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无题—第一章(非典型ABO)

鹑尾:

前情解释请看前篇(只有一半 哈哈


因为我cp想看而写的楚路


略脱离原著,日本分部以后的剧情我有些记的很混乱,这里大概承接龙二龙三,路明非不是主席


没啥逻辑和文笔,地点是胡扯,没有伊利奥斯,(@绝四,这人挑唆要写伊利奥斯)


大家可以想象希腊的圣托里尼小岛


尝试模仿江南罗哩叭嗦的风格


ABO设定


这里设定的伊利奥斯不在希腊,在屁股






路明非醒来时他们已经在陆地的酒店床 上了,楚子航躺在他旁边,这场景似曾相识。海边的黑夜总是迷人,楚子航可能选了最好的房间,从这里能看到整个伊利奥斯,所有蓝色的建筑和翻腾的海浪,路明非看着月色盖在楚子航身上,一时间什么也想不到。其实路明非心中有无限句卧 槽,一句也没法说出口。他只隐约记得发生了什么,只有几个令人脸 红心 跳的画面,这就够了,他完了,不仅暴露自己是个omega,还被楚子航标 记了。路明非在心里痛骂安德鲁这个混 帐东西,除此以为别无他法。


路明非的气味是非常淡的香樟味,凑近闻都闻不出来,比beta还beta,所有人都能和他当兄弟当朋友,勾 肩 搭 背 胸 撞 胸 毫不避讳,路明非从来懒得解释,omega不好,特别是当你高中喜欢另一个omega的时候。卡塞尔招他的时候标注也是beta,仕兰高中明显搞错了,可能是没想到这小子能被大学录取,慌乱之中凭记忆编了一个,进卡塞尔这么久,没人闻出来。芬格尔一个标准的时刻散发着alpha的alpha也没感觉什么不对劲,路明非点佩服自己。他也想过要不要改过来,可诺诺也是个omega,改过来就真的什么都没了。他当年因为这个纠结了很久,小魔鬼整天嘲笑他,“哥哥想怎么做就去做,不要被以前的想法蒙蔽了。”路明非赶紧把小魔鬼赶走,就你知道我怎么想的。


可能真的只有小魔鬼知道路明非怎么想的,他早就看穿了路明非心里的小九九,既然当了这么久beta,为什么想换回来?因为你喜欢一个alpha。
人是会变的,高中时的陈雯雯,大学时的诺诺。路明非又专情又不专情喜欢别人,如同他暗搓搓的看着楚子航。


师兄是个极好的人,上的厅堂下的厨房,什么危险都能抗,要夸楚子航路明非能夸一天,但你问他,为什么喜欢楚子航呀?路明非也懵逼,我也不知道,我知道就好了。


芬格尔说路明非喜欢别人时太明显,喜欢写在眼睛里,直绰绰的摆出来,一点儿悬念都没有,路明非有点儿怕楚子航看出来,这和喜欢诺诺不一样,诺诺有很多人喜欢,还是老大凯撒的未婚妻,喜欢她是件被人知道也没关系的事。(注:这里略微借鉴江南上海堡垒的风格,好像“我”对于杨澜。)


楚子航不一样,虽然他也有很多人喜欢,但不一样,就好像你去砍天下,你能喜欢一路上碰到的所有姑娘,公主山贼大小姐,但你决不能喜欢你的兄弟。楚子航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路明非细想自己的暗恋史觉得很是落寞,这些到诺诺就够了,等到她和凯撒结婚,路明非能在婚礼上致辞,说师姐我当年暗恋过你呢,诺诺就挽着凯撒哈哈大笑说她早就知道了。


路明非时常忘记自己是个omega,总觉得能有另一个腰细腿长的omega拉着他给他撑场子,轻声说现在路明非是我的人啦,以前的师姐都是浮云。本该是这么美好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一个楚子航。楚子航总是半路杀出来。


这次任务也是,一个三代种哪里要S级和A级出马,这简直是龙王的待遇。路明非看准了能去伊利奥斯旅游主动申请的任务,夸下海口说保证把人完美的带回来一根儿毛都不丢,和他搭档的是个印度小哥,出发前突然过敏晕倒在宿舍,临时换成了楚子航。昂热说看着他两出任务怎么莫名生出一股诸神黄昏的紧迫感,路明非挥手说别担心我会带礼物回来的!


现在真的带了个大礼,唯一的S级是omega,还被A级标 记了,学校说不定会给他强行结 扎防止血统纯度过高。


路明非发誓他已经很努力的避开楚子航了,平时绕道走,说话就嗯 嗯 啊 啊糊弄过去,如果不这样做整个学校都会知道路明非喜欢谁。可天知道避开楚子航有多难,整个卡塞尔好像比仕兰还小,到那儿都有楚子航,食堂宿舍图书馆,跑个步都能偶遇,路明非从此断了锻炼的心,不是因为懒。


然后一次任务搞砸一切。


没关系,腺体能切掉的,路明非安慰自己,反正你闻起来也淡,有没有都一样。


小魔鬼在他背后冷笑,哥哥你根本不想这么做,楚子航不只是咬了你一口,他永久的标 记了你。你知道龙的标 记是怎么回事么?


