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走心(中)

世上有光:

大写的OOC预警
以及这篇的走向真是……非常的奇怪
@听闻谪仙 这篇拖了好久,因为一时兴起后没了脑洞差点就坑了,非常抱歉
以及要感谢我的小天使还还,没有她供给我灵感估计还要再坑一段时间orz
写了三个版本,最后挑了一个看起来还算正常的(ㅍ_ㅍ)剩下的两个版本其实更崩


05

电视上正播着最近特火的一档户外真人秀。 

这一期请了路明非做嘉宾,和他一组的是新进的少女偶像,瓜子脸上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穿着棉麻质感的小白裙,清纯的模样白白净净,看上去一派岁月静好的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剪辑的原因,路明非对那小白裙总是十分的关照,当小白裙由于淋雨病来如山倒的时候,路明非鞍前马后的忙忙碌碌,又是煮粥又是喂药,微博上“路明非 暖男”的关键字已经被顶上了热搜,而路明非和小白裙的cp也被讨论地如火如荼。 

楚子航切换了频道,烂俗的广告在循环播放,他烦躁地把按灭了电视机。 

他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后盯着路明非的名字几秒后,还是选择编辑了一条短信。

“能一起吃晚饭吗?七点。”

对方短信回得很快,楚子航想象了一下对方手指在屏幕上戳动的动作,回忆中的路明非手指修长,但是手掌捏上去肉肉的,软的特别有手感,楚子航的思绪飘忽到了那天晚上他扣着路明非的手,十指缠绵,手掌相抵的那一刻绵软的触感让他有些眷恋。

他耳尖有点泛红,强迫自己把注意力回到那条短信上。

“惶恐啊总裁,臣拍戏不知道要到几点呢,还是下次吧。”

楚子航解开了领带,心道你拍戏还捧着手机回短信那么快作什么?

助理在这时候端了热水进来,楚子航抬起头道了声谢,助理是个新来的矮个子姑娘,还没能适应面前总裁酷炫的颜值,脸涨得通红。

楚子航记得这姑娘是路明非的粉丝,面试的时候特别放飞自我,言之凿凿铁了心就是要为了路明非进卡塞尔娱乐。

楚子航鬼使神差地突然问道:“路明非对所有人都很好吗?”

助理一愣,脑袋在听闻总裁提到她爱豆后彻底失去了理智,瞬间打开话匣子:“我们家明非当然对人很好啊,我一开始在公司见到他的时候腿抖死了不敢要签名,结果他直接跟我合拍了一张照,重点是他居然还弯腰照顾我的身高!那一刻我差点被苏死,上次他新电影上映了他还专门送了我电影票……天呐这种被偶像记住的感觉真好。”

助理捂着自己通红的脸蛋,陷入了一种癫狂的迷妹状态。

“老板你有没有看他最近的综艺啊,我天我家明非好会照顾病人啊,呜呜呜他居然会煮粥,大写的暖男!还有上次我被老板你扣工资了在微信上找他诉苦,啊男神他居然第二天请我吃了午饭……”

助理噎住了,一时没止住说了楚总裁的坏话,她尴尬地后退了几步,转身就走。

楚子航望着那热水出了神,心想你居然有他微信,我给他发信息还得浪费那几毛钱的短信费。

06

“你搞什么呢,楚总请你吃饭你回绝干嘛?”

经纪人眼尖地窥着屏,路明非没好气地按灭了屏幕:“大哥,马上要拍戏呢吃什么晚饭,都不知道几点我才能下戏。”

经纪人翻着白眼:“路明非,虽然楚总他跟你谈感情,但是说难听点,你现在脖子上等于是挂了条绳你知道吗,楚子航爱把你往哪牵就往哪牵,别不识好歹地一个劲地拒绝。”

谈感情这事被你说的跟个养狗似的。路明非没理他,低下头看剧本去了。

最近路明非算是陆陆续续地接到了一点工作,也是忙的灰头土脸的。

他现在穿着一件土旧的夹克,手中夹着劣质烟,挺流氓的形象,事实上他这次的角色是个小警察。

这部电影是双男主设定,一个小警察一个黑帮大佬,为了一个案子合作又互相猜忌互相插刀的故事,剧本挺精彩,原本路明非是冲着黑帮大佬的那个角色去试镜的,结果导演一挥手,觉得他的形象贼适合那个脏话满天飞暴脾气的小警察,而黑帮大佬也是被一个小鲜肉接了,小鲜肉近期的评价空有一张脸没有啥演技,这次接黑帮大佬这个亦正亦邪的高冷角色想必是憋着一口气要证明自己的斤两。

