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诈骗电话

一水竹陌:

【楚路】诈骗电话

>>>>>0°

“诈骗对象要选好。如果没选好,不仅会被对方吓出天际,被反将一军,被钓鱼执法……”

骗子在审讯室交代数次犯罪行为,一把鼻涕一把泪,辛酸地抹了把脸。

“……还会被喂狗粮。”

>>>>>1°

一切的起因在于新闻部丢失了一份通讯录,附一张理不清恩怨情仇的人际关系图。

这件事可大可小。往大了能上升到学院机密遭窃,诺玛已着手维护,往小了则不过丢了几个出任务用的临时号码,大家多加防范就好。

——譬如加图索家主只是潇洒地挥了挥手表示他的个人信息世人皆知无所谓泄露,而副校长则拍着芬格尔的肩膀盛赞其慧眼如炬并遗憾那么多连他都不知道的八卦辛秘付之东流。

路明非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外地执行任务,属于青铜与火一系的龙焰炸裂在他的身边,热浪裹挟着崩裂的沙石劈头盖脸地袭来。手机在风衣口袋里轻轻地震动了一下,他侧滚向掩体,一手抬起沙漠之鹰移向目标,另一只手接通,歪头对电话那端喊:“喂——师兄你好啊——”

会保存他临时号码的人就那么一个,所以也没怎么注意来电显示。

电话那端停顿了一下,迅速更改了方案——骗子别的不会,从关系图揣摩人物的本事却一等一,稍一琢磨,便简单地做出了应答:“路明非。”

又是一道滚烫的火球砸在脚边,触地瞬间发出崩裂的巨响。路明非翻身向后一跃,衣摆在空中带起一道利落的弧度,一脚踹开一个张牙舞爪地扑上来的死侍,扯开了嗓子继续吼:“师兄你有什么事吗——”

……听起来好像在打仗?骗子摸着下巴,难得有点犹豫,暗道这电话莫非还是打向叙利亚的长途?他清了清嗓子,谨慎地措辞:“是这样的,路明非,我在一小时前出了车……”

“——等下,师兄这儿有点吵我听不——我去!!大兄弟你别朝着建筑的主梁喷火啊!那边第三分队注意全部撤离,小心墙上的死侍——师兄你别挂我先去屠了这条次代种——”

话音未落子弹已划破空气,尖锐的尾音隔着电话转为奇异的鸣响,像一道闸门咿呀着开启,千万种难以分辨的嘈杂之音洪水般席卷天地。

密集的枪声,疯狂的哀嚎,其间还夹杂着两三句粗犷又飘渺的叫骂——诸如“装备部血洗”、“火力压制”、“夷为平地”一类听起来就很反社会的词汇。

随后,“轰”的一声宛如核爆,毁天灭地。

骗子勉强稳住了拿着手机的手:“……”

不待反应过来,又是一道震耳欲聋的音波攻击,凄厉的咆哮声陡然升高了一个八度,压过一阵又一阵的爆响,刺得人头皮发麻。

三秒钟后尖叫被骤然掐停,庞然大物倒地时发出隆隆巨响,待得尘埃落定,一切像是被按了消音键。

——世界和平。

然后骗子在一派世界和平中听见了刀子割肉的噗呲声以及肉块在地上拖动的窸窣声,大概在清理现场。

他觉得自己的手有点发抖:“……”

“任务完成。”电话那端的嗓音依然轻松且温和,没事人一样地捡起之前的话题,“师兄你出车祸了?!你不是前几天才接了个任务掀翻了十几辆车吗?所以你的意思其实是车出了啥祸吧?”

骗子觉得自己的三观遭到了动摇。

他突然想起了通讯录上分类为G的某人,灵机一动,话到嘴边拐了个弯:“你听错了。是芬格尔出了车祸,正在医院里面等待就医,但是我们还差一笔钱……”

“哦,是败犬师兄啊!”那边惊讶地重复了一遍,松了口气,“那我更加放心了!他最近就喜欢假装自己是诈骗犯以此欠钱不还……上个月‘被车撞’‘被花盆砸’‘被中奖’了不下二十次,一礼拜前还问我借了五百块去看肛肠科。”

“……”骗子恨不能摔了手机。这年头竞争激烈,连借钱的都甩锅给电话诈骗?