路明非捂住耳朵哼 哼 唧 唧,滚蛋吧小魔鬼,滚蛋吧,我又不是什么伦 理剧妇女,难道拿这个威胁楚子航?龙的标 记也是标 记,还把我送上献 祭台不成。


小魔鬼走了,路明非只听见他在笑,哥哥呀,哥哥,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路明非一腔睡意都被打散了,干脆侧过来欣赏欣赏楚子航,真不愧是当年的男神如今的会长,连睡颜都如此的无可挑剔。


突然楚子航睁开眼睛,直视路明非,轻声问:“你醒了?”


路明非差点跳起来,楚子航的黄金瞳!妈呀师兄不就标个记吗用得着这么大威严,看来这腺体不切是不行了,路明非哆哆嗦嗦不敢回话,好久才说:“…师兄我是不是动静太大了,你赶紧休息别管我。实在不行我缩浴缸也成。”


楚子航伸手摸了摸路明非额头说:“刚才你有点儿发烧,给你喂了退烧药,现在感觉怎么样?”


路明非想说好的不得了简直精神百倍,可扭扭捏捏老半天憋出一句:“还行。”这大概是路明非说话最不白烂的一次,如今这状况实在没法儿满嘴跑火车,黄金瞳的楚子航为了照看病人和路明非缩在同一张被子里,路明非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非常尴尬。酒店前台大概也是个明白人,贴心的给了他们大床房,太贴心了,路明非想扛把大刀去砍他。


楚子航又挪的离路明非近了一点,说:“下雨了。”


不是外面下雨,是他们两个之间下雨了。


楚子航的信息素是暴雨,没人说得清那是什么味道,但你知道下雨了,狂风大作的暴雨,好像要把世界卷进去。路明非一直以为楚子航的信息素是铁锈和血 腥味,想想,月圆之夜,杀 胚长刀入鞘,周围是满地的尸 体和无尽的黑夜,唯有铁 锈与血 腥可与之相配,没想到是暴雨,也没差,砍 人的时候下暴雨很正常。


学校里常有人觉得楚子航这味道太拒人于千里之外,不好接近,尤其是图书馆占座的时候,没人想在风雨里学习,太励志了。


如今他俩的味道莫名的中和起来,暴雨变得温和,香樟变得浓烈,温柔的好似三月里微风卷过细雨吹出樟树的新芽,扑面的清凉芬芳。


路明非没想到自己和楚子航的味道这么好闻,他以前一直觉得自己能找到个烤鸭味的,香樟烤鸭,听着就好吃,后来发现食物味信息素的人太抢手,就放弃了。(注:没有香樟烤鸭这种东西,路明非只是想吃烤鸭而已。)


路明非下意识的夸了几句,然后突然意识到楚子航这是委婉的表达他标 记了自己,所以才会有下雨的味道,路明非想抽自己一耳光,他夸这味道好难道是想说楚子航标 记的好?


楚子航大概也知道路明非的小脑袋运转不过来,耐心的说道:“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记得记得,委屈你了师兄,我回去就把腺体切了…”路明非其实什么也不记得。


“我会对你负责的。”楚子航说这话严肃的好像要接管路明非的下半生,像婚礼上那些人说出“I do.”,路明非差点儿就信了,他笑了笑说:“开玩笑呢师兄,当时紧急情况,你是为了帮我才这么做的,不要那么当真。”


楚子航想解释什么,却欲言又止,闭上眼睛说:“睡吧。明天就回去了。”路明非纠结半天想开口,楚子航只是强 硬的重复一遍:“睡吧。”


路明非又 萎 下去。


他没搞懂楚子航在想什么,也许是alpha后遗症,听说挺多人都有这病,原始时代为了保护omega的遗留物,alpha会对自己标记的omega生出一腔爱意,终归是假的,等到了学校楚子航清醒就好了,路明非哼 哼唧 唧的睡着了。


楚子航听着路明非的呼吸逐渐平稳,他又睁开了眼睛,楚子航的黄金瞳永不熄灭,他也从来不摘下蝴蝶黑的美瞳,这次是例外。路明非显然是什么也不记得了,不然他现在应该会鬼哭狼嚎的要看楚子航的伤口,而不是说要切腺体。


