至先掀开被子往里面偷瞄了一眼,然后在内心盘算了一下自己后方花开几瓣,发表了评价:呵,咚还挺大。


他无比惆怅地想点一支事后烟,但是看着满地散乱的衣物,天知道他那包软中华有没有在激烈的运动中被踩的稀巴烂,他挺想催眠自己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只是两个大兄弟脱光了衣服进行了一场遛鸟比赛,哦你问我为什么浑身酸痛?难道我们就不能在床上纯打滚?


只是再怎么逃避也不能忽略他确实干了这件名为“酒后乱性”的事。


他磨蹭地将腿搁在床沿,大腿根部的青紫着实触目惊心,动一下都酸痛,路明非暗骂了一句禽兽,将搁在身上的那只手挑开,对着那百达翡丽的表他目光流连了好一会儿,一度生出了将表拿走权当嫖资的想法。


最终他也没能这么干,倒不是什么冰清玉洁的想法,路大爷只是觉得自己一夜怎么可能只值七位数,怎么着也得在北京市中心弄个四合院才够本。


整理好身上的衣物时楚子航睡得还沉,路明非在口袋里掏了半天只掏出了四个钢镚,陡然间恶从心生,要是把这些留在床头,可不就是赤裸裸地向楚子航宣布老子就花了四钢镚嫖了你啊楚总,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路明非扶着腰一瘸一拐地跨过地上的衣物打开门,他当然不可能留下那四钢镚——开玩笑,没了这钢镚他连公交车也坐不起,他才不想拼着快断掉的腰挪个几公里回家。


路明非恶狠狠地回头瞪了一眼熟睡中的楚子航,心说要不是我看你是老板,我非得在你咚上浇个一整罐辣椒酱。


02


路明非,二十一枝花,小演员一个,长得普普通通勉强顺眼,但也够不上偶像派,勤勤恳恳地走上了演技派的道路,去年拿下了金*奖的最佳男配,也算是刷了一点知名度,那部电影里他演了个社会底层的智障小流氓,颁奖词形容他“具有与生俱来浑然天成的小人物气质”,路明非在领奖台上琢磨了半天也没能理清评委究竟是不是嘲讽他。


只有一个最佳男配还是挺靠不住的,经纪人决定再接再厉给路明非添把火,给了他两个本子,一部商业片一部文艺片,路明非捧着那商业片挺茫然的,他自觉不能扛起票房,让他演个商业片是什么路数?


经纪人拿着手机就敲在路明非脑壳上:“动点脑子啊,谁要你扛票房,男主女主早内定啦,都是流量小生小花,明面上就是一部粉丝电影,那男主和女主演技都挺瞎的,让你去演男二就是为了整一个演技对比刷一下存在感啊,到时候咱们再买几个演技派热搜,刷拉拉地人气就上去了,明白吗?”


路明非唯唯诺诺地点点头,又抽出了那文艺片,一脸期待地看着经纪人。


“这片就是专门给你夺奖用的,咱们就是要争这个男主,一个得了癌症的精神分裂同性恋,演好了妥妥能拿奖。”


路明非把那个“得了癌症的精神分裂同性恋”来来回回念了好几遍,心想编剧真是深谙夺奖之道,就是跟这角色是有多大仇。


经纪人大手一拍:“行了,你给我去好好把自己打理一下,今天晚上我们就去个慈善晚会见一下这商业片的投资方,搞定了关系一切好说。”


浑然天成的小人物穿着阿玛尼就这么跟着去了慈善晚会,跟在经纪人背后哪怕有那套阿玛尼还是掩盖不住他怂烂的气质。


投资方是个房产大鳄,五十多岁的女人保养得挺不错,就是路明非看见她的一瞬间心下了然,房产大鳄业内风评是如狼似虎,传闻她包养了好几个当红小鲜肉,路明非摸了摸自己的脸,想着这房产大鳄估计是看不上他,她养的那几个小鲜肉眉目可都如画呢……他也眉目如画,如的是莫奈的画。


无奈经纪人在一旁虎视眈眈,路明非又不能不上心,陪着笑脸敬酒,他这辈子最擅长的是拍马屁,巧舌如簧地把那大鳄哄得眉开眼笑,女人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顺势掐了一下他的大腿,路明非当即屁股一夹,将自己即将苦大仇深的表情硬生生转成了谄媚。


那一刻他的脑袋里想到了快要上天的房价,想到了那块百达翡丽的七位数的表,鼓励自己韩信都能忍受胯下之辱呢,自己想必也能忍受此等……胯下之辱。


在大鳄把房卡塞在路明非裤腰带上的时候,肩被一只手环住了,百达翡丽晃晃地伤透了屌丝的钱包:“路明非?”