而且从人设上来说黑帮大佬的角色更容易圈粉。

路明非在脑内把这一场戏的台词又给轮了一遍,旁边小鲜肉有点紧张,因为这一场戏重点是黑帮大佬的情感爆发,他捏着剧本写写画画,在和路明非对戏的时候还一直询问着路明非的意见。

“别紧张,没事的,你已经把这个情绪爆发都快演绎出精分了。”路明非调侃道。

小鲜肉很是沮丧:“可总觉得不够啊,这场戏是我被你背叛后对你的质问,我总觉得光有愤怒不太对,应该还有点别的什么。”

还能有什么别的,路明非无言地看着剧本,小鲜肉来来回回说的那几句台词他都快背出来了,其中一句让路明非整个人都被震得醍醐灌顶——“我他妈都把心窝子掏出来给你了,你为什么不要!你他妈怎么可以不要?!”

路明非想了一会儿真诚地提议:“我觉得你别用对兄弟的那种愤怒来演了,你就用那种被爱人背叛的绝望来演吧。”

小鲜肉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琢磨了一会儿:“感觉还挺对,这台词真的……啧啧啧,现在怎么说来着,卖腐?”

路明非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那场戏拍得特别顺利,黑帮大佬举着枪对着小警察怒吼,声音又绝望又悲戚,眼神里夹杂的一丝欲语还休的爱恋柔和了愤怒,导演开心地表示小鲜肉你演得太好了,精准体现了一个被兄弟背叛后的精气神样貌。

小鲜肉深以为然地道谢。

路明非走出摄影棚时已经十点多了,夜里温度降到了零下,他缩着脖子想赶紧钻进保姆车好好地睡上一觉,但是拐到门外后毫无防备看见他老板跟个电线杆一样地杵在那儿,黑灯瞎火地吓得路明非脚下打滑。

“楚总你……等我吗?”路明非问地枯燥。

楚子航向前走了一步,离得近了点,但是没有贴很紧,先前在臂弯里挂着的围巾被他仔细地围在了路明非的脖颈上,他将那柔软的编织物绕了好几圈,还将路明非被缠住的发丝给挑了出来。

“能不能一起吃个饭?”楚子航问道,没隔着手机短信方块的文字。

过了几秒楚子航补充道:“可以吗?”

楚总裁虽是板着脸,但是路明非却听出了一种很微妙的小心翼翼的态度。

路明非将围巾向上拉了一点,遮住了半张脸。

经纪人大哥你错的彻底啊,不是楚子航在我身上挂跟绳,是我在楚子航脖子上挂了一根啊兄弟!都不用我爱往哪牵往哪牵,他屁颠颠地跟的很哈皮啊!

路明非恍惚了,他想到今天的戏,小鲜肉演的黑帮大佬咬牙切齿地怒吼道我他妈都把心窝子掏出来给你了,你为什么不要!你他妈怎么可以不要?! 

而现下楚子航来的小心翼翼姿态又放得那么低,那把枪突突的子弹打在身上绵软无力,好像在说,我把心窝掏给你,求求你收下好不好?

路明非心想你知道我那时的小警察是什么心境吗?小警察想的是我他妈爱要不要啊。

07

楚子航在厨房里下面,水沸腾的热气蒸腾在半空,路明非坐在餐厅里有点局促,上回他来的时候醉的半死,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楚子航那张大床……现在全是能好好观察一下这个屋子,但他又不敢随便乱晃,只能尴尬地坐在椅子上抓耳挠腮,左看右看就只能观赏一下桌旁的书架。