卡塞尔有一门专门讲解龙类ABO标 记的课程,所有年级混成一块,楚子航和路明非一个教室,路明非从头睡到尾,偶尔发出几声猪一样快乐的哼哼,波浪卷发的美女教授想叫他起来,周围有人说路明非是Beta听不听都一样,教授就懒得管了,从此这门课成了路明非补觉的好时间,他熬夜玩星际。


可楚子航认真听了,还细心的做了笔记,归纳到>里,大概有以下几点。


第一,混血种间的标 记十分危险,必须在足够的保护措施下进行。和普通人不一样,混血种的发/情期伴随着龙化,他们燃烧起黄金瞳,皮肤上长出鳞片,omega也不再温 顺,他们抗拒成为附属物,意识模糊的只想要杀 掉自己的伴侣,这是血脉里的竞争,和性别无关。发/情期的alpha没有以往的怜惜之情,他们想杀了自己的omega,然后吃了他们获得力量。如果alpha打不过自己的omega就会被其撕碎,而失去了伴侣的omega会越发狂 躁,言灵也不受控制的以最大范围释放,失手杀了omega的alpha同样如此。没有攻击性的也算好处理,可排名稍微靠后一点的就会引发各种混乱伤及无辜。


大家一般都是选择在意识绝对清醒的情况下标 记,没有黄金瞳没有鳞片。发/情期不好过,非混血种也这么觉得,信息素暴涨和热 潮,每个人都心惊胆战。


为了防止突发情况,学校建了一个百平方的禁闭室,把发 /情期的混血种丢进去之前还要注射强力抑制剂,禁闭室很少用,除了有一次上课时教授突然组织去参观,大家平时提都不提,甚至还有人以为那是装备部新地盘,疯子实验室一样的地方都是装备部地盘。


去参观的时候路明非还是在睡觉,不知道做什么梦睡得特别香,楚子航想问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他等到教室里所有人都走光了,才走到路明非身边,看他整个脑袋埋在自带的小枕头里,楚子航定定的站了很久,最后只是伸手拨开路明非的刘海,看他因为突然的光亮缩了一下,嘟囔着换了个方向。路明非总是在躲他,楚子航觉得路明非大概是讨厌自己,每次“偶遇”,路明非总是满口烂话的想要逃跑,很尴尬的模样。想了挺久,楚子航最后还是决定让路明非多睡会儿。


第二,混血种与人类不可永久性标 记。就好像楚子航他爹,没有永久标 记心爱的女人,看着她投入别人的怀抱还要举酒自嘲。楚子航没有想永久标 记的人类,估计以后也不会有。


他不太能想象自己安安稳稳过日子的场景,每天提着公文包去工作,回家了有个人在等你,也许那个人会做饭,楚子航不确定,他想标 记的人大概不会做饭。这种生活离他很远,他要么就一直苦行僧下去,要么鼓起勇气对着谁拼一把。


第三,暂时性标记可以抑制处于发/情期的混血种。这倒是和人类一样,暂时性标记只需要咬一口,比拼个你死我活容易的多,omega还可以通过注射提取的alpha信息素来抑制。


楚子航当时已经按住了路明非,在他拆了半栋楼以后,路明非被他按在浴缸里,龙化现象已经褪去,楚子航当时可以选择就这么结束,但他永久性的标 记了路明非,他问过了,路明非摸摸他的脸说可以。


从安德鲁那里逃出来的时候楚子航给昂热打了电话,路明非是个omega,他发/情了。昂热发出了活见鬼的尖叫,伴随着这种尖叫他买下了所有能马上交 易的酒店,楚子航当时刚跳下那辆小破艇,他抱着路明非又背着应急包愣了一秒,伊利奥斯算个旅游胜地,它模仿了希腊的风格,白色墙壁蓝色房顶,清晨的时候你能伴着海风和飞鸟欣赏整场日出,凝视远方的钟塔和蓝顶教堂,这很美,放平时楚子航也会觉得美,可这代表着它的房子都建的远离海岸!


那些漂亮的小房子挤在山上,昂热能买下酒店却不能把它们移到楚子航面前。楚子航斟酌了一下,他刚开始思考跑上去的可能性,一群年轻人的欢呼声就载着高歌呼啸而过,小伙子们骑着红色的杜卡迪在山坡上奔驰,他们中只有几个人戴了头盔,可能只是出来秀一把,博得带出来的漂亮女孩的注意。


楚子航有了打算,他站在路中央,之前的车子飞驰而过,楚子航没有拦,他要等最后一辆开过来。落了队的黑皮衣年轻人好心停在他面前,刚想开口问问怎么了楚子航就一脚把他踹下车,黑皮衣躺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扒 下头盔,楚子航解释都懒得解释,一个应急包砸他肚子上,黑皮衣直接晕了过去。