经纪人大喘一口气,路明非也浑身僵硬了,在这种进行不可告人交易的场合下,他们还偏偏被最不该看见的人给抓住了……路明非侧过头依然笑得谄媚:“楚总啊,真巧。”


他的老板楚子航站在那一身正气,搭在路明非肩膀上的那只手缓缓收紧,他也没看那房产大鳄,只是瞟了一眼经纪人,低头在路明非耳边询问:“潜规则?”


路明非心说真是功亏一篑,他这小艺人签约的卡塞尔娱乐总裁楚子航,曾三令五申禁止过潜规则这种行为,现在被总裁抓了现行,这可如何是好,该不会直接解约让他赔那天价违约金吧。


路明非腿都软了,战战兢兢想着究竟要不要说谎的好……这是有啥用呢,那房卡可是大咧咧地在他皮带上别着呢。


“和她?”楚子航用的是反问的语气,听起来非常微妙,随后楚子航话说的风轻云淡,音量刚刚好可以让经纪人听见:“和我怎么样?”


我去总裁你这是什么路数,路明非目瞪口呆,他浑浑噩噩地被强制带离房产大鳄身边,跟在楚总裁身后跟各路人马打着招呼喝着酒,路明非摸不清自己喝了几杯,应该挺多的,因为他记不清自己后来是怎么出了会场的,他只记得他被楚子航塞在车里,望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总裁他满脑子都是那句“和我怎么样?”,然后他就揪着楚子航的衣领,当着司机的面干脆利落地吻了上去。


和我怎么样?


——行啊。


03


“噗——”


路明非侧了侧身子,躲过了对面的致命一击。


诺诺放下杯子擦了擦嘴,这名天后级别的影星没管理好表情满脸不可置信:“认真的?你真爬了楚子航的床?”


路明非翻着白眼,道我倒是希望是假的,可我裂开的菊花它不同意啊。


葱白的指尖揪着耳边的红色发丝,诺诺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是平静了下来:“楚子航不是规定不准玩潜规则这邪门歪道吗?他自己玩是个什么事?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啊?”说话间诺诺从头到脚地打量了一遍路明非:“而且还是跟你玩潜规则?”


你这语气里的嫌弃是几个意思?路明非挺直了腰板,想证明自己还是有点气质的,无奈那腰还没缓过劲,一动就酸麻,路明非揉着腰全然一副怨妇样。


诺诺凑了过来,一副八卦的模样:“小弟啊,给我形容形容呗,具体过程是什么?楚子航是不是器大活好?


器大是大,活好不好我就不清楚了,我那会儿一摊烂醉的只管爽,哪还管活好不好。


路明非看着诺诺一脸八婆地样子,犹犹豫豫地开口:“我们就……互啃上了呗,然后就床上啪啪啪啪啪了。”


“你这辆车开得真TM朴实,”诺诺竖起中指,整了整裙子起身,“姐姐先祝你泡上大金主飞黄腾达,我马上要去赶通告了,就不陪你分享这等喜悦了啊。”


哦才不是喜悦,我全是绝望。


路明非喝完了最后最后半杯茶,扶着桌子站得颤颤巍巍,两条腿抖得跟筛子似的,他看着诺诺的背影,默道活还真挺好的。


他跟楚子航难说熟不熟,顶多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在公司里的时候也没有低头不见抬头见,楚子航满世界飞地搞生意,他满世界飞地拍戏,能正面碰上的次数屈指可数,更何况要潜规则,卡塞尔娱乐里比他好看的知名的比比皆是,他究竟是何德何能给入了楚子航这尊佛的法眼。


电梯门在眼前缓缓打开,路明非无精打采地准备踏进去,愕然发现昨天晚上器大活好的楚总裁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嗨……楚总,”路明非尴尬地朝他挥了挥手,“我就不进来打扰您了,您……您就……”


“进来。”楚子航打断了他,面上看不出情绪,路明非哆嗦地进了电梯,脑子里来回播放着电脑D盘里存的“电梯.avi”。


路明非跟楚子航并排站着很是头大,他刚想把身子往后缩一点,后腰就被楚子航的手掌贴上了,身子被带着往楚子航那里贴近了点,路明非想着尼玛总裁平时一副禁欲的模样,浪荡起来也是真要搞电梯.avi。


他绷直了心弦,生怕楚子航真要作妖,而楚子航的手只是在他后腰上不紧不缓地揉捏着,温暖透过衣物,让超负荷工作的腰部舒缓了些许。


“还痛吗?”楚子航问道。


“不……还行吧。”路明非咽了口唾沫,不太懂这尊佛到底是出的什么牌。


“抱歉,我……”楚子航顿了一下,目光投回到向下变化的数字上,“我太用力了。”


这下路明非脸涨成了猪肝色:“别!没啥抱歉的,床上这事你情我愿的就别放在明面上说了……本来就是个潜规则别真把我当一回事。”


腰后的手陡然一停,楚子航抽开手的动作有些大,路明非愣了愣,抬眼看到楚总裁满脸写满了“黑云压城城欲摧”。


随着电梯“叮”地一声,楚子航向前跨了一步,头也没回声音冷硬:“……不是潜规则。”


04


“你不是被楚总给潜了吗?啊?被潜了怎么那个商业片的资源还是没着落啊?就算没那片也得整点别的片了吧?怎么一点资源都没有啊!”


