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楚子航X路明非
源自《龙族》

本站为楚路的CP小站。

皮下会不定时扫tag转载
感谢各位太太提供的美味粮食❤
同时也欢迎喜欢楚路的大家踊跃投稿
PS:转载的图文如果评论在本站原作太太是看不到的哟,所以请记得一定要点进原文和太太们交流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各位能在这里玩的愉快www

【楚路】实相之诗(一)

一水竹陌:

°第二次中篇尝试,楚路cp不动摇

°ooc属于我,可能私设多

°管挖不管填/划掉


【楚路】实相之诗(一)

「退向黄昏开始抹掉雕像的地方。」

>>>>>>01

路明非离开诊所的时候,天边传来隐约的闷雷,似乎将有一场大雨。

墙上老式挂钟的时针堪堪指向五,齿轮在黏腻的空气里苟延残喘地咬合着,发出不甚悦耳的咔哒声。

他再次确认了一遍架子上的药品摆放无误,而后拿起斜倚在墙壁上的黑色雨伞,关门落锁。

诊所位于远离闹市区的一处民巷里,穿过四五条狭窄的弄堂才可以到达一条不大不小的商业街。小路两侧的石壁上贴着“办证”、“刻章”一类的...

【楚路】幸运日

淮鹤:

-一个点梗, @一根香蕉! 
-花吐 苦逼暗恋故事 (终于也...)
-设定触摸花瓣即可传染

—八月二十一号 夜—

廉价出租屋外面就是条马路,天边薄薄起了亮色,环卫工动作熟练翻捡街边垃圾箱,移动间抖搂开某个黑袋子。

她哎呦一声,皱眉看着推车边洒落一地成团纸巾,又起了风,纸团间零零碎碎许多小花瓣依次被抛卷到空中。妇人忙转身拿起簸箕扫帚清理现场,并不在乎飘摇而去的小玩意儿。

她要是眼尖些,也许就会看到几片柔蓝花瓣上缕缕血丝。

天亮没多久,城市东区靠街小区里慢慢走出个穿睡衣女孩,揉着浮肿眼睛往街边便利店而去。

走到...

每天和色差斗争的列重花儿:

之前的后续(依然是未完)
ooc!!!ooc!!!
全是意识流,看不懂……就看不懂吧凑个热闹挺好的hhh
上周抽选作业题目抽到的狼狗,请大家自信体会(体会不了我就是个渣渣(இωஇ ))
大概就是明明租住的房子是小师兄亲爹妈没离婚之前住的小院儿,大傻发现发现妈妈再婚之后一气之下跑回来被明明捡回去照顾了一下第二天被亲妈接回去这样
本来是要画完了再发的,结果昨天跟酷哥说手书的时候一看日子死线的大砍刀都已经架在脖子上了(暴毙)
所以在26号前除了充电摸鱼这个的后续就不会更新了,因为草稿时间不同画风大概有(tian)些(cha)差(di)别(bie)
给大佬们低头

每天和色差斗争的列重花儿:

因为不开心决定提前发。

年下,楚子航因为爹妈离婚偷偷跑回以前租住的屋子,却发现已经被租给明明这样
本来是要交作业的,周日一起发个10p,分别是大傻人生中最重要的几个节点
但是现在不开心
想要存在感
于是提前发出来
会有后续

【楚路】你要来人间一趟

淮鹤:


我曾经也爱过人的 ,男人女人,年少年老,他们匆匆来过又走,这很无聊。


然而有这么个男孩儿,他体弱又胆怯,但他对我说,你要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这太阳不是真的天上的太阳啦,你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啊。
他双手圈在眼前,不是不可爱。可爱也不是英文里的cute,而是值得爱。


我一直记得他。
记得而已。


— —


龙在中国神话里似乎也是神明一流,不老不死,有一点尴尬的权力——住在海底却决定天上是否有积雨云。


楚子航不住海底,北京车水马龙汽笛声声,他挑了偏僻地方四合院安身立命:很像某些现代社会落伍分子。


实际上成为什...

一个印调(有试阅)

前方海域有鲨鱼出没请不要犯二:

这个月应该会出个楚路的个人本,就先来暗搓搓地搞个印调看看……


目前决定收录的是两个以前的短篇,加上填完的两个坑


《此岸的我》全文


《困兽之斗》全文


《战争三十题》 1-15题 


《迷迭街疑案》部分试阅 (见下)


字数估计8w左右,装帧会做工艺之类的,价格还未定,应该会比以前稍微高一些,等正式宣的时候会告知大家的,先开通贩,会参十一月的CP。


印调链接在→这里,谢谢大家支持www



《迷迭街疑案》试阅



茴...

咸鱼仙:

滤镜一刷还真有那么回事。
是水娘要的亲亲(并不是亲亲

咸鱼仙:

Bring you out.
明信片草稿,作为海姆之门自印群的附赠(。

|楚路|这两个人终于去结婚了!

前方海域有鲨鱼出没请不要犯二:

就,没什么好说的……车晚点了


感觉自己的车技对不起大家的期待(


车在这


前篇→点这里


(逃跑

|楚路|这两个人怎么还不去结婚啊

前方海域有鲨鱼出没请不要犯二:

-最近大家都很躁动,我也犯个病抒发一下自己


-初始目标是写个PWP的


-那有人要说了,PWP哪有你这么多铺垫


-因为我错过了第一句就把他俩搞上床的时机


-我写打架写嗨了到6k才把他俩搞上床我也很绝望,后悔没有听取睡老师的教诲


-七夕快乐,建议结婚



其实整件事情的发生并不能完全怪芬格尔。


芬格尔反倒觉得,这根本就是楚子航自己的问题。


“我只对灌醉路明非这件事情负责,那个赌约真的是他自己非要说的,我发誓我没有引导他,我也不知道他醉成那样回去之后...

1 / 34

© 楚路 | Powered by LOFTER