楚子航跨上车就走,前边过去的那些人压根没注意少了谁,他们载歌载舞的绕山坡行驶,回来时估计能发现黑皮衣。


杜卡迪速度很快,凯撒虽然钟 情于哈雷,但他偶尔也会吹 一下别的摩托,“骑杜卡迪红色怪兽就像是在骑一条红色闪电。”凯撒如是说。楚子航忘了凯撒为什么和他谈这个,大概是为了侧面衬托他的哈雷,楚子航对杜卡迪有速度很快这个印象,这可是赶时间的不二选择。感谢这些年轻气盛的家伙。


路明非那个时候还模模糊糊有点意识,催 情 剂作用的有些缓慢,他只觉得眼前一片黑,呼吸不通畅,像头上戴了什么。楚子航把路明非放在后面,又给他带了头盔,杜卡迪是单座,两个人强行挤一块儿就是路明非紧 贴楚子航。


路明非控制不住的乱摸,哇,是师兄哎,他心想,师兄好腹肌。然后他又一头栽下去。


楚子航惊得差点把车开歪,好在路明非只是瞎摸了两把,没再做别的。


楚子航赶到的时候酒店已经全部疏散完毕,纯白的大厅空无一人,学校也就这点儿牛逼,说买就买说清空就清空。路明非还没有长出鳞片,他像普通的omega一样瑟缩,信息素融在空气里几乎是缠 住楚子航,好似低声乞求他标 记自己。可昂热他 妈的疯狂打电话,长篇大论也不过一个主题,事后想起如果昂热不那么罗嗦楚子航也不用和路明非折腾那么久,干净利落的标 记了事,接着路明非就长出了鳞片。


他的龙化比已知的任何人都要严重,一般人只是特定区域覆盖鳞片,眼睑,手腕,脖子,背后,教授专门告诫过alpha,omega龙化时根据血统纯度鳞片覆盖面积不一,只有长出鳞片的地方是绝对坚硬,人类皮肤还是脆 弱柔 软,只要能近omega的身就有取胜的可能性,但那时的omega很难靠近,他们意识模糊却十分冷静,就像路明非抢走了应急包,举起沙漠之鹰正对楚子航。


路明非的黄金瞳点起了一瞬间,一瞬间他凶恶如野兽,如海潮般的鳞片在路明非身上翻涌,他好像从人到龙又从龙到人,路明非看似还属于人类的皮肤上飞快的闪过细密的鳞片,它们像有生命一样静默,潜藏于人类的外表。


楚子航再没时间听昂热罗哩叭嗦的扯,路明非把村雨扣下了,他们带的沙漠之鹰有八发子 弹,十二个替换弹 夹,路明非瞄准楚子航后毫不留情的打空了子 弹,换在平时没人能躲得开路明非的瞄 准,可他现在处于被药 物强 行提前的发 情期,热 潮大过狂 躁,路明非的手不稳,他打穿了楚子航的肩胛骨和左肋,楚子航翻滚到大厅的柱子后面,只能听见路明非慢吞吞换弹 夹的声音。


楚子航见过路明非练习枪 击,他的臂力和腕力太差,根本承受不起八弹连发的后座力,可如今他轻松打出来,是因为那些鳞片保护了他,鳞片瞬间覆盖了路明非的小臂后又飞快消失,楚子航预感路明非现在全身都处于绝对防御的状态,任何攻击都能被龙族坚硬的鳞片阻挡,必须想别的办法而不是和他死 磕。


楚子航撕开T恤缠住伤口,他往路明非那儿看了一眼,他在摆弄那把巴雷特M82!巴雷特是最好的狙击枪,射程高达两千米,如今路明非对着十几米远的楚子航发射能打掉飞机的子弹,那是装备部嫌攻击力太差特意加强的武器,但同时也增加了重量,路明非之前哭丧着脸拖应急包,不时哀嚎几句这也太重了,然后就变成楚子航扛。可如今他举着巴雷特就像举着一根木条。路明非忽明忽暗的黄金瞳直视楚子航,有没有瞄准根本不重要,装备部改造后的任何武器都有炸掉一片区域的能力,路明非舍弃沙漠之鹰是因为不能一次性干掉楚子航,他需要更有威力的武器!


楚子航缓慢地从柱子后走出来,路明非的眼睑上覆盖了不会褪去的鳞片,忽明忽暗的黄金瞳在鳞片下如蛇般冰冷,楚子航坚信此时的路明非会毫不留情的杀 了自己,他最好也有这样的打算。巴 雷 特有个缺点,打出子 弹后枪 口会有大片烟雾,作为一把狙 击枪它不利于隐蔽,可楚子航要感谢这种特性,在路明非扣下扳 机的一瞬间,楚子航从没想过要躲,他有更强力的对应——


君焰!



更新速度取决于我cp  @子绝四
到底有什么敏 感词啊

评论 ( 1 )
热度 ( 412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