经纪人当头就摔下了文件夹,恨铁不成钢。


路明非挠了挠头,被当头一棒他也不好受,除了先前接的一电影配角,还真的啥资源都没有,连原本十拿九稳的“得癌症的精神分裂同性恋”都被同公司的赵孟华给截了。


“楚总说那不是潜规则,”路明非有气无力,“我想他的意思大概就是白嫖了。”


经纪人怒气冲天:“滚你的白嫖,人家肯定是嫌弃你啊,我就觉得你不适合玩潜规则这套啊,你看你长得……”


路明非捂住耳朵,懒得听他唠叨,他家经纪人缺点就是嗓门大,他现在正在片场背台词呢,经纪人在这么唠唠叨叨地全剧组的人都得知道这名金*奖最佳男配被人给白嫖了。


“道歉,去很诚恳地道歉,听见没有?今天拍完这场戏就去!”


“我又没做错什么,”路明非挺委屈的,“要道歉也应该是楚子航道歉啊,他白嫖啊。”


经纪人冷哼一声:“我是随便你,不道歉呢你就这么昙花一现吧,道了歉呢你还有机会继续发展,楚总要是力捧你了,别说百达翡丽那一块表,他给你批发个几箱让你天天用它打水漂。”


哎哟喂这形容俗气的……路明非无力地朝他摆了摆手:“我知道了大佬。”


这一天的戏拍得不怎么顺利,路明非都没能上场几次,和他对戏的男演员明显不在状态,被导演提溜着耳朵训了一个小时,训完之后状态更是飞到西伯利亚了,明明是一场嘲讽的戏他硬生生地是一场苦瓜脸……导演也是个有脾气的人,立马不干了,指着男演员的鼻头就开骂,期间人家的助理还跑出来救驾,场面一片混乱。


路明非塞着耳机,事不关己地拿起剧本继续琢磨着台词,他一只脚撑住地,重心向后,椅子向后仰去,只有后排的两根椅子腿勉强撑住了他的体重,他就这么晃晃悠悠地翘着椅子,右手还不停地转着笔,想到什么就往本子上添几句。


耳机里放着的轻音乐隔绝了后方嘈杂的环境,他也没注意到后方有人靠近,翘到一半的椅背被后方的人猛地抓住前送摆正了椅子,路明非没留神差点因为惯性整个人往前扑去,幸亏他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扶手,刚想破口大骂,抓在两侧扶手上的手就被另一双手覆盖住了,他仰起头,前些天白嫖了他的某位也就着撑住他手的姿势弯腰低头看他,鼻尖都触到了一起。


“卧槽……”路明非下意识地喃喃。


楚子航没有拉开距离,那双深邃的眼睛好看地紧,路明非差点就对美色缴械投降了。


你一个搞心机玩商业的,长那么好看干嘛使?路明非酸酸地想。


“不要翘椅子,很危险。”


总裁你离我这么近也很危险,我可不想明天微博头条就是《男默女泪!三线小艺人竟对史上最帅总裁这么做……》


路明非想撇开目光,头稍稍低下了一点就被楚子航一只手强硬地托着面向他。


“呃……楚总今天怎么会来这里?”


“看你。”


这回答又狠又准,路明非一惊,心道你不是吧,还想再来一次白嫖?总裁你不至于吧这么抠。


“我我我我有啥好看的……”路明非结巴了,他心一横,决定还是将这事摆在台面上说,省得夜长梦多。


“楚总,上次我们那事,你说不是潜规则就不是潜规则吧,可是你也不能白嫖啊,我也要赚钱养家糊口,都给你睡了一晚了你真的连一点表示也没有啊?”


楚子航皱眉,并没有回话,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又多了风雨欲来的趋势。


路明非脖子一梗就这么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楚总,我觉得你也不像会白嫖的人,可是我都被你那什么了一回你还不给我资源那就很奇怪了啊,原本吧这就是一段走肾的关系,现在被你搞的……”路明非的头动弹不得,看着楚子航越来越紧锁的眉头他声音低了下去,“很像走心哎。”


美男总裁垂着眼,睫毛如此近的距离路明非甚至看见了他睫毛轻颤,眉头倒是舒缓了开来,他又靠近了一点,双唇几乎贴在了路明非唇角,他轻声说道。


“我想走心,不行吗?”



评论 ( 2 )
热度 ( 678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