他对这个凉薄的世界失去了信心。

“说起来。”冷不丁地,耳边响起了一句轻飘飘的话,依然拖着些懒洋洋的尾音,显得有些散漫,“大兄弟,你下次出来诈骗还是走点心吧……”

骗子背后竖起一层冷汗。

是什么时候暴露的?他自认为已经很克制,疏离严谨的人设拿捏得分毫不差,甚至连称呼都没用错。

“师兄是不会在我执行任务的中途给我打电话的。”那边悠悠地开口,疑似谆谆教诲的口吻里藏着不易察觉的默契,“他怕我分心。”

>>>>>2°

楚子航处理完这次的任务报告,起身给自己接了一杯水,回到桌前,手机屏幕倏地亮起,一条短信闯入眼底:

“尊敬的楚子航先生,您好,您的朋友路明非因为入境携带危险物品,已经被公安部门扣押,请赶快拨打xxx-xxxx-xxxx,我们正在想办法捞他出来。”

联系人未知,那条短信就那么显眼地挤进信箱,排在来自联系人“路明非”的清一色的短信之上。

仔细看会发现,信箱里只有路明非的短信,隔空串联起那人的生活点滴。什么“师兄我去吃饭了今天食堂的酱猪蹄终于改良了”、“师兄你也早点睡再这么熬夜就要大乘期了”、“师兄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里尼德霍格变成了猪”。

——龙变成猪,看来还是个天马行空的魔幻主义者。这些在别人眼里全是毫无意义的话,楚子航却以科学态度对短信进行了分类,衣食住行样样不落。

新短信是个很容易辨认的诈骗电话,即便做了伪装。楚子航想了想,以A级权限联系上诺玛,同时拨通了号码。

那边响起一个急切的声音:“路明非今天在出任务的时候因为携带违禁物品,被抓了!”

骗子说得模棱两可,暗中给自己打气。绝对错不了,那枪声都上天了,再不是违禁品他就对不起头顶的公民二字。此刻电话占线,正主也不会立刻打过来解释,趁此机会,巨额话费能骗一点是一点。

楚子航看着电脑屏幕上诺玛提供的检索定位进度条,不动声色地应对:“他做了什么?”

“他被卷入了一场枪战。”从刚才听到的声音推断,还是灭世级别的枪战。

“……枪战?”

“说不定路哥在和黑帮火拼!”骗子一咬牙,豁出去了——也难为人家根本想不出屠龙这一可能性。

“……”楚子航沉默,想起被划入黑帮势力的次代种,和被划入另一黑帮势力的“路哥”,感觉自己很难装出急切的样子。

对方以为自己误打误撞地猜对了,忙不迭补充:“路哥人没事,就是在场的人都被警方拘留了。”

“我能做些什么?”

你啥也不用做,让我多拖点时间再捞笔话费。骗子暗自嘲笑对方的老实巴交,怎么也不像“掀翻十几辆车”的人,随口敷衍道:“需要支付十万押金作为保险费,以家属名义寄到账户上,就可以保释。”

骗子一顿,想起这人太老实没准真会去找家属,怕事情变麻烦,忙加了一句:“不是家属,同事也行。”

楚子航看着诺玛的进度条慢慢走到100%,屏幕上显示她已经定位了诈骗罪犯的位置,正在联系当地警方。

楚子航平静道:“我是家属。”

“哦哦家属的话那更好办……啥??”骗子拽着手机半天没反应过来。

>>>>>3°

两小时后,警察局。

警方做完笔录走出审讯室,转向一旁的芬格尔,郑重地感谢道:“这次能破获电话诈骗案,多亏了弗林斯先生主动泄露的机密文件,以及贵校的技术支持。”

芬格尔摆了摆一只手,另一只手背在身后数奖金,眉开眼笑:“好说好说,协助你们工作也是我们的义务啊!”

眼珠子转了一圈,芬格尔拍着脑袋,一脸恍然大悟不似作伪:“上个月我也遭到过一些诈骗案,没准也是他干的。”

>>>>>4°

“尊敬的楚子航先生,您好,您的朋友路明非为您点播了一首歌曲《生日歌》,以此表达他的思念和祝福,请您拨打xxx-xxxx-xxxx收听。”

来信人是路明非。

楚子航接通电话,那边语气轻快:“哇师兄你居然真的顺着这个电话打过来了?一点防诈骗的意识都没有!”

路明非不知在哪个天涯海角乱跑,隔着个手机苦口婆心地教育他谨防诈骗,俨然是居委会大妈给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科普法治的口吻。

楚子航没有说自己一眼就看出这个临时号码是他的——事实上,路明非用过的每一个临时号码他都清清楚楚。

他只是垂眸掩去几点笑意,安静地听着路明非继续喋喋不休地向他介绍新型骗术十八招。

“……要不你现在上一下微信,我觉得我有必要把朋友圈的那些防骗常识全都发给你,不管科学的不科学的……万一哪天被拐跑了怎么办……”

“比如里面就有这个电话诈骗案例,话费瞬间清零。师兄你该庆幸还好我不是骗子。”

“现在也是在收电话费的。”楚子航认真纠正他,“长途。”

“……”路明非清了清喉咙,“好吧好吧言归正传。”

“尊敬的楚子航先生,现在是北京时间六月一日凌晨零点,这里是私人点播电话,由防诈骗宣传员路明非带给你一首点播歌曲。”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FIN—

路总牌诈骗电话,不收费,只收一颗小心心(๑•̀ㅂ•́)و

评论 ( 1 )
热度 ( 3359 )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