书架上没放什么书,都是影碟,路明非一边看名字一边感叹总裁品味就是汤姆苏,有些名字逼格高到是哪国语言他都不知道。

除了一堆高逼格影碟里夹着一部烂俗的封面花花绿绿的喜剧,路明非看着那名字想了几秒,意识到这是他拍的第一部电影,他在里面跑龙套。

而后他不动声色地将书架整个都浏览了一遍,他演过的所有电影都分布在书架的各个角落,不管是跑龙套还是当主角的,再剧情稀巴烂的碟楚子航都有。

路明非目光飘到了正在盛面的楚子航背上,在楚子航转过身的时候正襟危坐。

楚子航端了两碗面出来,香气扑鼻,给路明非的那一碗飘着辣油,红通通的格外有食欲,楚子航还给他加了牛肉加了鸡腿,荷包蛋也煎得金黄,丰盛得不得了。

楚总裁面带歉意:“抱歉,家里只有这些了。”

路明非看了看楚子航那碗,清汤寡水的,连酱油都没有,只有干干净净的一碗走性冷淡风格的阳春面。

总裁你是在玩苦肉计?

路明非一噎,犹豫地开口:“呃,楚总你不吃点肉吗?”

“不想吃。”楚子航拿起筷子,吃面的速度放得很慢,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路明非发现他只嚼左半边,小心地避开了口腔右边。

他放下筷子:“你口腔溃疡了?”

楚子航点点头,说道:“还好,不是很严重。”

“口腔溃疡就用点蜂蜜,涂在上面好的快。”路明非嘟囔着。

楚子航看着他,踌躇了一会说道:“我看了你的综艺。”

路明非不明所以。

“口腔溃疡引起的并发症有发热,我今天有点低烧。”

下一句楚子航那种面瘫式小心翼翼的态度又上来了:“你会照顾我吗?”

路明非愣怔了半天,第一反应是可不是吗,鬼知道你大冬天的在摄影棚外面站了多久,就算没口腔溃疡也妥妥生病啊。

第二反应是fuck off,总裁你是在撒娇还是在吃醋?

08

心烦意乱。

路明非在床上翻来覆去,头一次在楚子航家里纯睡觉本就让他烦躁,一想到楚子航就躺在距他一墙之隔的房间里他就更烦躁了。

楚子航那种试探性的谨慎言语让路明非整个人都陷入了抓心挠肺的憋屈中,说不清道不明究竟是怎样的感觉,反正就是难受,有种内脏被挤压到了肋骨上的闷气的难受感。

路明非大喘气,心想这会儿怎么受罪的是他,明明他是牵着绳子的那个人,要不就干脆放手吧,让楚子航自个撒欢去。

然后他想到了楚子航站在摄影棚外的身影。

撒什么欢,估计就会傻不愣登地蹲在原地顾影自怜。

事实上这事儿大部分还是路明非给惹出来的。

就比如……比如那次潜规则。

房产大鳄塞那张房卡的时候,路明非内心还是有节操在作祟的,他余光瞟见了侧方的楚子航,故意让开了一点身位,带着那么点侥幸的心理,使这潜规则暴露在了楚子航眼皮底下。

路明非做好的最坏打算就是解约,谁能料想到楚子航对他怀着别样的心思。

哦当然,酒后乱性这个真是意外,可能是总裁你太好看我没把持住。

路明非盯着天花板,想着隔壁房间的楚美色心猿意马。

艹,他骂了一声,锤了床一下翻起身打开房门,两三步走到楚子航门前,直接推门而入。

老子来照顾你了,满意吗?

睡得迷迷糊糊的楚子航只觉得身上陡然一重,他抬起眼皮,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路明非跨坐在他的腰间,昏暗下楚子航只能勉强看清他的轮廓,隔着衣物也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体温,楚子航一窒,手犹疑地扶在了路明非的腰边:“别闹。”

对方俯下身子,衣物相互摩擦发出的声音停顿在了楚子航胸腔上,路明非语气平缓:“楚总,你的口腔溃疡怎么样了?”

楚子航下意识地将舌尖顶在了溃疡处,传来一阵轻颤的痛觉,他疑惑地答道:“还没好。”

随后传来了路明非漫不经心的声音,还带着那么点吊儿郎当的感觉:“我帮你舔舔?”

口腔溃疡不能舔,越舔越严重,楚子航心想。

“好。”

评论
热度 ( 569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